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红三代致习近平主席呼吁书

2017-09-27 19:15 作者: 纪清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9月27日讯】

前言

当年,一位三十多岁的地方妇救会会长带着她未成年的二子一女加一侄共五人参加革命,后来只有她的女儿侥幸存活,其它四人都在残酷的革命斗争中牺牲生命。这位存活的女子就是我的祖母。而我祖母的存活,也是因为在革命队伍最艰难时,她的母亲,这位三十多岁的妇救会长狠心将只有十四岁的女儿卖掉,以换取一些赖以生存的钱粮——这就是我自称红三代的由来吧。也许我以这样的身份给习主席写信更恰当吧……

如今的我虽无一官半职,但我心存基本的道德良知,也有较丰富的人生经历,非常关心人类和国家的命运,所以我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本着做人的责任,冒着被关押的风险,以不同的笔名写了数百篇文章在海外中文网站发表(因为这类文章在国内媒体根本不能发表),文章内容涉及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十分巧合的是,我涉及的一些方面,尤其是一些关乎民生的问题,在胡温主政期间,得到基本解决或一定程度上的解决。如关于农村的:农民负担超重,地霸横行;农民老无所养,凄凉寻死;学校收费严重,学生失学;农村路况差乱,尘土飞扬;农村垃圾成灾,污染严重;坑塘被填,环境恶化等。我的这些粗拙文字,我相信以“出口转内销”的形式,被温家宝总理看到,所以在我发表文章后一、两年或更长时间,一些问题得到解决。温家宝总理在讲话中还引用了我文章中对他的比喻,他用文言简缩成四个字:“负轭之牛”,从而看出温家宝总理是个从善如流的人。

当然我也写文揭露江泽民的贪赃枉法、欺善扬恶,残酷打压法轮功;批评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等江派官员的巧取豪夺、胡作非为,使得中国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当时胡温受控于江泽民,这不是胡温当年有能力解决的问题,我也能理解。

我今天向习近平主席发出呼吁,是我认为有些事已经是习近平主席有能力办到而且是刻不容缓应该办的事情。我也希望习主席能听到我的呼声,希望习主席从善如流,迅速解决好我提出重大的问题。这也是向人民负责,向民族负责,向国家负责,向历史负责!!!

我的呼吁书分为三个部分:(一)抓捕虎王江曾,给中国民众一个满意的交待;(二)设置特别法庭,给法轮功一个公正的说法;(三)拆除血腥平台,给中华民族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抓捕虎王江曾,给民众一个满意的交待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自从你主政中国以来,与中纪委王岐山书记密切合作,坚心毅力,向强大的贪腐势力宣战,杀向江泽民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贪腐集团,一路上斩关夺隘,攻城略地,先后拿下两百名副部级及以上老虎,甚至拿下了像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这样曾权倾一时的大虎,让中国甚至世界民众的眼睛为之一亮,认为你是真心反腐,我们的民众有希望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有希望了!

想你当政之初,百姓议论纷,我也非常失望。因传你也是江派人物,认为你如果像胡锦涛主席那样,处处受控于贪污腐败、善于权谋江泽民,政令不能出中南海,你就成了现代“阿斗”,中国又没了希望。而你这四年来,不计个人得失,以民众和国家的利益为重,倾力反腐,敢于以强大的腐败集团决死一战,成果斐然,并因此而立威,完全刷新了你在国人心中的地位和形像。

然而,反贪至今,人们发现,虽然打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老虎苍蝇,但真正的终极虎,虎王江泽民还没动,他的“狗头军师”曾庆红也安然无恙,这让民众怀疑也让民众担心,如果腐败的头子拿不下,反贪不能取得压倒性胜利,大大小小的贪官们就不甘束手就擒,江曾的存在就是贪官们的希望,说不定他们会来个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因为现在中国的官场,不贪不占的毕竟只是少数。

有人说,江是中共的第三代领导核心,谁敢拿他?曾庆红是红二代,习也不敢动他,他们虽比任何官员贪得更多,腐败更严重,想动他们不是容易的事。

但广大民众又不甘于看到你反腐受阻或停止,更不愿看你反腐失败;一旦反腐失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民众恨不得今天就拿下江曾。因为中国民众对江有刻骨的仇恨,江视民于草芥,江的暴政得罪了多数中国人!

