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紅三代致習近平主席呼籲書

2017-09-27 19:15 作者: 紀清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9月27日訊】

前言

當年,一位三十多歲的地方婦救會會長帶著她未成年的二子一女加一侄共五人參加革命,後來只有她的女兒僥倖存活,其它四人都在殘酷的革命鬥爭中犧牲生命。這位存活的女子就是我的祖母。而我祖母的存活,也是因為在革命隊伍最艱難時,她的母親,這位三十多歲的婦救會長狠心將只有十四歲的女兒賣掉,以換取一些賴以生存的錢糧——這就是我自稱紅三代的由來吧。也許我以這樣的身份給習主席寫信更恰當吧……

如今的我雖無一官半職,但我心存基本的道德良知,也有較豐富的人生經歷,非常關心人類和國家的命運,所以我在過去的十多年間,本著做人的責任,冒著被關押的風險,以不同的筆名寫了數百篇文章在海外中文網站發表(因為這類文章在國內媒體根本不能發表),文章內容涉及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十分巧合的是,我涉及的一些方面,尤其是一些關乎民生的問題,在胡溫主政期間,得到基本解決或一定程度上的解決。如關於農村的:農民負擔超重,地霸橫行;農民老無所養,淒涼尋死;學校收費嚴重,學生失學;農村路況差亂,塵土飛揚;農村垃圾成災,污染嚴重;坑塘被填,環境惡化等。我的這些粗拙文字,我相信以「出口轉內銷」的形式,被溫家寳總理看到,所以在我發表文章後一、兩年或更長時間,一些問題得到解決。溫家寳總理在講話中還引用了我文章中對他的比喻,他用文言簡縮成四個字:「負軛之牛」,從而看出溫家寳總理是個從善如流的人。

當然我也寫文揭露江澤民的貪贓枉法、欺善揚惡,殘酷打壓法輪功;批評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等江派官員的巧取豪奪、胡作非為,使得中國社會到了崩潰的邊緣。因為當時胡溫受控於江澤民,這不是胡溫當年有能力解決的問題,我也能理解。

我今天向習近平主席發出呼籲,是我認為有些事已經是習近平主席有能力辦到而且是刻不容緩應該辦的事情。我也希望習主席能聽到我的呼聲,希望習主席從善如流,迅速解決好我提出重大的問題。這也是向人民負責,向民族負責,向國家負責,向歷史負責!!!

我的呼籲書分為三個部分:(一)抓捕虎王江曾,給中國民眾一個滿意的交待;(二)設置特別法庭,給法輪功一個公正的說法;(三)拆除血腥平臺,給中華民族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抓捕虎王江曾,給民眾一個滿意的交待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自從你主政中國以來,與中紀委王岐山書記密切合作,堅心毅力,向強大的貪腐勢力宣戰,殺向江澤民苦心經營了二十多年的貪腐集團,一路上斬關奪隘,攻城略地,先後拿下兩百名副部級及以上老虎,甚至拿下了像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這樣曾權傾一時的大虎,讓中國甚至世界民眾的眼睛為之一亮,認為你是真心反腐,我們的民眾有希望了!我們的國家和民族有希望了!

想你當政之初,百姓議論紛,我也非常失望。因傳你也是江派人物,認為你如果像胡錦濤主席那樣,處處受控於貪污腐敗、善於權謀江澤民,政令不能出中南海,你就成了現代「阿斗」,中國又沒了希望。而你這四年來,不計個人得失,以民眾和國家的利益為重,傾力反腐,敢於以強大的腐敗集團決死一戰,成果斐然,並因此而立威,完全刷新了你在國人心中的地位和形象。

然而,反貪至今,人們發現,雖然打下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老虎蒼蠅,但真正的終極虎,虎王江澤民還沒動,他的「狗頭軍師」曾慶紅也安然無恙,這讓民眾懷疑也讓民眾擔心,如果腐敗的頭子拿不下,反貪不能取得壓倒性勝利,大大小小的貪官們就不甘束手就擒,江曾的存在就是貪官們的希望,說不定他們會來個死灰復燃,捲土重來。因為現在中國的官場,不貪不佔的畢竟只是少數。

