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守不住的底线(二)(图)

2017-12-05 11:00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12月5日讯】(接前文

外储枯竭:金融核心崩解

中国金融系统是外汇主导、体制管控、内外半通的模式,管控整个整个经济。中国金融系统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对外金融(外汇/外储)是基础部分,国内金融(债股楼)决定经济模式,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具体操作部分,涉及到经济的方方面面。

外储系统是中国经济金融的基础和核心部分。中国经济所有的运作,都可以归结到金融系统对中国经济的掌控,所有金融最终归结为外汇,中国外汇都归结为中国的外储制度。

中国外储制度是中国独有的大国管制经济模式,也是中国经济的核心。没有外储制度,中国的外汇早已跑光。失去外汇,中国整体将陷入饥饿,高铁、汽车、工业生产设备、家电、电脑手机等各种产品,基本瘫痪或者消失。

在根本功能上,外储系统在美欧日权贵集团的支持下,由中国权贵操刀,把中国经济改造成洗钱和提款机,对各国权贵集团进行大规模利益输送。中国经济奇迹只是在外储制度下,权贵主导支持的超级泡沫,提高洗钱和提款速度,加速实现对权贵集团的大规模利益转移。

川普上任后,美国权贵集团的利益系统被打破,对中国的支持停滞,并反过来要求中国支持美国,导致中国外汇加速枯竭。中国体制后知后觉,提出“守住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做垂死挣扎。但是由于外储根本由美国决定,甚至直接由川普决定,中国体制无论怎样挣扎,都挡不住外储加速流失。

外储功能与中国奇迹

外储制度是内在自我矛盾的制度。外储制度主要包括两个关键要素:外汇和管制。外汇代表对外,以国际市场经济为导向;管制对内,支持国内计划经济。

美国权贵是外储制度的基本支持力量。作为大国经济的基本制度,由于外汇和管制两个部分本身水火不容,意味着外储制度无法独立维持。只有更大的外部力量支持,与中国体制里应外合,才能维持系统的存在和运转。中国外储制度能存在,根基上由美国权贵阶层支持,具体操作上由中国权贵阶层实施。

通过里应外合,中国外储制度在过去二十多年得以良好运行,并且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奇迹。外储制度的作用是,把规模巨大的经济增长,转换为规模巨大金融利益。在转换操作的过程中,美国和中国权贵阶层实施超大规模的资金收割。欧洲日韩等国家的权贵,也为其贡献力量,并从中分利。

外储制度的内在矛盾性,又是权贵进行经济和金融转换的根本着力点。

中国对外宣称的巨额外汇储备到底够不够用?
中国对外宣称的巨额外汇储备到底够不够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判断外储制度的内在矛盾性,只需要看两个简单数字,3万亿美元,165万亿人民币。当前,中国名义外储是3万亿美元,人民币M2是165万亿。按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6.6计,165万亿人民币合25万亿美元。

这两个数字反映出中国外储制度的根本作用,以及对权贵的必要性:

1、如果中国经济采取完全市场经济模式,即实施自由换汇,权贵得不到换汇的特权,对权贵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美国权贵不会大力支持中国经济,巨大的资金也不会流入中国。

尤其当前面临很少外储和巨大人民币总量的矛盾,意味着外储能快速清空。人民币总量折合25万亿美元,只需要其中不到八分之一,即可换光外储。或者说,只需要20万亿人民币,就可以换光所有外储。

目前,已经不少人意识到中国外储接近枯竭,迫切把手中的人民币换成美元。一旦人民币与美元可以自由兑换,按照资金逃离中国的迫切性,少则一天,多则一个月,中国所有名义外储都将被换光。紧接着,中国经济破产,几乎所有经济活动瘫痪。

为了应对挤兑,外管局会对人民币实施大规模紧急贬值。考虑到当前的外储只是名义外储,真正外汇现金所剩无几,外管局不会向市场投放美元,而由民间相互兑换。如果这样的情况实行,人民币将急剧贬值,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第一个目标将轻易超过1:100。

无论出现挤兑,还是人民币大规模贬值,权贵利益都受损最大。因为权贵利益巨大,船大难掉头。在自由市场经济中,一旦出现风吹草动,中小散户会疯狂行动,抢在权贵之前,在人民币还有一点价值时,把大部分甚至所有外汇换光,权贵手里剩余的人民币沦为废纸。

