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让你真正了解国民党(下)(图)

2018-01-20 09:00 作者: 颜昌海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蒋介石一生无私为国,可惜迫于情势未能完成反攻大陆志业。图为台湾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雕像。
蒋介石一生无私为国,可惜迫于情势未能完成反攻大陆志业。图为台湾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雕像。(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蒋介石日记让你真正了解国民党(中)

坊间传说,中国大陆和台湾曾经长期通过密使联系,探讨统一问题。两岸之间究竟有没有密使?中苏交恶、中美缓和、中日建交,日记中的蒋介石如何看待这些外交上的重大冲击?这些传说,至少在日记中没有被证实。

相信国共两党的很多人是互相认得的,彼此有很深的交情。所以中间的来往是有的。但没有真正的密使。比如说有一位先生叫曹聚仁,他就讲曾经担任国共之间的密使等,传递消息,然后某年某月某日在日月潭跟蒋介石报告等等。按照他所提到的时间特别去翻蒋介石的日记,发现蒋介石在日记中只提到曹聚仁一次,称其为曹逆,逆就是叛逆的逆。如果蒋介石信任他就不会叫他曹逆。第二发现日期不对。他说在日月潭跟蒋介石报告,可是那天蒋介石根本人不在日月潭。

1949之后,中共就决定一面倒,投向苏联,要跟苏联结盟。双方也结盟了,但从1960年代中苏开始分裂,尤其到了文革期间中苏甚至发生了军事冲突。这个时候,台湾和苏联要双方联手、共同对付中共的故事过去一直有传言。日记开放以后,果然发现有个维克多・路易斯。路易斯是克格勃,以英国记者的身份来跟国民党联络。当时正好发生了珍宝岛事件,中苏交恶,苏联就想找中华民国一起联手对付中国大陆。维克多・路易斯1960年代曾经担任几家英国报纸驻莫斯科记者,真实身份是苏联克格勃间谍。他当时故意向西方记者透露机密,以便让西方报纸刊登对克里姆林宫有利的新闻,包括赫鲁晓夫下台、苏军即将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苏联宇航计划等。1969年,维克多・路易斯曾经“独家”披露苏联正考虑对中国的核设施发动攻击。维克多・路易斯同时向克格勃提供西方驻莫斯科记者的情况。维克多因此在台湾呆了10天,见了蒋经国,蒋经国当时是国防部长,就跟蒋介石报告了,所以蒋介石日记中有很多很多的细节的描述。这个事情一直在谈,讨论具体的合作方式。蒋经国最后还把这个事情交给当时的新闻局局长魏景蒙,因为蒋经国非常信任魏景蒙,认为是自己的人,就让他主管此事,魏景蒙就跟路易斯联系。牵扯的人还有很多,包括中华民国驻日本大使、驻墨西哥的大使、驻巴西大使,都亲自参与会谈。苏联派出的人也相当的多。这个事情一直到1969年、1970年和1971年都还在进行,但后来无疾而终。蒋介石到最后有很多的考量,他觉得苏联狡诈,不可信;第二是蒋介石说不愿做吴三桂。

中美在1970年代发展关系,尼克松、基辛格访华,甚至发表上海公报等。对于基辛格到中国大陆访问,后来尼克松访问,他都是密切关注的,觉得他们都是叛逆了,没有坚守反共的阵容。蒋介石日记中有很多非常详细的批评,但事实上也没有办法,自己只能在纸上埋怨。蒋介石在每一个战役,不管是军事战役还是政治战役,他都做很详细的计划和沙盘的推演。所以对于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席位保卫战,蒋介石日记都说得非常的详细,很精彩,也有一些想法,但后来当然是没有办法。在联合国保卫战中他还是发挥了作用,比如当时中华民国驻美大使是叶公超,在美国负责联合国的事情,但蒋介石又有第二管道,透过蒋经国和克莱恩,即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台湾的主任,这时蒋介石的参与都是相当大。到了中日断交,日本承认中国大陆并建交,以及尼克松访问中国的时候,蒋介石是非常的愤怒,可这个时候我想世界的大局走势是如此,他能做的也非常有限。

