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的洗腦(圖)

高智晟律師《2017年,起來中國》讀後感(五)

2017-09-18 06:33 作者: 袁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高智晟
高智晟律師所著《2017,起來中國》(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9月18日訊】像鬼一樣晝伏夜出的「閹狗」

眾所周知,中共武警部隊的一大職能是「維穩」,即用暴力鎮壓民眾的反抗,以維持中共的專制統治秩序。但鮮有人瞭解,他們花在這方面的精力其實只有10%,而另外90%的精力則都花在了自身的「維穩」上。這是高智晟先生在被武警部隊秘密關押期間獲知的一大秘密。

據高先生介紹,中共武警部隊從總部機關到各支隊都有自己的「維穩辦」,這個機構與部隊組織建制以及職能完全沒有關係,純粹是各級軍官為了保官,私人控制部隊局面的工具。士兵們對「維穩」人員有一個既簡單又切中要害的稱呼——「閹狗」。這些人雖是武警部隊中最不受官兵歡迎的角色,卻是領導欣賞(內心則未必)的紅人。

為何專事維穩的武警部隊竟然自身也要層層設立「維穩辦」?因為當官的太腐敗,人心全散了,他們用正常的約束原則、約束程序已經管不住部隊了,只好用這種非法的手段。就像一位叫陳傑(音)的士兵在跟高律師聊天時說的:「其實這是必然的結果,他們根本不把人當人,終於導致這種人人自危的結果,很正常,自食其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在秘密囚禁高律師的關押點,有一個專門的哨位叫「自衛哨」。那座樓房的隔音性能很差,不論是白天黑夜,往往一聲驚呼爆起:「檢查組來了!」整棟樓便會轟的一聲在這種令人驚心動魄的音響裹覆裡度過絕對不超過一分鐘的時間,然後戛然進入一種死寂。有時那爆起的哨兵聲讓人心悸,有時乾脆就炸出一聲:「閹狗」來了。

「閹狗」來幹什麼?原來是來查士兵有無違規用手機的,而禁絕他們用手機的表面理由或者是冠冕堂皇的目的,竟然是「為了國家安全」,其實這種理由就連「閹狗」自己也未必真信。之所以要查禁手機,如高律師所分析的那樣,乃是「做賊者心虛使然。一是擔心士兵看到‘負面’信息;另一個主要方面是,中共今天仍在背對著人民的作惡,絕大多數都是由武警士兵來實施的,武警不過是穿上了軍服的普通人,擔心他們泄密而引起民眾的不滿。」

為了對付「閹狗」的檢查,每個士兵至少有兩部手機,一旦一部沒收即會迅速補給,以保證能不間斷的使用。與此同時,藏手機、謹防突查手機等,成了士兵私底下的主要話題。讓他們感到不平的是,軍官可以擁有手機,有後臺的士兵有手機者也不在少數,但普通士兵卻不允許又手機。

高律師曾和一些看管他的大學生士兵探討過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其中一位的見解可謂一針見血。他說,今天部隊的不穩定因素硬是那些當官的給製造出來的。好端端的環境,卻專門有一群人負責尋找不穩定因素,功夫不枉有心人,你苦思冥想要找不穩定因素,所以你得到的都是不穩定因素。令人不解的是他們將原本很正常的東西視作不正常,終於正常的東西也成為不穩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們把士兵中可能有敢講真話者、有些正義感情的人視為不穩定因素。

在高律師接觸的許多武警士兵看來,「維穩辦」恰是今天武警部隊日趨不穩定的最大禍首。一位江蘇籍士官顧班長(名不詳)對高律師說,今天的部隊,「閹狗」到了哪裡,不穩定就定會出現在那裡。他們常像鬼一樣的晝伏夜出,搞得人心惶惶。「今天的武警部隊,不出大事是偶然的,出大事才是必然的,只是個時間問題。因為官兵關係是水火不容,當官的根本不把士兵當人。」

今天中共對武警軍隊的控制並非利予利制的軟力量,而是乾乾脆脆的硬力量,即暴力控制。尤其對士兵的控制,則全部依賴暴力。表面上看,是洗腦與暴力並舉,但士兵都認為洗腦過程旨在完全控制你的時間,是部隊「維穩」的一種常態化手段,即全部集中控制所有士兵的時間。