2、如果中国采取与外界隔离的完全外汇管制模式,人民币兑美元则一文不值 。如果外汇完全管制,等于中国与世界经济完全隔离,孤立于世界经济之外。世界会直接否认中国经济的真实性,外资也不会进入中国。没有外部企业参与,没有民众投入到中国,就不可能形成洗钱系统,国际权贵集团也不可能参与。在没有国际参与的情况下,中国朝着原始经济的方向退化,人民币毫无价值。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只有来自苏联的老旧落后工厂在运营,超过90%的人口生活在农业经济/自然小手工经济状态,即是中国管制经济的真实经济模式。如果中国被迫再度闭关锁国,连落后的自然经济都无法维持。

从这两个模式分析可以看出,采取任何单一模式,即使按照最理想的静态计算方式,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经济奇迹也将瞬间破灭。2015年,中国GDP为近75万亿元人民币。按照美元兑人民币为6.6,中国GDP折合美元超过11万亿美元,是世界GDP排名第二的国家。一旦人民币贬值,当美元兑人民币达到100,中国总GDP降至不到0.75万亿美元,排在2.58亿人口的落后国家印尼之后,1700万人口的荷兰之前。当14亿人口的GDP只与不到中国人口1.5%的荷兰GDP相当,只能说中国经济奇迹破灭。

只有通过外储制度,中国才能维持当前的“经济奇迹”。在外储制度下,中国对外宣称自己是市场经济,通过3万亿美元的外储摆出大财主的姿态。世界都看到中国有钱,相信中国的实力,不关注中国超乎现实的人民币M2,以及规模超大的真实外债。实际情况是,中国对内卡住各类资金换汇行为,防止资金大规模外流,以维持住外储规模。投资到中国的企业和基金,想把资金退出中国困难到几乎不可能,等于中国事实赖账。只有通过外储制度的赖账方法,才能防止中国一夜之间从大财主变成破产户。

稍微有点金融常识的人,根本不需要亲历无法换汇离境的困局,就能轻易判定中国外储问题。对比3万亿美元外储和165万亿人民币M2,即了然中国金融的巨大泡沫,即事实上的庞氏骗局。外储制度不能改变这个现实,只能掩盖现实,尽可能多从外部吸纳资金,拖延庞氏骗局骗局败露的时间。对于稍微有点金融常识和生活常识的人,绝不能等到庞氏骗局的骗局败露后才考虑逃离,必须提前行动,尽早跳船。

西方政府和学术机构,哪怕有一点点对本国经济负责的意识,都会积极提醒本国国民,中国经济金融的庞氏骗局问题。西方政府尤其应该提醒本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停止到中国投资。更重要的是,应该趁中国仍有外汇,积极从中国撤资。西方政府还应该通过金融监管的方式,强制防止金融业为了眼前利益和中介利益,把本国民众的血汗钱投入到中国的庞氏骗局骗局中,以避免在庞氏骗局骗局破灭后,本国经济金融遭受重大损失。

事实表明,没有一个西方大国政府、金融系统、学术机构明确指出中国的外储问题,中国经济金融的庞氏骗局现状。反之,美欧各大国从政府、金融机构、教育学术机构到主流媒体,都积极宣扬中国经济增长,国力日益强大,支持中国泡沫吹得更大。

欧美日权贵阶层的态度,决定西方对中国的态度。西方应有态度和实际态度的反差,说明外储制度的存在很受美欧日权贵阶层支持。如此简单的问题,明显不是欧美日权贵知识不足,不明真相,而是恰恰相反,美欧权贵很清楚,只是他们不戳破,因为于他们有利。

现实世界可以证实上述猜测。根据历史进程,美欧日权贵置本国经济利益而不顾,积极支持中国泡沫,进而演化为庞氏骗局。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体制经济面临生死存亡,美国权贵支持中国体制起死回生。其时,中国给克林顿夫妇大笔的非法政治献金,克林顿联络两党权贵,操作取消对中国的制裁,支持中国加入WTO,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通过支持中国经济增长,让中国从独裁国家,转变为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国家。那么今天,众所周知,克林顿开启的全球化模式,是后来美国制造业陷入衰败的罪魁祸首,而中国在此期间血汗工厂发展迅速。