所以他一生都苦,尤其到了晚年他也非常的苦,因为到了1960年代以后冲击跟横逆是一个一个接着而来,对他来讲都是不顺。虽然这个时候台湾经济发展的非常蓬勃,可蒋介石更关心的还是能不能够反攻,还是中华民国能不能够重新回到中国大陆。但是很遗憾,就是在他走之前,他的日记都是只能够自我鼓励,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然后说主耶稣说必会赋予我以复国大任,一定会保佑我,事实上最后他还是走了。

蒋介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对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共产党到底怎么看?儒教理念、基督精神、三民主义,对蒋介石的为人处世有什么影响?蒋介石的日记揭示他心中的秘密。但他全部的日记有数千万字,看完几乎是很困难。真正看完的人极少。但看过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无私的人。

他生活非常简单。他的穿着和吃都是非常非常简单。他到了台湾之后一直都穿着一双轮胎底的旧皮鞋、旧的咔叽裤,他的衣服都非常老旧。他的一生奉献给革命。他总觉得他对不起总理。中国大陆在他手上失掉了,他要把她再拿回来。所以基本上他并不是为自己,他是想为国家民族。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本人的执着,他后来跟国民党里面一些派系处得不好,像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粤系张发奎等等。还有就是到台湾来之后,他当选第一任的总统,连任了第二任的总统,因为根据宪法是连选则连任一次。所以基本上到了第三任他不应该再连任了,可是他认为我要赎罪,大陆在我手上失掉了,我要带大家回到中国大陆,所以我必须再做第三任总统。他在经济上是放,但在政治上比较严厉,基本上就是1950和1960年代的所谓白色恐怖。这些,也是大家批评他的地方。他继续担任总统,外界可能说他有权力欲望,恋栈。他自己在日记中,他认为是责无旁贷。

蒋介石认为反攻大陆的最大障碍,一个是中国共产党,另外一个就是受制于整个台海的形势,和美国的态度。他其实在抗战的时候就经常阅读共产党的参考通讯,他还经常看马列的东西,毛泽东写的东西他也经常看,他觉得写得好的,甚至传给周围来看。他当时就经常自问,为什么妇女不相信我们?为什么大学教授要跟着他们走?为什么青年学生要跟着他们走?他经常自问。他有一次还写了问卷,让周围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他自己经常思考。他日记里面就讲,为什么共产党的组织力比我们强?为什么宣传力比我们强?为什么青年学生和妇女都愿意跟着他们走?可见他一直都想着这些事情。他有一次看到中共党组织的运作方案,他就说,他们很有效率,本党(国民党)若再不奋起直追,“将败亡也”。他认为共产党在组织效率跟动员上是很有效率的,但他也讨论过为什么最后没有办法走共产党这条路。他在日记中写道,共产党是讲阶级斗争,我们中国是讲“仁”,儒家讲仁。他说基督教讲“爱”。我们对人民如果能用仁爱来做,何必要用阶级斗争?为什么要仇恨?他认为共产党这套不足取,行不通,觉得我们中国自己儒家的仁爱以及基督的爱人爱民,他觉得这是他愿意选择走的路。

可以说蒋介石跟共产党斗争中失败,也是因为他有仁人之心。1945年他曾想把毛抓起来审判,最后他还是把毛放掉了。放掉之后毛出去讲的第一句话就是蒋介石是妇人之仁。蒋介石当然跟毛泽东是不一样的。他对儒家的信念,对三民主义的追求,以及最后成为基督徒,他经常谈到爱,人与人之间的爱。他认为爱是人类努力的很大的一个动力。

人们对蒋介石印象最深的有几点。一是觉得他是一位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他在任何的压力面前,内在和外在的压力面前都没有屈服,一直维持着中国的尊严、中国的统一。北伐,抗战,甚至于到台湾后美国多少次都说希望台湾的军队能够用美式,发美国人的薪水,穿美国人的衣服,他都不允许,宁愿让国军拿很少的钱,也不愿做美国人的附庸。第二,他是有理想。他对中国现代化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希望中国能够现代化,有尊严,中国能够统一,在世界上站起来。这是他一生的追求。虽然在追求的路程中他跟别人有不同的想法,但目标是一样的。他是真的希望看到中国的现代化,废除不平等条约,能够有尊严地站起来。第三,他在特别是维持中国的尊严、国家的统一上,他特别了不起。他认为在民族的大是大非上面,要有所坚持。自己再痛苦、困难,也要有所坚持。……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