有人說,江是中共的第三代領導核心,誰敢拿他?曾慶紅是紅二代,習也不敢動他,他們雖比任何官員貪得更多,腐敗更嚴重,想動他們不是容易的事。

但廣大民眾又不甘於看到你反腐受阻或停止,更不願看你反腐失敗;一旦反腐失敗,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民眾恨不得今天就拿下江曾。因為中國民眾對江有刻骨的仇恨,江視民於草芥,江的暴政得罪了多數中國人!

兩個月前,我遇到一個四十多歲的老鄉,他在江主政時,做過幾年的村組長。與他談了現在熱議的「打虎拍蠅」,當提到江澤民時,他氣不打一處來,憤怒地說「江真不是個好東西,你看他夏收沒開始,就搞夏征,老百姓沒交的,鄉鎮幹部就逼著我們組長想方設法去借款或貸款交提留,我們借貸不到,就借高利貸,反正利息壓給村民還;夏征沒完成,就又搞秋征,一年征兩次,每畝上交提留三百八到四百。誰交的起呀,所以一到收提留,我們村組幹部就像鬼子進村,鬧得雞飛狗跳。江……他是貪污腐敗,禍害百性的總頭子,應該早點把抓起來。」並追問:「習近平能把他抓起嗎,能抓起來嗎?」

其實當時更嚴重更可怕的是農村社會全面黑社會化。因為提留收的高,雖說口號叫的天響,要減輕農民的負擔,事實上有增無減,所以村裡主要幹部基本上是村霸或刑滿釋放人員,特別是村支部和村長,就是這類的人;村支書村長不是黨員的,可以上任後「火線入黨」。你說整個村落到村霸或刑滿人員之手,那是怎樣的局面?老百姓怎麼過日子!當時有一對夫妻作家寫了一本《中國農村調查》,也許習主席看過,每個案例都血淚斑斑,後來在中國成了禁書。

中國民眾記恨江澤民,當然遠不止這些,我還是說說親歷的情況。比如中小學生讀書,那時學生除了交學雜費,每個月都要收費,因為那時國家下撥的教育經費少得可憐,且大學用了多數,老師工資基本自籌。那時有一個說法,說學校是無煙的工廠,學生是活的提款機。不要臉的是,很多地方學校的牆園上刷著這樣一句標語: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我看是:窮不能窮政府,苦不能苦貪官吧?那時大學產業化,大學生與他們的父母之苦,我就不說了。江主政時對教育的投入,比不上一個非洲窮國對教育的投入比。

還有計畫生育家庭。中國人口增多,搞計畫生育本無可厚非,但我反對既不利於孩子成長,不利於家庭和諧,也不利於社會發展的一胎化。在江的高壓下,那時計生幹部的手段特別無人性。因生第二胎,有被拆房的,拆得你無家可歸;有被罰款的,罰得你傾家蕩產,有外逃的,又哪裡逃得出江的手掌心?特別是有的婦女懷孩子六、七個月了,都要殘忍的逼著打下來,這和殺人有何不同?有婦女因打胎留下嚴重的後遺症。那時在計生幹部口裡流傳著這樣冷血的口頭命令:在執行計畫生育的過程中,「(婦女)喝藥不奪瓶,吊頸不解繩,跳水不攔人」,牆標也赫然寫著雷人的標語「多生一個孩,讓你窮三代」,「寧添一座墳,不添一個人」。這是人說的話,人做的事嗎?

江澤民非法打壓法輪功,持續時間之長,手段之殘忍,害人之多超越古今,活生生地把一群有高尚信仰的煉功群體推到黨和政府的對立面,成為他想像中的最大敵人。江打壓法輪功,造成曠古沒有的最大的人權災難,江的活摘之罪更是超越古今,震驚世界!