两个月前,我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老乡,他在江主政时,做过几年的村组长。与他谈了现在热议的“打虎拍蝇”,当提到江泽民时,他气不打一处来,愤怒地说“江真不是个好东西,你看他夏收没开始,就搞夏征,老百姓没交的,乡镇干部就逼着我们组长想方设法去借款或贷款交提留,我们借贷不到,就借高利贷,反正利息压给村民还;夏征没完成,就又搞秋征,一年征两次,每亩上交提留三百八到四百。谁交的起呀,所以一到收提留,我们村组干部就像鬼子进村,闹得鸡飞狗跳。江……他是贪污腐败,祸害百性的总头子,应该早点把抓起来。”并追问:“习近平能把他抓起吗,能抓起来吗?”

其实当时更严重更可怕的是农村社会全面黑社会化。因为提留收的高,虽说口号叫的天响,要减轻农民的负担,事实上有增无减,所以村里主要干部基本上是村霸或刑满释放人员,特别是村支部和村长,就是这类的人;村支书村长不是党员的,可以上任后“火线入党”。你说整个村落到村霸或刑满人员之手,那是怎样的局面?老百姓怎么过日子!当时有一对夫妻作家写了一本《中国农村调查》,也许习主席看过,每个案例都血泪斑斑,后来在中国成了禁书。

中国民众记恨江泽民,当然远不止这些,我还是说说亲历的情况。比如中小学生读书,那时学生除了交学杂费,每个月都要收费,因为那时国家下拨的教育经费少得可怜,且大学用了多数,老师工资基本自筹。那时有一个说法,说学校是无烟的工厂,学生是活的提款机。不要脸的是,很多地方学校的墙园上刷着这样一句标语:穷不能穷教育,苦不能苦孩子。我看是:穷不能穷政府,苦不能苦贪官吧?那时大学产业化,大学生与他们的父母之苦,我就不说了。江主政时对教育的投入,比不上一个非洲穷国对教育的投入比。

还有计划生育家庭。中国人口增多,搞计划生育本无可厚非,但我反对既不利于孩子成长,不利于家庭和谐,也不利于社会发展的一胎化。在江的高压下,那时计生干部的手段特别无人性。因生第二胎,有被拆房的,拆得你无家可归;有被罚款的,罚得你倾家荡产,有外逃的,又哪里逃得出江的手掌心?特别是有的妇女怀孩子六、七个月了,都要残忍的逼着打下来,这和杀人有何不同?有妇女因打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那时在计生干部口里流传着这样冷血的口头命令:在执行计划生育的过程中,“(妇女)喝药不夺瓶,吊颈不解绳,跳水不拦人”,墙标也赫然写着雷人的标语“多生一个孩,让你穷三代”,“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这是人说的话,人做的事吗?

江泽民非法打压法轮功,持续时间之长,手段之残忍,害人之多超越古今,活生生地把一群有高尚信仰的练功群体推到党和政府的对立面,成为他想像中的最大敌人。江打压法轮功,造成旷古没有的最大的人权灾难,江的活摘之罪更是超越古今,震惊世界!

江在位十三年,后又幕后操纵十年,弄得中华大地冤狱成堆,怨声载道,看到当时的情况,我十分的失望并差点绝望。我曾反反复复地问自己,难道我们先辈抛头洒热血甚至卖儿卖女换来的红色政权,就这样成了弄权小人江泽民欺压人民、巧取豪夺的工具?具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华大地,也成了大大小小贪官污吏横行霸道、群魔乱舞的戏台?悲也,耻也!对不起人啊!!

江泽民时期是个贪腐横行,廉正靠边的时期;是个邪气盛行,正义难伸的时期;是个恶人张扬,良善受难的时期,是个钱权当道,道德堤崩的时期……当代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在十年前就说过:六点水时期败坏了整个中华民族。六点水大家应该知道是谁了!江泽民是贪污腐败的头子,也是祸国殃民的恶魔。

现在应该是抓捕江泽民,清算其罪恶的时候了!一方面,习近平主席与其同道通过四年的努力,已将“枪杆子”、“刀把子”(指军队和武警)紧握在手,是该向贪腐头子、终极虎,向中国最大的野心家、阴谋家、卖国者,发起总攻了。另一方面,你抓江捕曾,就是为人民舒怨气,为国家断祸根,为民族清毒瘤,中国老百姓等待这一天太久了!

