谁会被历史记住(图)

2017-08-23 10:27 作者: 周保松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雨伞运动
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因雨伞运动被判入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8月23日讯】大家也许没有留意到,在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被判刑入狱后,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国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他们将会在历史留名。当没有人记得我是谁,甚或没有人记得习近平是谁时,他们仍然会被世人记着。”

彭定康读历史出身,今日贵为牛津大学校监,自然不会为了讨好几个“青年罪犯”而说出客气之言和违心之论。

为什么他会这样说?我认为,他是站在更高远的历史视野来作出这番评价。

雨伞运动是香港开埠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历时七十九天,有超过一百万人参与,也是八九民运以后中国治下二十五年来最大规模的一场民主抗争,更在现代公民抗命史上写下极重要的一页,得到全世界的同情和支持。

从2013年一月戴耀廷先生提出“占领中环”的构思开始,在接着下来的一年多,香港社会经历了三次商讨日、6.22公投、预演占中及511人被捕、9.22全港大罢课及其后一星期的罢课不罢学、9.26占领公民广场、9.28催泪弹事件及由此而导致的长达两个多月的和平占领。

在短短两年间,香港社会出现翻天覆地的转变。

整个运动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真普选。

真普选的理据何在?

要求中方兑现《基本法》承诺,取消既有极不公义的特权政治,还给香港公民平等的政治参与权。

我们争取的,是今天全球民主国家公民正在享有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政治权利绝非可有可无,而是关乎我们每个人的自由和尊严,关乎整个制度的正当和正义。

前期的占中运动和后来的雨伞运动,都一直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在那么浩荡的一场运动中,虽然有大大小小的警民冲突,却没有一个人因此而死亡。

组织者由始至终也一直公开声称,会承担公民抗命的责任,接受应得的法律后果。

正因为此,占中三子及一批公民,在清场前已主动向警方自首;在2014年12月11日,以学生领袖为代表的二百多人,也和平地坐在金钟等候被捕,坦然面对法律责任,里面包括李柱铭、余若薇、梁家杰这些法律人。

今天,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慨然入狱。接着下来,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以及其他一大批朋友,也有很大机会入狱。我们要知道,入狱,不仅仅是失去自由,不仅仅是留有案底,更是整个个人生命轨迹从此改写,里面必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苦痛和代价。

他们没一人逃避责任,没一人表示后悔。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重申一次:为所有香港人,包括你和我,争取应有的政治权利,争取香港成为真正的民主社会。

黄之锋在入狱前一晚,回到公民广场,说:他以参加雨伞运动为荣。

为什么不呢?雨伞运动当然值得我们所有参与过的人光荣。我们何等荣幸,能够在历史关键时刻,一起站出来,为香港,为下一代,也为自己的权利和尊严而战。

我们虽败犹荣,何况我们还远远未有败。

从这样的历史视野看,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以及所有因为雨伞运动而坐牢的人,都值得我们尊敬,值得我们感激。彭定康先生说得对,他们的名字一定会长留在香港民主运动史上,并为后世香港人敬仰和铭记。

至于那些发出什么“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预咗要还”之类浅薄言论的凉薄者,只会被世人耻笑,然后被忘记。

这些人,忘记了自己也在被奴役,忘记了我们活在一个极不公正的制度当中,忘记了别人正在为自己争取权利,然后在别人受难时踩上一脚:谁叫你做,做了就要受到惩罚,无论政府控告你什么罪以及判得你多重,你都必须接受,因为这叫“法治”,这叫“求仁得仁”。

我们要知道,在苏格拉底受审时,在耶稣被钉十字架时,在甘地绝食时,在马丁路德金被暗杀时,一样有许多人在旁边嘲笑在背后掷石,然后自以为务实自以为醒目自以为是有识之士。

去到今天,谁还会记得他们?!

我们可以软弱,可以沉默,但我们绝对不可以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绝对不可以让这些付出最多的人孤军作战和承受骂名。

是的,绝对不可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