江在位十三年,後又幕後操縱十年,弄得中華大地冤獄成堆,怨聲載道,看到當時的情況,我十分的失望並差點絕望。我曾反反覆覆地問自己,難道我們先輩拋頭灑熱血甚至賣兒賣女換來的紅色政權,就這樣成了弄權小人江澤民欺壓人民、巧取豪奪的工具?具有五千年燦爛文明的中華大地,也成了大大小小貪官污吏橫行霸道、群魔亂舞的戲臺?悲也,恥也!對不起人啊!!

江澤民時期是個貪腐橫行,廉正靠邊的時期;是個邪氣盛行,正義難伸的時期;是個惡人張揚,良善受難的時期,是個錢權當道,道德堤崩的時期……當代著名劇作家沙葉新在十年前就說過:六點水時期敗壞了整個中華民族。六點水大家應該知道是誰了!江澤民是貪污腐敗的頭子,也是禍國殃民的惡魔。

現在應該是抓捕江澤民,清算其罪惡的時候了!一方面,習近平主席與其同道通過四年的努力,已將「槍桿子」、「刀把子」(指軍隊和武警)緊握在手,是該向貪腐頭子、終極虎,向中國最大的野心家、陰謀家、賣國者,發起總攻了。另一方面,你抓江捕曾,就是為人民舒怨氣,為國家斷禍根,為民族清毒瘤,中國老百姓等待這一天太久了!

拿下江曾,給中國的貪污腐敗集團以毀滅性的打擊,並依法清算他們的滔天罪行,讓他們再不敢貪,不敢腐,不敢反,不敢搞暗殺,不敢妄想著捲土重來、東山再起!這樣民眾開心,官場清正,國家有望,社會和諧,同時習主席會更加贏得民心和掌聲。

當然,江的狗頭軍師曾慶紅曾為江出謀劃策,與江一起壞事做盡,也是該得報應的時候。這兩人利用公權力所貪的財產,絕對比中國的任何大貪都多。我們拭目以待吧!

習主席,在你和同道們的努力下,人們驚喜的看到,社會已到了一個大變革的時期,但中國的腐敗勢力經過二十多年的經營,盤根錯節,決不甘心束手就擒,要最後清繳,必須斬草除根,以絕後患,今冬明春拿下虎王江曾,並清算其罪行,勢在必行,合天理順民心!中國民眾正翹首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二)設置特別法庭,給法輪功一個公道的「說法」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常言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家有家規,黨有黨紀,國有國法。若無規無矩,則家不成家,黨不成黨,國不成國。你也常講黨員幹部要講「政治規矩」。

古代朝廷的規矩叫「王法」,現代政權的規矩稱「憲法」和「法律」。

毛澤東時代「無法無天」,所以領袖的話就是最高指示,就是「法」,領袖就是天。毛以「鬥爭」的方式管理國家,結果斗來斗去,斗亂了國家,斗亂了家庭,斗亂了人心,弄得冤假錯案成堆。連幫他出生入死打江山的老革命都被斗倒斗臭,習主席你在少年時就深受其害。

鄧小平上臺後,親歷國無「法」的苦痛,開始制定法律,以防「文革」再現。而到了江澤民時期,雖有法可依,但他根本不把國家法律當回事,因他是個沒有政治理想的弄權小人。江以權代法,徇私枉法,甚至將法律變成打壓民眾的工具,並違憲制定了若干為腐敗集團維穩的惡法。

江執政十年,胡溫時期又做了十年的「太上皇」,因其以權代法,因私枉法,又不知造成了多少的冤假錯案,特別是他凌駕法律之上,打壓善良的法輪功信眾,欠下了驚天的血債,是留給習主席你最大的政治負資產。

習主席,自你上臺後,提出「依憲治國」,「依法治國」。我很贊同你的治國方略,普通民眾也歡迎。但「依憲治國」、「依法治國」不僅僅是一個口號、一句空話,更重要的是要落到實處。