拿下江曾,给中国的贪污腐败集团以毁灭性的打击,并依法清算他们的滔天罪行,让他们再不敢贪,不敢腐,不敢反,不敢搞暗杀,不敢妄想着卷土重来、东山再起!这样民众开心,官场清正,国家有望,社会和谐,同时习主席会更加赢得民心和掌声。

当然,江的狗头军师曾庆红曾为江出谋划策,与江一起坏事做尽,也是该得报应的时候。这两人利用公权力所贪的财产,绝对比中国的任何大贪都多。我们拭目以待吧!

习主席,在你和同道们的努力下,人们惊喜的看到,社会已到了一个大变革的时期,但中国的腐败势力经过二十多年的经营,盘根错节,决不甘心束手就擒,要最后清缴,必须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今冬明春拿下虎王江曾,并清算其罪行,势在必行,合天理顺民心!中国民众正翘首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二)设置特别法庭,给法轮功一个公道的“说法”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常言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家有家规,党有党纪,国有国法。若无规无矩,则家不成家,党不成党,国不成国。你也常讲党员干部要讲“政治规矩”。

古代朝廷的规矩叫“王法”,现代政权的规矩称“宪法”和“法律”。

毛泽东时代“无法无天”,所以领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就是“法”,领袖就是天。毛以“斗争”的方式管理国家,结果斗来斗去,斗乱了国家,斗乱了家庭,斗乱了人心,弄得冤假错案成堆。连帮他出生入死打江山的老革命都被斗倒斗臭,习主席你在少年时就深受其害。

邓小平上台后,亲历国无“法”的苦痛,开始制定法律,以防“文革”再现。而到了江泽民时期,虽有法可依,但他根本不把国家法律当回事,因他是个没有政治理想的弄权小人。江以权代法,徇私枉法,甚至将法律变成打压民众的工具,并违宪制定了若干为腐败集团维稳的恶法。

江执政十年,胡温时期又做了十年的“太上皇”,因其以权代法,因私枉法,又不知造成了多少的冤假错案,特别是他凌驾法律之上,打压善良的法轮功信众,欠下了惊天的血债,是留给习主席你最大的政治负资产。

习主席,自你上台后,提出“依宪治国”,“依法治国”。我很赞同你的治国方略,普通民众也欢迎。但“依宪治国”、“依法治国”不仅仅是一个口号、一句空话,更重要的是要落到实处。

人们也看到,你主政后,对公检法司系统作了一系列改革。如废止了饱受诟病的劳教制度,实施“有案必立,有理必受”和“终身追责制”,并增设了六个巡回法庭,平反了二十多起重大刑事冤假错案,并进行国家赔偿……我想这些都说明你提出的“依宪治国”,“依法治国”决不是一句空泛的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地在推动,在落实,在拨乱反正。

据外媒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至今,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诉状,状告江泽民对他们灭绝人性的迫害。

现在“两高”虽收到这些诉状,但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倒是有不少地方的警察反倒对诉江的民众进行搔扰、绑架甚至判刑。这些警察在“六一零”的协迫下,还是以江时期的维稳思维来行事,我不知道你们高层将怎么对待这件大事。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问:纪清,你是红三代,你为什么帮法轮功说话?我告诉你:我不是想为谁说话,我是出于公道说话!一个政权的建立,都是为了人民的安居乐业,为了社会的公平公正,不能因人的信仰不同而树一些假想的敌人,去折腾,去斗争,去打击,去消灭。

就我了解,法轮功是个有高尚道德修养的群体,把他们比作“浊世清莲”也不为过。据公安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取缔法轮功之前的调查,全国有七千万法轮功信众,加上国外的,一共有一亿多人,他们信仰“真善忍”,并身体力行,知行合一!

什么是真?据法轮功学员解释就是为人真诚,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什么是善?善就是佛门所说的慈悲,就是心存善心,与人为善;忍有两层意思,一是宽容人理解人,一是坚忍有毅力。真诚、善良、宽容、坚忍,这不是我们做人所需要的美好品质吗?这有什么错吗?

我和法轮功学员相处相交,发现他们既正气又阳光,充满正能量,这样的人不是越多越好吗?哪会是江泽民所信口开河的“邪教”?如果“真善忍”是邪教,那江泽民假大空的“三个代表”就是正教了?没天理了吧?

在一个钱权当道,道德希缺的年代,法轮功无疑是我们中华民族道德回升的希望。这样的群体,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石,也是习主席打造善政的群众基础。任何一个政权都应该呵护和褒扬这个群体,而不是打压这个群体,把他推到对立面。

有人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蠢人办蠢事。江没有政治智慧,没有做人胸襟,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是个政治投机分子、有学历没品性的利欲小人。一个政权让这种人主掌,是政权之耻,也是国家和民族之耻!邓小平当年选这种人做接班人,大错特错!

