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徹底的洗腦之地(圖)


中共組織有兩個政治洗腦最徹底的地方,一個是軍隊,一個是監獄。
中共組織有兩個政治洗腦最徹底的地方,一個是軍隊,一個是監獄。(網路圖片)

中共組織有兩個政治洗腦最徹底的地方。一個是軍隊,一個是監獄。軍隊呢,不用說,在裡邊呆幾年,出來就是機器人,處事,為人,一切都是機械教條的,思維、言論、價值觀都是中共組織化的模式,都是按中共組織的訓條修理成的,在軍隊裡,原來就頭腦簡單的人會變得更簡單,執行命令就是天職,下級軍官和士兵基本是一群冷血動物。而原來頭腦精明的人則會變得更精明,靠投機鑽營就能得到升遷,官做的越大,心術越壞。大部分復員轉業軍人,基本上都是中共組織的忠實奴才走狗。所以說「解放軍是思想革命化的大熔爐」。

我所認識的五六十年代復員兵,基本都是鐵桿的中共組織徒。和平時期在部隊,不入中共組織就沒可能升遷,到頭來就只是個老兵油子。而只有入了中共組織,才能一級一級的升遷到營級,再往上就很難了,團級要有老子做後盾,起碼要有裙帶關係,即親朋等社會關係中的靠山。但是入中共組織這個門坎也不是容易邁過的,一是要靠近中共組織,即靠近黨員幹部,怎麼靠近?當然是感情投資,也就是要溜須拍馬送禮搞賄賂。而反映在表面上就是積極要求進步,突出政治,在生活上多吃苦受累,助人為樂,替戰友洗洗涮涮,打掃營房衛生等等,總之是像雷鋒那樣做好事,多為集體犧牲奉獻,這個過程是比較艱苦的,想走這條路,必須悟出感情投資這個吃小虧佔大便宜的道理。很多士兵沒悟出這個道理,結果好人好事做了不少,人緣也不錯,但關節沒打通,班長,排長的關過了,但連長指導員那裡卻過不了,問題就出在感情投資沒到位。

戰爭年代有「階級仇民族恨」,有督戰隊驅趕當炮灰,和平時期沒有,但是有切身利益的吸引,不入中共組織就當不上官,當不上官就哪來的回哪去,農村兵不就慘了嗎?還回鄉下修理地球去?所以中國的下層百姓,想改變自己的社會地位,比如農民想改變戶口進城,當了官有薪水才能養家活口,當兵就是個途徑,但只當了幾年的大頭兵不是白盡義務嗎?那就必須走升遷之路--入中共組織。中共組織的軍隊,不入中共組織是當不上官的,那麼為了入中共組織,就必須當奴才,當奴才就要培養奴才思想奴才精神,樹立奴才型的價值觀人生觀,黨軍的奴性就是這麼養成的。當然,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但中共組織的部隊這個天職是建立在奴才主義上的,在中共組織軍隊裡,沒有奴才思想的,挑皮搗蛋不聽中共組織話的士兵,絕對不是個好兵,中共組織也不會信任他。

再說監獄,兲朝的監獄也是軍事化,除了放屁,一切都要報告。與世隔絕,整天灌輸的全是中共組織的理念思想,由不得你思考別的,你所面對的一切根本就沒有真實。當然,對江洋大盜和慣犯而言,灌輸什麼也沒用,監獄對他們來說反而是個犯罪大學校。但是中共組織會利用刑事犯監督政治犯,畢竟對政權來說,政治犯比刑事犯更危險。所以中共組織對政治犯的教育是特別看重的,只要有感化可能,更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時不時的還搞些小恩小惠(如撫慰家屬子女等),大巴掌加甜棗,久而久之,本來是反動思想,也轉變成了「進步」思想,據說這叫「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兲朝監獄也是整個中國社會的縮微,中國社會的一切黑暗都在監獄裡得到了高度凝煉變本加厲的體現,犯人與犯人之間,犯人與看守之間,行賄受賄都是赤裸裸的,暴力也是家常便飯,能在中國監獄裡生存下來,就意味著在社會上已經成為強者。眾所周知,鄧公八三嚴打抓捕判刑的「流氓分子」,在進去之前不管是否真的人渣,但出獄後基本都是人渣,大多成了「改革開放」的受益者,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不正當競爭下的暴發戶,人渣們在監獄中結成的出獄哥們聯絡圖,決不亞於在中共組織幹部在中共組織校中結成的畢業同學關係網,形成了中國社會中黑白兩道的強大勢力。從某種意義上說,入監和入中共組織沒什麼不同,都是經過了考驗和歷練。

把黨奴再進一步訓練,就是特務了,因為經過了強制性的奴化教育馬列主義熏染,被訓練成特務就很容易了。所以,有人說蹲過中共組織監獄的人都是英雄好漢,我並不贊成。因為從中共組織監獄裡走出來的,並非都是好漢,在裡邊經不住折磨虐待而屈服「認罪」的,這是常情常理,可以理解,還屬於正常人,出獄後再接著干自己的理想事業,那更是好漢一條。但是被改造成特務的,就不是正常人,更不是好漢一條了,這類人,還常常有過「立功」表現,比如出賣他人什麼的,OK,只要有了一次「立功」表現,那就等於把自己的靈魂交給了魔鬼,從此就上了中共這條賊船,將永遠死心塌地的「戴罪立功」,以報答中共組織的不殺之恩。

這兩個場所都是洗腦重地,原來挺有頭腦的一個人,進了這兩個地方再出來就是黨奴了。這兩個地方的洗腦方式類似於北京填鴨,填鴨就是定時,定量,把鴨嘴撐開就灌,直接灌進胃裡,進肚的東西能不消化嗎?這都是強制性的,不接受也得接受,整天看到的,聽到的都是當局的宣傳,唯一的文化資源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在這種強化教育下,即使原來對馬列主義一竅不通嗤之以鼻,那麼天天熏,也熏臭了,天天染,也染紅了,結果從監獄裡出來的政治犯,大部分都變成了又臭又紅的馬列毛主義者,頭腦僵化,跟不上時代,只知秦漢不知魏晉,因為「洞中方數月,世上已千年」了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