人們也看到,你主政後,對公檢法司系統作了一系列改革。如廢止了飽受詬病的勞教制度,實施「有案必立,有理必受」和「終身追責制」,並增設了六個巡迴法庭,平反了二十多起重大刑事冤假錯案,併進行國家賠償……我想這些都說明你提出的「依憲治國」,「依法治國」決不是一句空泛的口號,而是實實在在地在推動,在落實,在撥亂反正。

據外媒報導,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至今,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訴狀,狀告江澤民對他們滅絕人性的迫害。

現在「兩高」雖收到這些訴狀,但並沒有實質性的行動,倒是有不少地方的警察反倒對訴江的民眾進行搔擾、綁架甚至判刑。這些警察在「六一零」的協迫下,還是以江時期的維穩思維來行事,我不知道你們高層將怎麼對待這件大事。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問:紀清,你是紅三代,你為什麼幫法輪功說話?我告訴你:我不是想為誰說話,我是出於公道說話!一個政權的建立,都是為了人民的安居樂業,為了社會的公平公正,不能因人的信仰不同而樹一些假想的敵人,去折騰,去鬥爭,去打擊,去消滅。

就我瞭解,法輪功是個有高尚道德修養的群體,把他們比作「濁世清蓮」也不為過。據公安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取締法輪功之前的調查,全國有七千萬法輪功信眾,加上國外的,一共有一億多人,他們信仰「真善忍」,並身體力行,知行合一!

什麼是真?據法輪功學員解釋就是為人真誠,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什麼是善?善就是佛門所說的慈悲,就是心存善心,與人為善;忍有兩層意思,一是寬容人理解人,一是堅忍有毅力。真誠、善良、寬容、堅忍,這不是我們做人所需要的美好品質嗎?這有什麼錯嗎?

我和法輪功學員相處相交,發現他們既正氣又陽光,充滿正能量,這樣的人不是越多越好嗎?哪會是江澤民所信口開河的「邪教」?如果「真善忍」是邪教,那江澤民假大空的「三個代表」就是正教了?沒天理了吧?

在一個錢權當道,道德希缺的年代,法輪功無疑是我們中華民族道德回升的希望。這樣的群體,才是我們這個社會穩定的基石,也是習主席打造善政的群眾基礎。任何一個政權都應該呵護和褒揚這個群體,而不是打壓這個群體,把他推到對立面。

有人說江澤民打壓法輪功是蠢人辦蠢事。江沒有政治智慧,沒有做人胸襟,沒有道德底線,沒有社會責任感和歷史責任感,是個政治投機分子、有學歷沒品性的利慾小人。一個政權讓這種人主掌,是政權之恥,也是國家和民族之恥!鄧小平當年選這種人做接班人,大錯特錯!

在江打擊法輪功之前,喬石曾代表全國人大進行半年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有為數眾多的老幹部,他們經過戰爭年代,負過傷,經過練法輪功,有很好的效果,為國家節約了數目可觀的醫藥費;普通民眾,多數沒有醫保,練法輪功強身健體。有何不好?江打壓法輪功,除了人們認為的他擔心大權旁落的恐懼,拿善良團體開刀立威的姦險,同時也想以此教訓一下從骨子裡瞧不起江澤民的眾多「離心離德」的老幹部。

江澤民在決定打壓法輪功時,當時政治局常委中,朱鎔基、胡錦濤、李瑞環、尉健行,投了反對票,李鵬、李嵐清棄權,都不希望把一個群眾性的煉功團體作為敵對勢力去打壓,朱鎔基、李瑞環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發言勸江不要鎮壓法輪功。

據法輪功學員講,當時為勸說江不打壓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他寫的信都裝了幾筐;他的夫人王冶平和孫子江志成也是法輪功學員,不讚同江去打壓;在一次國際峰會上,美國總統克林頓警告他,說他「惹大麻煩」了。但江要一意孤行,併發瘋式的把打壓提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

一九九九年五月法輪功的萬人上訪事件,本身只是一件由於受到多次不公正對待後的群體上訪事件,訴求很簡單,過程很平靜,時任總理朱鎔基已妥善處理好,可江硬是上升為與其叫板的反黨反政府事件,從而引發了江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

江澤民動用國家資源和力量來非法打壓法輪功十七年,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指令下,抹黑、栽贓、綁架、酷刑、性侵、活摘……上百種殘酷下流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虐殺了多少可貴的生命!致傷致殘致瘋多少人!又毀壞了多少美滿家庭!把多少黨政幹部推進了集體犯罪的深淵!