在江打击法轮功之前,乔石曾代表全国人大进行半年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当时有为数众多的老干部,他们经过战争年代,负过伤,经过练法轮功,有很好的效果,为国家节约了数目可观的医药费;普通民众,多数没有医保,练法轮功强身健体。有何不好?江打压法轮功,除了人们认为的他担心大权旁落的恐惧,拿善良团体开刀立威的奸险,同时也想以此教训一下从骨子里瞧不起江泽民的众多“离心离德”的老干部。

江泽民在决定打压法轮功时,当时政治局常委中,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健行,投了反对票,李鹏、李岚清弃权,都不希望把一个群众性的练功团体作为敌对势力去打压,朱镕基、李瑞环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发言劝江不要镇压法轮功。

据法轮功学员讲,当时为劝说江不打压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他写的信都装了几筐;他的夫人王冶平和孙子江志成也是法轮功学员,不赞同江去打压;在一次国际峰会上,美国总统克林顿警告他,说他“惹大麻烦”了。但江要一意孤行,并发疯式的把打压提到了“亡党亡国”的高度。

一九九九年五月法轮功的万人上访事件,本身只是一件由于受到多次不公正对待后的群体上访事件,诉求很简单,过程很平静,时任总理朱镕基已妥善处理好,可江硬是上升为与其叫板的反党反政府事件,从而引发了江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

江泽民动用国家资源和力量来非法打压法轮功十七年,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指令下,抹黑、栽赃、绑架、酷刑、性侵、活摘……上百种残酷下流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虐杀了多少可贵的生命!致伤致残致疯多少人!又毁坏了多少美满家庭!把多少党政干部推进了集体犯罪的深渊!

江泽民残酷打压法轮功,欺压的是善良,破坏的是稳定,侵害的是人权,践踏的是法律,摧毁的是道义,张扬的是邪恶,洒下的是民怨,打散的是人心!

江泽民对法轮功信众犯下的损害名誉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灭绝群体罪一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清算,这也是考验“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试金石。

习主席,如果你对这件事保持沉默,刚无疑于对邪恶的纵容,正中江泽民的下怀,江留下的巨大的政治包袱就会让你背上,那你如何带领你的领导团队轻装前行?江打压法轮功,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之事已世界知晓,已到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你解决的好,就赢得民意和掌声;如果你迟疑不决,错过时机,就会坏了大事。历史已把你推到风口浪尖,是你再显身手的时候!

抓捕和审判江泽民,彻底的切除民族毒瘤,以法轮功案为突破口,也是拿下终极虎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契机。机不可失!

习近平主席,请你站在正义的立场上,拿出你主政和反贪的果敢,从现在起开始筹划和组建中国特别法庭,依法抓捕和审判江泽民,还上亿良善者一个公道。并彻底清算江泽民迫害人权的滔天罪行,开启中国“依法治国”,“依法执政”的新局面。

江自称是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而我认为他是红色政权的拆台人。他让曾庆红、薄熙来等人拆了党政的台,周永康、李东生之流拆法治的台,郭伯雄、徐才厚一伙拆了军队的台……这些人也是江打压法轮功的主要执行者。中国经济也让以他们为代表的权贵集团和黑社会团伙所垄断所瓜分。普通民众在红黑两道的夹缝中艰难生存。江重用的是恶人,张扬的是奸邪,祸乱的是国家,伤害的是人民。江是人权恶棍,也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不清算江泽民,天理不容!

尊敬的习主席,我非常赞赏你的一段讲话:“未来中国,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真正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道德与信仰危机。谁的福报越多,谁的能量越大。与智者为伍,与良善者同行,心怀苍生,大爱无疆。”

让我们再次重温你的这段话,来鼓励前进中的民众吧!希望中国社会有正知、正念、正能量的人越来越多,智者和良善者的队伍越来越大!

(三)拆除血腥平台,给中华民族一个美好未来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作为红色革命的后代,我从未否定过我们的先辈们参加革命的美好愿望和动机,如“解放全中国”、“为人民谋福利”等,并且读书时一直受“革命传统”教育。但在严酷的现实面前,我并不相信共产主义,对共产党创立的红色政权有一种本能的疏离感和畏惧感。

读小学和初中时,老师就给我讲,说我们现阶段是社会主义时期,要“按劳分配”,等实现了共产主义,物质丰富了,那时人们高度觉悟了,就实行“按需分配”。那时我就怀疑:如果有人很有权或很强势,他贪得无厌怎么办?如何才能有高度觉悟?

