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完没了的洗脑(图)

高智晟律师《2017年,起来中国》读后感(五)

2017-09-18 06:33 作者: 袁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所著《2017,起来中国》(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9月18日讯】像鬼一样昼伏夜出的“阉狗”

众所周知,中共武警部队的一大职能是“维稳”,即用暴力镇压民众的反抗,以维持中共的专制统治秩序。但鲜有人了解,他们花在这方面的精力其实只有10%,而另外90%的精力则都花在了自身的“维稳”上。这是高智晟先生在被武警部队秘密关押期间获知的一大秘密。

据高先生介绍,中共武警部队从总部机关到各支队都有自己的“维稳办”,这个机构与部队组织建制以及职能完全没有关系,纯粹是各级军官为了保官,私人控制部队局面的工具。士兵们对“维稳”人员有一个既简单又切中要害的称呼——“阉狗”。这些人虽是武警部队中最不受官兵欢迎的角色,却是领导欣赏(内心则未必)的红人。

为何专事维稳的武警部队竟然自身也要层层设立“维稳办”?因为当官的太腐败,人心全散了,他们用正常的约束原则、约束程序已经管不住部队了,只好用这种非法的手段。就像一位叫陈杰(音)的士兵在跟高律师聊天时说的:“其实这是必然的结果,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终于导致这种人人自危的结果,很正常,自食其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在秘密囚禁高律师的关押点,有一个专门的哨位叫“自卫哨”。那座楼房的隔音性能很差,不论是白天黑夜,往往一声惊呼爆起:“检查组来了!”整栋楼便会轰的一声在这种令人惊心动魄的音响裹覆里度过绝对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然后戛然进入一种死寂。有时那爆起的哨兵声让人心悸,有时干脆就炸出一声:“阉狗”来了。

“阉狗”来干什么?原来是来查士兵有无违规用手机的,而禁绝他们用手机的表面理由或者是冠冕堂皇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国家安全”,其实这种理由就连“阉狗”自己也未必真信。之所以要查禁手机,如高律师所分析的那样,乃是“做贼者心虚使然。一是担心士兵看到‘负面’信息;另一个主要方面是,中共今天仍在背对着人民的作恶,绝大多数都是由武警士兵来实施的,武警不过是穿上了军服的普通人,担心他们泄密而引起民众的不满。”

为了对付“阉狗”的检查,每个士兵至少有两部手机,一旦一部没收即会迅速补给,以保证能不间断的使用。与此同时,藏手机、谨防突查手机等,成了士兵私底下的主要话题。让他们感到不平的是,军官可以拥有手机,有后台的士兵有手机者也不在少数,但普通士兵却不允许又手机。

高律师曾和一些看管他的大学生士兵探讨过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其中一位的见解可谓一针见血。他说,今天部队的不稳定因素硬是那些当官的给制造出来的。好端端的环境,却专门有一群人负责寻找不稳定因素,功夫不枉有心人,你苦思冥想要找不稳定因素,所以你得到的都是不稳定因素。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将原本很正常的东西视作不正常,终于正常的东西也成为不稳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们把士兵中可能有敢讲真话者、有些正义感情的人视为不稳定因素。

在高律师接触的许多武警士兵看来,“维稳办”恰是今天武警部队日趋不稳定的最大祸首。一位江苏籍士官顾班长(名不详)对高律师说,今天的部队,“阉狗”到了哪里,不稳定就定会出现在那里。他们常像鬼一样的昼伏夜出,搞得人心惶惶。“今天的武警部队,不出大事是偶然的,出大事才是必然的,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官兵关系是水火不容,当官的根本不把士兵当人。”

今天中共对武警军队的控制并非利予利制的软力量,而是干干脆脆的硬力量,即暴力控制。尤其对士兵的控制,则全部依赖暴力。表面上看,是洗脑与暴力并举,但士兵都认为洗脑过程旨在完全控制你的时间,是部队“维稳”的一种常态化手段,即全部集中控制所有士兵的时间。