江澤民殘酷打壓法輪功,欺壓的是善良,破壞的是穩定,侵害的是人權,踐踏的是法律,摧毀的是道義,張揚的是邪惡,灑下的是民怨,打散的是人心!

江澤民對法輪功信眾犯下的損害名譽罪、反人類罪、酷刑罪、滅絕群體罪一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清算,這也是考驗「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試金石。

習主席,如果你對這件事保持沉默,剛無疑於對邪惡的縱容,正中江澤民的下懷,江留下的巨大的政治包袱就會讓你背上,那你如何帶領你的領導團隊輕裝前行?江打壓法輪功,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之事已世界知曉,已到非解決不可的時候。你解決的好,就贏得民意和掌聲;如果你遲疑不決,錯過時機,就會壞了大事。歷史已把你推到風口浪尖,是你再顯身手的時候!

抓捕和審判江澤民,徹底的切除民族毒瘤,以法輪功案為突破口,也是拿下終極虎天時地利人和的好契機。機不可失!

習近平主席,請你站在正義的立場上,拿出你主政和反貪的果敢,從現在起開始籌劃和組建中國特別法庭,依法抓捕和審判江澤民,還上億良善者一個公道。並徹底清算江澤民迫害人權的滔天罪行,開啟中國「依法治國」,「依法執政」的新局面。

江自稱是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而我認為他是紅色政權的拆臺人。他讓曾慶紅、薄熙來等人拆了黨政的臺,周永康、李東生之流拆法治的臺,郭伯雄、徐才厚一夥拆了軍隊的臺……這些人也是江打壓法輪功的主要執行者。中國經濟也讓以他們為代表的權貴集團和黑社會團夥所壟斷所瓜分。普通民眾在紅黑兩道的夾縫中艱難生存。江重用的是惡人,張揚的是姦邪,禍亂的是國家,傷害的是人民。江是人權惡棍,也是國家和民族的罪人。

不清算江澤民,天理不容!

尊敬的習主席,我非常讚賞你的一段講話:「未來中國,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真正的危機不是金融危機,而是道德與信仰危機。誰的福報越多,誰的能量越大。與智者為伍,與良善者同行,心懷蒼生,大愛無疆。」

讓我們再次重溫你的這段話,來鼓勵前進中的民眾吧!希望中國社會有正知、正念、正能量的人越來越多,智者和良善者的隊伍越來越大!

(三)拆除血腥平臺,給中華民族一個美好未來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作為紅色革命的後代,我從未否定過我們的先輩們參加革命的美好願望和動機,如「解放全中國」、「為人民謀福利」等,並且讀書時一直受「革命傳統」教育。但在嚴酷的現實面前,我並不相信共產主義,對共產黨創立的紅色政權有一種本能的疏離感和畏懼感。

讀小學和初中時,老師就給我講,說我們現階段是社會主義時期,要「按勞分配」,等實現了共產主義,物質豐富了,那時人們高度覺悟了,就實行「按需分配」。那時我就懷疑:如果有人很有權或很強勢,他貪得無厭怎麼辦?如何才能有高度覺悟?

那時階級鬥爭天天講,連小學生也要相互揭發,還要陪著大人開批鬥會。小學一年級時,我就被八歲的同學錯指偷了生產隊的南瓜,受到老師批評,要求老實交待,嚇得不敢上學。當然那時對少兒的傷害,你比我更有體驗,更刻骨銘心。

記得那時我們小隊有一個「反動老頭」,他七十多了,給我們拆解「毛」字是「反手為毛」。我四十歲時才明白老人講的有理,是個能看清毛的智慧的老者。毛澤東把馬列理論用於中國的種種實踐確實是反傳統、反人性、反社會的。

