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人最大问题在于灵魂是否也可复制


假设复制人的科技已臻完美,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灵魂是否也可以复制?毕竟,人的生命不只有物质或肉体层面,也有精神或灵魂的层面。这是“创造生命”的技术面,恐怕永远难以解决的问题。也因为太复杂、深奥,西方先进国的科学界甚至政治界干脆采取“区隔”专业的做法,让宗教界去伤脑筋。各主要宗教纷纷发声,谴责科学家企图逾越本分,企图当创造万物的上帝的想法。

科学界认为人类迟早将能够以“复制技术”创造出健康的新生儿,这种自信,恐怕就是轻忽“灵魂”在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所致。

雷尔教派宣称已诞生的“现代夏娃”今后成长的历程,势将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她是三十一岁的妈妈用自己细胞的DNA注进挖空细胞核的卵子,成为“受孕”胚胎细胞,再植入她自己的子宫怀孕,成熟后剖腹生产而来。

如果“夏娃”诞生过程如雷尔教派所言不虚,她是基督教传说里面圣母玛丽亚“无性生殖”耶稣以来,第一个单性繁殖的案例。光凭这点,就让人惊服科技之“神”。

美国甚至有人提议,“复制人”技术既可“起死回生”。雷尔教派公开的“即将诞生复制人”包括伤心家长已死爱儿的复制品,何不把耶稣的临终寿衣“杜林圣袍”里面含有的耶稣DNA拿来复制“新耶稣”,那岂不是真正的“耶稣现代复活记”?

夏娃和她“妈妈”的关系,要称为母女呢?还是“挛生姊妹”?长大后的法律和社会地位如何定位?这是复制人“单性生殖”造成的人伦与社会问题。

中国传统说法,人是“父精母血”孕育于天地之间所生,符合“融会阴阳两性”的原则,刚出世的“现代夏娃”体中只有“阴”性而无“阳”性,今后会是什么样子,当然值得观察。

又,依照天主教的理论,人在“父精母卵”交会受孕那一刻起,就具备灵魂|将来在母胎成长以及离母胎后独立成人的动力,天主教以反对“杀生”为由,反对堕胎的道理在此。“现代夏娃”的灵魂(如果有的话)从哪一刻开始进入胚胎?是独立的“新灵”呢?还是原DNA提供者“本尊”的“分灵”?若没有灵魂,她活得下去吗?这又是值得关注的一点。

完全禁止人类复制会不会妨碍科学研究?科学家该不该尝试复制人?复制人会有什么结果?你赞不赞成为了干细胞的研究,去创造“复制的胚胎细胞”?显然都是从“实用”的观点来讨论,符合美国社会的“务实价值观。”

不过,复制人盛行会有何结果,这包含科学与推理的问题,一名读者如下回答:

如果某复制人“出世”的目的就是替某(些)人犯罪,逃避侦查,司法体系能够防范吗?如果欧萨玛.宾拉登多复制几个约翰沃克(美国塔利班)来渗透西方社会,这可以接受吗?如果某人杀掉他自己的复制人,取得“分身”的脏腑来延长“本尊”的生命,并且在外国为之分身没有身分登记,这算不算谋杀?“分身”能否替代“本尊”骗过电脑检查瞳孔或指纹的安全认证程序?

这些当然是执法问题,更是社会问题和文化价值观的问题,最后,也是道德问题。科技已发展到可能弄乱社会秩序,颠覆人类演化史的地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