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彻底的洗脑之地(图)


中共组织有两个政治洗脑最彻底的地方,一个是军队,一个是监狱。
中共组织有两个政治洗脑最彻底的地方,一个是军队,一个是监狱。(网络图片)

中共组织有两个政治洗脑最彻底的地方。一个是军队,一个是监狱。军队呢,不用说,在里边呆几年,出来就是机器人,处事,为人,一切都是机械教条的,思维、言论、价值观都是中共组织化的模式,都是按中共组织的训条修理成的,在军队里,原来就头脑简单的人会变得更简单,执行命令就是天职,下级军官和士兵基本是一群冷血动物。而原来头脑精明的人则会变得更精明,靠投机钻营就能得到升迁,官做的越大,心术越坏。大部分复员转业军人,基本上都是中共组织的忠实奴才走狗。所以说“解放军是思想革命化的大熔炉”。

我所认识的五六十年代复员兵,基本都是铁杆的中共组织徒。和平时期在部队,不入中共组织就没可能升迁,到头来就只是个老兵油子。而只有入了中共组织,才能一级一级的升迁到营级,再往上就很难了,团级要有老子做后盾,起码要有裙带关系,即亲朋等社会关系中的靠山。但是入中共组织这个门坎也不是容易迈过的,一是要靠近中共组织,即靠近党员干部,怎么靠近?当然是感情投资,也就是要溜须拍马送礼搞贿赂。而反映在表面上就是积极要求进步,突出政治,在生活上多吃苦受累,助人为乐,替战友洗洗涮涮,打扫营房卫生等等,总之是象雷锋那样做好事,多为集体牺牲奉献,这个过程是比较艰苦的,想走这条路,必须悟出感情投资这个吃小亏占大便宜的道理。很多士兵没悟出这个道理,结果好人好事做了不少,人缘也不错,但关节没打通,班长,排长的关过了,但连长指导员那里却过不了,问题就出在感情投资没到位。

战争年代有“阶级仇民族恨”,有督战队驱赶当炮灰,和平时期没有,但是有切身利益的吸引,不入中共组织就当不上官,当不上官就哪来的回哪去,农村兵不就惨了吗?还回乡下修理地球去?所以中国的下层百姓,想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比如农民想改变户口进城,当了官有薪水才能养家活口,当兵就是个途径,但只当了几年的大头兵不是白尽义务吗?那就必须走升迁之路--入中共组织。中共组织的军队,不入中共组织是当不上官的,那么为了入中共组织,就必须当奴才,当奴才就要培养奴才思想奴才精神,树立奴才型的价值观人生观,党军的奴性就是这么养成的。当然,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但中共组织的部队这个天职是建立在奴才主义上的,在中共组织军队里,没有奴才思想的,挑皮捣蛋不听中共组织话的士兵,绝对不是个好兵,中共组织也不会信任他。

再说监狱,兲朝的监狱也是军事化,除了放屁,一切都要报告。与世隔绝,整天灌输的全是中共组织的理念思想,由不得你思考别的,你所面对的一切根本就没有真实。当然,对江洋大盗和惯犯而言,灌输什么也没用,监狱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个犯罪大学校。但是中共组织会利用刑事犯监督政治犯,毕竟对政权来说,政治犯比刑事犯更危险。所以中共组织对政治犯的教育是特别看重的,只要有感化可能,更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时不时的还搞些小恩小惠(如抚慰家属子女等),大巴掌加甜枣,久而久之,本来是反动思想,也转变成了“进步”思想,据说这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兲朝监狱也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微,中国社会的一切黑暗都在监狱里得到了高度凝炼变本加厉的体现,犯人与犯人之间,犯人与看守之间,行贿受贿都是赤裸裸的,暴力也是家常便饭,能在中国监狱里生存下来,就意味着在社会上已经成为强者。众所周知,邓公八三严打抓捕判刑的“流氓分子”,在进去之前不管是否真的人渣,但出狱后基本都是人渣,大多成了“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不正当竞争下的暴发户,人渣们在监狱中结成的出狱哥们联络图,决不亚于在中共组织干部在中共组织校中结成的毕业同学关系网,形成了中国社会中黑白两道的强大势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入监和入中共组织没什么不同,都是经过了考验和历练。

把党奴再进一步训练,就是特务了,因为经过了强制性的奴化教育马列主义熏染,被训练成特务就很容易了。所以,有人说蹲过中共组织监狱的人都是英雄好汉,我并不赞成。因为从中共组织监狱里走出来的,并非都是好汉,在里边经不住折磨虐待而屈服“认罪”的,这是常情常理,可以理解,还属于正常人,出狱后再接着干自己的理想事业,那更是好汉一条。但是被改造成特务的,就不是正常人,更不是好汉一条了,这类人,还常常有过“立功”表现,比如出卖他人什么的,OK,只要有了一次“立功”表现,那就等于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从此就上了中共这条贼船,将永远死心塌地的“戴罪立功”,以报答中共组织的不杀之恩。

这两个场所都是洗脑重地,原来挺有头脑的一个人,进了这两个地方再出来就是党奴了。这两个地方的洗脑方式类似于北京填鸭,填鸭就是定时,定量,把鸭嘴撑开就灌,直接灌进胃里,进肚的东西能不消化吗?这都是强制性的,不接受也得接受,整天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当局的宣传,唯一的文化资源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这种强化教育下,即使原来对马列主义一窍不通嗤之以鼻,那么天天熏,也熏臭了,天天染,也染红了,结果从监狱里出来的政治犯,大部分都变成了又臭又红的马列毛主义者,头脑僵化,跟不上时代,只知秦汉不知魏晋,因为“洞中方数月,世上已千年”了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