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2018中国经济展望(上)(图)

2018-01-04 00:42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1月4日讯】2018年,中国经济将以迅猛之势全面爆破。各经济领域连锁爆破并相互增强,相关环节包括银行资金链断裂、房地产塌方式崩盘、地方政府破产、实体经济末日、央企国企自生自灭以及大通胀等,大势已定。经济爆破后,中国面目全非。

首先,银行系统的破产危机是中国金融危机的核心问题。2017年5到6月份,我撰写《中国系统性危机》和《中国银行业资金链断裂》,分析中国金融系统的破产问题。7月,中央体制提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试图保住金融系统,但首鼠两端的拖延后,金融系统的全面破产已经无法挽回。2017年底,中央进一步强调整顿金融系统,再提出“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严控各类贷款,打破刚性兑付。但央行继续滴灌式印钞,显然银行系统惯性无法解决,金融形势完全失控。

2017年底,多数股份制银行发现大难临头。近年理财产品疯狂扩张,成为银行系统贷款转换的关键盈利环节。随着银行紧缩,多类银行理财产品实质违约。由于银行严格控制,相应消息被封锁,民众意识不到风险,银行得以继续拖延。不过,在中央提出打破刚性兑付后,银行终于无法承受。地方为主的股份制银行联名上书中央,痛陈打破刚兑政策的恐怖,将在2018年将对股份制银行造成的灾难性(破产)后果。面对银行绝望的挑战,中央无动于衷。

中国的金融风险早已危如累卵、险象环生
中国内地的金融风险早已危如累卵、险象环生…(图片来源:Fotolia)

2018年,伴随民间借贷的突发性爆破,银行系统将连锁式破产。在过去数年,大量银行存贷款转为民间借贷,以获得更高收益。在资金较宽裕时,民间借贷崩盘的影响不大,比如泛亚和e租宝骗局曝光后,未受害民众继续豪赌,积极参与其他高利贷项目。当经济形势恶化引发民众心理变化,民间借贷开始呈现连锁爆破模式。比如12月下旬,南京钱宝借贷平台崩盘,导致民众两天内挤兑南京其他高利贷平台,引发南京民间借贷平台全面崩盘,充分说明民间借贷爆破的突然性和全面性。2018年,随着民间借贷的连锁式爆破引发银行业资金链大规模断裂,反过来再加剧理财和民间借贷爆破,进而导致银行系统连锁破产。

银行业的爆破式破产,更多来自于其他环节的压力。高利贷爆破像雷管,引爆银行业自身背负的炸药包。国企债务接近100万亿,国家要求企业实施债转股,遭到主要债主银行的全面抵制。如果银行不同意债转股,企业停止支付利息,更不可能还本,银行资金链断裂;如果银行通过债转股,企业亏损,银行仍然拿不到利息,银行资金链还是断裂。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各种类型贷款、各类直接和变相房贷、上市公司的股票抵押贷款等各种贷款,实质上都是无法偿付本息的坏账。随着打破刚兑和民间高利贷全面爆破,银行最后的收入来源枯竭,只能爆破。

其次,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2017年7月,我在《中国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一文中,对崩盘的原因和崩盘过程模式有过系统分析,其中崩盘的关键原因包括实体经济末日、金融紧缩以及紧急推出房地产税。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因素一一得到证实。尤其12月份,房地产税开征得到确认,框架原则明确,相关部门已经做足准备,随时开征。

房地产崩盘的过程完全按照我在《中国房地产塌方式大崩盘》中所分析的演化。房地产崩盘从一线城市开始,再蔓延到二三四五线城市。京沪处于政治和经济的中心位置,消息敏感,反应迅速,成为率先下跌的区域,环京和环沪区域经济基础脆弱,崩盘效果最为显著。11月份,环京区域价格暴跌后二手房成交量仅为400多套,上海巨量二手房抛盘疯狂涌出而无人理会,而深圳的问题不仅是没人买房,而是没人看房,更是压根没人,只有贪婪的房多尤其是房东还沉醉在幻想中。