那时阶级斗争天天讲,连小学生也要相互揭发,还要陪着大人开批斗会。小学一年级时,我就被八岁的同学错指偷了生产队的南瓜,受到老师批评,要求老实交待,吓得不敢上学。当然那时对少儿的伤害,你比我更有体验,更刻骨铭心。

记得那时我们小队有一个“反动老头”,他七十多了,给我们拆解“毛”字是“反手为毛”。我四十岁时才明白老人讲的有理,是个能看清毛的智慧的老者。毛泽东把马列理论用于中国的种种实践确实是反传统、反人性、反社会的。

古代新皇即位大赦天下,毛即位大杀天下;古时土地私有,毛时财产公有;古时讲善恶分明,毛时讲阶级斗争;古时讲安居乐业,毛时讲大乱大治……他号召人民学雷锋,他却学暴君秦始皇……现在人们都明白,私有就是民有,公有就是官有。民有人民才能安定,而公有是腐败的根源。

邓上台后虽然结束了血腥的阶级斗争,但贪污腐败像病毒一样在党内蔓延,至江时期,他带领他的一大班官僚直接向腐败的广度和深度进发,使官场全面腐败沉沦,唯利是图,与民夺利,官民势同水火,整个社会达到崩溃的边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党政权纷纷倒台时,充满着谎言和血腥的国际共产主义实践已宣告彻底失败。中共的政权虽在,人们却不相信共产主义了。对权钱色的无边欲望就成了中共官员们的信仰。当然在政权出现危机时,也要大开杀戒。

中共夺取政权后,完全背离了为人民谋福利的初衷,不是穷折腾就是大腐败。我发现中共的整个执政史,就是就是一部消灭中国精英的历史,一部毁灭传统文化的历史,一部破坏生态环境的历史……好似为毁灭中国而来。

如中共镇压地富,消灭中国的农民精英;镇压资本家,消灭中国的工商精英;反击“右派”,消灭中国的知识精英;发动“文革”,消灭中共的党内精英;镇压“六四”学生,消灭中国的未来精英;镇压法轮功,消灭中国的道德精英。而推行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江代表;搞文化革命和强制洗脑,变异的是人心,毁灭的是传统文化、中华文明和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知。并在乱折腾和无节制的攫取自然资源的过程中,将中国的自然环境破坏殆尽。

一个政权,在和平时期夺去八千万人的生命,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去的人口数目的总和,这还不包括实行灭绝式的计划生育政策时,残忍打下胎儿的数目。绝对的恐怖绝对的血腥,罪孽沉重。

可以说中共这个平台,是个血腥的平台,是个腐败的平台,也是个畏光的平台。直到今天,当全人类都在共享互联网的成果时,我国的互联网还防火墙高筑,一个强大而光明正大的政党需要这么做吗?

据中共体制内的专家辛子陵披露: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央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连官员都不自信了,民心岂能不散?

如今世界各国将马列弃如敝履,将共产运动视如纳粹,我们何必捡人破烂供之于神坛?

一个政党严重滞后于时代,与世界文明格格不入,又没有实际而打动人心的政治理想,是不能凝聚人心的。在一个腐朽而充满了负能量的平台上,注定不能施展手脚,中国社会的大变革也只能是夜半清梦了。

现在习主席称反腐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这是人心所向,也是良好的开端,祝贺你成功!但你也要想想,现在首虎没拿下,整个中共平台现在就是藏污纳垢之处,要想取得反腐的完全胜利,就要将这个滋生腐败的平台拆除并清扫。

六年前,我也写文希望时任主席胡锦涛结束中共,重组为民谋利的新党。今天,我再呼吁希望习近平主席能审时度势,清醒的认识中共,重创平台,不要抱残守缺。只有这样,才能不忘初心,变革社会,权为民用,利为民谋。

习主席,你在去年六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谈了,现在已到了“亡党毁国”的时刻。但从历史和民族的高度考虑,其实亡党有功,功在千秋;毁国有罪,罪在不赦!只有亡了这个腐败的党国家才能复兴。

想起孙中山先生的那句话——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希望习主席带领自己领导团队,在一个崭新的平台上,改革体制,依宪治国,依法执政,让民众有自由有信仰有道德,让社会有公平有正义有希望,实现我们先辈们的美好愿望,开创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