进入21世纪,在中国金融改革后,美国权贵开始全面支持中国。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央企在香港上市。上市过程中,美国金融机构占大量份额,之后从中获利数千亿美元。自此美国权贵不再提改革中国,而是强调中国经济增长论,进而鼓吹中国经济奇迹论,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进一步提出中国称霸论。这些论调不断加强,逐渐成为世界舆论的主流,西方对中国的投资翻倍增长。美国权贵集团开始利用中国的外储制度,进行大规模金融洗劫,把财富集中到自己手里。

美国权贵从中国获利越多,对中国的支持力度越强。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世界看到美国的没落,中国的崛起。奥巴马上任后,美联储疯狂印钞,奥巴马通过各种法律和总统令,把更多制造业赶出美国。金融和实业资金在流出美国后,大部分进入中国。中国作为中转站,以金融业权钱交换的洗钱模式,换手为美国权贵的收益。美国权贵将资金留在中国,或者转到加勒比等逃避监管的资金天堂。中国金融系统的泡沫越大,美国权贵的金融收益越丰厚,美国权贵集团更加卖力鼓吹中国奇迹。

德日权贵则通过实体经济从中国市场渔利。德国大众作为德国权贵的代表,从1980年代开始即与中国体制结盟,获得丰厚的利益。BBA在中国市场的疯狂增长,代表德国权贵开拓中国市场,进而依赖中国市场的状态。日韩大企业除了开拓中国市场直接渔利外,还在中国直接设厂生产,进而出口到美国,实现日本长期倡导的“雁行经济”模式,压低日韩对美国的真实顺差。中国人在世界范围疯狂采购奢侈品,实现对欧洲权贵的巨大利益输送。得到中国的利益输送后,美欧日权贵操控巨大的金融、教育和传媒机器,不断鼓吹中国奇迹,中国是全世界最充满希望的国家。

权贵的利益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通过金融系统的洗钱机制转移而来。进入中国的资金,绝大部分是各国人民的储蓄资金,以及中小企业的资金。经过中国经济的洗钱机制,变成各国权贵的收益。当权贵通过外储机制,将大量美元换走后,留给各国中小企业和民众的,都只是表面上漂亮的外储数字,仅仅数字而已。

随着中国金融泡沫日益庞大,越来越多人看到风险。其中最直接的风险是,进入中国的资金日益减少,越来越多资金不断换购美元离开中国。这个趋势从2014下半年开始,中国外储不断减少。在中国维持大量名义外贸盈余的情况下,外储从2014年中期的接近4万亿美元,不断降低到现在的约3万亿美元。如果中国是自由兑换制度,只要出现这样的苗头,会有很多资金选择离开,迅速形成羊群效应,中国外储被快速清空,在两三年前。

2015年笔者曾提出,随着外汇日趋紧张,外汇将以“按强分配”的方式,让领导先走。外储制度作为外汇管制方式,主要保障权贵利益。随着外汇加速出逃,中国体制对民间换汇的打击日益严厉。当较大规模资金想离开中国时,必须跟中国外管局申请,由外管局决定能否兑换。在外储机制下,大多数民众和中小企业的资金即使申请也换不到。其中,政治力量最弱、进入中国最深入的港资和台资,最难将资金转移出境。外汇日益紧缺,日本和德国企业也越来越难。同时,美国权贵直接掌控中国经济命运,提款权得到充分保障。美国金融机构不断通过金融市场操作,持续大规模获利和兑现利润。

中国外汇越紧张,美国权贵越鼓吹中国经济奇迹,以掘得最后一桶金。由于美国权贵利益过于庞大,无法快速出清所有利益,需要鼓动更多资金进入中国接盘。08年次贷危机总爆发前,各金融机构和评级机构异口同声强调并大张旗鼓宣传,次级贷款极其安全。不是他们自己相信次贷安全,而是希望别人相信,这样才好为金融机构手里规模巨大的次贷接盘。同样道理,随着中国外储日益减少,美国权贵越极力操控金融机构、教育机构以及主流媒体,更积极鼓吹中国经济增长和奇迹,引诱民众进场接盘。(未完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7年12月3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