古代新皇即位大赦天下,毛即位大殺天下;古時土地私有,毛時財產公有;古時講善惡分明,毛時講階級鬥爭;古時講安居樂業,毛時講大亂大治……他號召人民學雷鋒,他卻學暴君秦始皇……現在人們都明白,私有就是民有,公有就是官有。民有人民才能安定,而公有是腐敗的根源。

鄧上臺後雖然結束了血腥的階級鬥爭,但貪污腐敗像病毒一樣在黨內蔓延,至江時期,他帶領他的一大班官僚直接向腐敗的廣度和深度進發,使官場全面腐敗沉淪,唯利是圖,與民奪利,官民勢同水火,整個社會達到崩潰的邊緣。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當以蘇聯為代表的共產黨政權紛紛倒臺時,充滿著謊言和血腥的國際共產主義實踐已宣告徹底失敗。中共的政權雖在,人們卻不相信共產主義了。對權錢色的無邊慾望就成了中共官員們的信仰。當然在政權出現危機時,也要大開殺戒。

中共奪取政權後,完全背離了為人民謀福利的初衷,不是窮折騰就是大腐敗。我發現中共的整個執政史,就是就是一部消滅中國精英的歷史,一部毀滅傳統文化的歷史,一部破壞生態環境的歷史……好似為毀滅中國而來。

如中共鎮壓地富,消滅中國的農民精英;鎮壓資本家,消滅中國的工商精英;反擊「右派」,消滅中國的知識精英;發動「文革」,消滅中共的黨內精英;鎮壓「六四」學生,消滅中國的未來精英;鎮壓法輪功,消滅中國的道德精英。而推行馬列主義、毛思想、鄧理論、江代表;搞文化革命和強制洗腦,變異的是人心,毀滅的是傳統文化、中華文明和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知。並在亂折騰和無節制的攫取自然資源的過程中,將中國的自然環境破壞殆盡。

一個政權,在和平時期奪去八千萬人的生命,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去的人口數目的總和,這還不包括實行滅絕式的計畫生育政策時,殘忍打下胎兒的數目。絕對的恐怖絕對的血腥,罪孽沈重。

可以說中共這個平臺,是個血腥的平臺,是個腐敗的平臺,也是個畏光的平臺。直到今天,當全人類都在共享網際網路的成果時,我國的網際網路還防火牆高筑,一個強大而光明正大的政黨需要這麼做嗎?

據中共體制內的專家辛子陵披露: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央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連官員都不自信了,民心豈能不散?

如今世界各國將馬列棄如敝履,將共產運動視如納粹,我們何必撿人破爛供之於神壇?

一個政黨嚴重滯後於時代,與世界文明格格不入,又沒有實際而打動人心的政治理想,是不能凝聚人心的。在一個腐朽而充滿了負能量的平台上,注定不能施展手腳,中國社會的大變革也只能是夜半清夢了。

現在習主席稱反腐取得了壓倒性勝利,這是人心所向,也是良好的開端,祝賀你成功!但你也要想想,現在首虎沒拿下,整個中共平臺現在就是藏污納垢之處,要想取得反腐的完全勝利,就要將這個滋生腐敗的平臺拆除並清掃。

六年前,我也寫文希望時任主席胡錦濤結束中共,重組為民謀利的新黨。今天,我再呼籲希望習近平主席能審時度勢,清醒的認識中共,重創平臺,不要抱殘守缺。只有這樣,才能不忘初心,變革社會,權為民用,利為民謀。

習主席,你在去年六月份的一次講話中談了,現在已到了「亡黨毀國」的時刻。但從歷史和民族的高度考慮,其實亡黨有功,功在千秋;毀國有罪,罪在不赦!只有亡了這個腐敗的黨國家才能復興。

想起孫中山先生的那句話——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希望習主席帶領自己領導團隊,在一個嶄新的平台上,改革體制,依憲治國,依法執政,讓民眾有自由有信仰有道德,讓社會有公平有正義有希望,實現我們先輩們的美好願望,開創中華民族的美好未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