二线城市以南京的戏剧化崩盘表现出来。二线城市中,武汉、成都作为落后地区在承接一线城市的资金和人员后,企图利用低价优势激发一波房地产热潮,由于地盘过大加上实力不济,仅能维持表面价格。随后,武汉成都西安如同深圳一样,进入默默崩盘模式。杭州作为实力很强的二线城市,一度以拆迁迫使房价上涨,但很快偃旗息鼓重回降价通道。南京综合北上深功能,在二线城市中地位最重要,综合实力最强,其他二线城市沉寂时,南京爆出上万人排队验资疯抢3000多套新楼盘的消息,引爆全国房多的信心。可惜好景不长,12月底南京钱宝网平台一夕崩盘,并快速引发其他融资平台崩盘,引出大量二手盘低价抛售。南京戏剧化地实例展示出,什么是金融紧缩后的房地产塌方式崩盘。二三四五线城市中,潜伏着各种民间融资平台,南京只是个案,未来会有更多城市的融资平台跟随起爆,引发房地产塌方式崩盘。人人都把自己当根葱,看别人是韭菜,其实都是庄家的韭菜。

2018年,房地产税将以最后一击的姿态全面打垮房地产。12月,关键部门发布信息,房地产税经过攻坚战势在必行。由于经济形势急剧恶化,地方政府入不敷出,攻坚战很快会变成共同需要。根据中央的态度,房地产税可能在1-1.5%之间,由地方灵活掌握,全国各地人民等着“喜迎”房地产税。至于妄想把房地产税转嫁给租客并且指望房地产税延迟推出的房多,届时会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一厢情愿。

第三,地方政府破产。我在《论地方政府的倒掉》中对地方政府破产有过系统分析。随着银行系统资金链断裂,接着房地产崩盘,地方政府破产顺理成章。19大后中央正式关注地方债务,严控对地方政府的金融操作。12月,相关部门和体制经济学家正式提出,考虑让地方政府财政破产。 这种表态说明,中央决心甩包袱,地方政府破产已经摆上日程。

2018年,地方政府全面破产重组,政府大规模裁员。除《论地方政府的倒掉》所分析的内容之外,地方政府破产着重注意三个要素,破产三要素包括银行资金链断裂、房地产崩盘和地方政府债务。三要素相互影响,相互加强。资金链断裂是破产的根本原因,房地产和债务是直接原因,房地产和债务反过来加剧资金链断裂,银行更无力支持地方政府。面对三要素死局,中央通过房地产税、资源税和自主发债,给地方政府一条出路。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出路,即使地方政府没有全军覆没,也只有极少数突围成功,剩下的必然破产,必须大量裁员分流,卡紧或者卡断社保医保,严重依靠地方体制生存的群体将走投无路。

第四,实体经济末日。实体经济是庞大的系统,是支持宏观经济运转的基础。我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一书中,全面分析和系统论述实体经济末日的原因、经过以及结果。在现实中,实体走向末日的过程与我分析和预测的完全吻合。

2017年,随着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国经济开始全面崩盘。实体走向末日主要包括两方面: 一方面,金融房地产过度膨胀,不断压垮实体企业,诱导实体资金进入股市、房地产、高利贷和虚拟技术投资,也榨干民众手中的现金;另一方面,营改增、供给侧和环保风暴等措施的实施,全面打压私企,给央企国企腾出生存空间。在实体经济基本被榨干的背景下,银行信贷扩张模式难以为继。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中国只能不断卡紧信贷,进一步压缩实体经济的生存空间,实体掀起最后一波倒闭潮。

2018年,实体经济末日终结。在国外,川普(特朗普)减税2018年生效,极大改变了世界资金流向和经济格局。川普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取消对中国的贸易优惠措施,并开始对中国实施步步紧缩式的全面制裁,以求中美贸易平衡。欧洲各国为自保,也将对中国采取越来越多的贸易制裁。在国内,环保风暴持续加强,企业各类税负大幅增加,生产成本暴涨,而国内市场需求枯竭。而且,随着银行资金链断裂,房地产崩盘和地方政府破产,铁公基和房地产大规模停工,建筑、汽车两大支柱产业遭重创。另外,随着外企大溃败,每一个大型外企停运搬迁都导致其上下游产业链解体,进而波及周边产业,本土配套企业随之倒闭。经过外部和内部经济的双重淘汰,能生存下来的实体屈指可数。(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2018年1月1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