没完没了的洗脑

洗脑是中共控制武警部队的一种常态化手段。

高律师介绍说,一开始,武警上层对洗脑是抱以厚望的,当终于发现士兵干脆不信,或表示质疑,或消极抵抗成了普遍现实时,洗脑就纯粹变成了一种无赖的手段。说白了,就是用洗脑,没完没了的洗脑,占去控制士兵所有的时间,釜底抽薪般的不给他们有制造不稳定因素的时间,让他们既无时间获取“不良信息”,亦无时间“胡思乱想”。这过程本身就有意义──士兵没有了制造麻烦的时间,表面上就稳定了。

郭某是与高律师沟通最多的一位士兵,看管高律师时他已经在武警部队服役一年半了。他告诉高律师,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自己竟然在部队每日组织的学习班上,抄满了四十三本笔记本,回过头来看简直令人惊讶不已。他说有三点必须澄清:一是学习教育是强制的,谁要流露出不满必然挨练(指挨打);二是那些学习教育的内容对正常人类没有一点用处;三是当两年义务兵人人要抄写几十本,而绝非就他一个人抄写那么多。

高律师故意问他,既然抄写的都是无用的东西,那么为什么还要经年累月白费这些劲呢?他说意义就在于这个过程,他们要占去士兵的所有时间,不能给你留下单独思考的时间,实际上是把士兵集中起来控制的一种手段,让你没有时间给他们惹麻烦。

郭某又说,他们当兵期间,购买笔记本成了最大的开销,而且每抄满一本即得上缴,说是怕泄漏国家机密。实际上是怕泄漏丑闻,怕这些垃圾内容流露到社会上让别人取笑。除了没完没了的爱党爱国教育外,学习内容都是支队长以上官员的讲话记录,整日抄得士兵苦不堪言。(待续)

“凡是共产党的事你都反着听”

洗脑教育失败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连续两年的新兵分下来到了看押点,在与高律师熟了以后都会好奇的问他同一个问题,即“六四”事件的真相问题。

每逢此时,高律师无一例外的也会反问他们为什么会对这一问题感兴趣。他们的回答有以下几个共同处:一是说特别好奇,因为当兵来之前从未听说过“六四”事件;二是当兵后在部队的学习教育中知道了有这个事件;三是不相信政府说学生杀死大批武警官兵的事是真话。

在向高律师求教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谈到过一个官方强制他们观看的教育光盘,说光盘中有一段当年的“反暴英雄”,后来因为“平暴”功勋卓着而终于成了北京武警总队长的声泪俱下的控诉。这位“英雄”说他亲身经历了学生对武警官兵的大屠杀,说他带着进去的一万多名官兵,出来时仅有八百人“幸免于难”,说那种对官兵的仇恨和屠杀的惨绝人寰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

一个叫安家的新兵对高律师说,他一直在想“为什么没有说有学生死亡?”他说一群训练有素的军人还死了那么多,那学生死得应该更多。与安家一块值班的另一位新兵则说:“不管学生死了多少,也应该让我们知道呀。”

据高律师介绍,凡与他谈到这一问题的士兵中,对当局教育不信的居多,他们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信了那是真的,还问你干嘛?”他们中的一些人上网技术较好的人,都是通过教育而知道了“六四”事件,而后从网上获得屠城真相。

“贼喊捉贼是共产党的传统强项。”一些终于知道真相的士兵说。

最能说明这种洗脑教育失败的例证,莫过于在老兵即将复员阶段,竟有很多人都在最后的几天来问高律师“六四”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高律师说:“这些都是经过几年洗脑教育的士兵或士官,临复员回家了却秘密的探问这些问题,这对洗脑教育功效是个莫大的讽刺。”

他们当中有一个叫“大脸猫”的士兵,高律师问他为什么不相信教育光盘说的是真相,他说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就给他讲:“凡是共产党的事你都反着听,反着看。”有时候,当官的还在台上慷慨激昂,一些莽撞的士兵就在台下提出了疑问。

(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