沒完沒了的洗腦

洗腦是中共控制武警部隊的一種常態化手段。

高律師介紹說,一開始,武警上層對洗腦是抱以厚望的,當終於發現士兵乾脆不信,或表示質疑,或消極抵抗成了普遍現實時,洗腦就純粹變成了一種無賴的手段。說白了,就是用洗腦,沒完沒了的洗腦,佔去控制士兵所有的時間,釜底抽薪般的不給他們有製造不穩定因素的時間,讓他們既無時間獲取「不良信息」,亦無時間「胡思亂想」。這過程本身就有意義──士兵沒有了製造麻煩的時間,表面上就穩定了。

郭某是與高律師溝通最多的一位士兵,看管高律師時他已經在武警部隊服役一年半了。他告訴高律師,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裏,自己竟然在部隊每日組織的學習班上,抄滿了四十三本筆記本,回過頭來看簡直令人驚訝不已。他說有三點必須澄清:一是學習教育是強制的,誰要流露出不滿必然挨練(指挨打);二是那些學習教育的內容對正常人類沒有一點用處;三是當兩年義務兵人人要抄寫幾十本,而絕非就他一個人抄寫那麼多。

高律師故意問他,既然抄寫的都是無用的東西,那麼為什麼還要經年累月白費這些勁呢?他說意義就在於這個過程,他們要佔去士兵的所有時間,不能給你留下單獨思考的時間,實際上是把士兵集中起來控制的一種手段,讓你沒有時間給他們惹麻煩。

郭某又說,他們當兵期間,購買筆記本成了最大的開銷,而且每抄滿一本即得上繳,說是怕泄漏國家機密。實際上是怕泄漏醜聞,怕這些垃圾內容流露到社會上讓別人取笑。除了沒完沒了的愛黨愛國教育外,學習內容都是支隊長以上官員的講話記錄,整日抄得士兵苦不堪言。(待續)

「凡是共產黨的事你都反著聽」

洗腦教育失敗的一個典型例子,就是連續兩年的新兵分下來到了看押點,在與高律師熟了以後都會好奇的問他同一個問題,即「六四」事件的真相問題。

每逢此時,高律師無一例外的也會反問他們為什麼會對這一問題感興趣。他們的回答有以下幾個共同處:一是說特別好奇,因為當兵來之前從未聽說過「六四」事件;二是當兵後在部隊的學習教育中知道了有這個事件;三是不相信政府說學生殺死大批武警官兵的事是真話。

在向高律師求教時,他們都不約而同的談到過一個官方強制他們觀看的教育光碟,說光碟中有一段當年的「反暴英雄」,後來因為「平暴」功勛卓著而終於成了北京武警總隊長的聲淚俱下的控訴。這位「英雄」說他親身經歷了學生對武警官兵的大屠殺,說他帶著進去的一萬多名官兵,出來時僅有八百人「倖免於難」,說那種對官兵的仇恨和屠殺的慘絕人寰是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

一個叫安家的新兵對高律師說,他一直在想「為什麼沒有說有學生死亡?」他說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還死了那麼多,那學生死得應該更多。與安家一塊值班的另一位新兵則說:「不管學生死了多少,也應該讓我們知道呀。」

據高律師介紹,凡與他談到這一問題的士兵中,對當局教育不信的居多,他們最多的一句話是:「如果信了那是真的,還問你幹嘛?」他們中的一些人上網技術較好的人,都是通過教育而知道了「六四」事件,而後從網上獲得屠城真相。

「賊喊捉賊是共產黨的傳統強項。」一些終於知道真相的士兵說。

最能說明這種洗腦教育失敗的例證,莫過於在老兵即將復員階段,竟有很多人都在最後的幾天來問高律師「六四」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麼。高律師說:「這些都是經過幾年洗腦教育的士兵或士官,臨復員回家了卻秘密的探問這些問題,這對洗腦教育功效是個莫大的諷刺。」

他們當中有一個叫「大臉貓」的士兵,高律師問他為什麼不相信教育光碟說的是真相,他說他很小的時候爺爺就給他講:「凡是共產黨的事你都反著聽,反著看。」有時候,當官的還在台上慷慨激昂,一些莽撞的士兵就在台下提出了疑問。

(待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