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五个死对头(组图)



这张照片中的7个人中,5个人在后来都成为了江泽民的“死对头”。(网络图片)

海外的网络和媒体上曾疯传过一张“十四大”期间,江泽民与其他多个常委合影的照片。时过境迁,这张照片中的7个人中,5个人在后来都成为了江泽民的“死对头”,互相之间争斗不断。这张照片中,左起是胡锦涛、李瑞环、李鹏、江泽民、乔石、朱镕基、刘华清。其中也只有李鹏没有成为江泽民的死对头。

“十四大”期间,江泽民与其他多个常委合影的照片。
“十四大”期间,江泽民与其他多个常委合影的照片。(网络图片)

1997年逼乔石退休

乔石是江泽民的老上级,是江泽民深为嫉恨的人,也是江泽民的克星。1997年,中共召开十五大,为了让自己在中共政治局里为所欲为,江泽民非常想把乔石搞掉。江泽民、曾庆红知道乔石深孚众望,威望、资历、能力、民心都远在江之上,没有正常办法可以逼乔石离开政坛,只好在乔石比江泽民年纪大二岁这一点上做文章。江泽民、曾庆红与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密谋,针对乔石,提出了“政治局常委70岁退休”的政策。他们知道乔石为人正派,一定会服从组织。果然乔石光明磊落,答应退休,让“70岁”退休成为政治局常委的年纪红线,要求江泽民再任一届就把权力移交给胡锦涛。事实上,江泽民当时也已经71岁了,也该退休,但是曾庆红以江泽民是总书记,可以特殊为由赖在台上不下来。

政治局常委乔石、李瑞环和元老万里等人,在不同场合不约而同地公开了当年邓小平及政治局常委确立胡锦涛为第四代领导核心,政治局是有通过的,是合法的消息。显然,他们爆出这一内幕的目的,就是向党内昭示这一合法性,并说明任何企图推翻这个决议的做法,都是非法的。乔石在退休之前的一系列动作,使得江泽民只能在邓小平所建立的游戏规则下运转。

江泽民当时还有一块心病就是自己没摸过枪,军队里没有人脉,薄一波出主意说:党指挥枪,那政治局常委会里有军人就不合适了。老规矩该改的还是要改。从十五大开始,军人被挡在政治局常委会之外,这又为江泽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部门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但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对乔石等人公开他的继任者的作法异常嫉恨,所以是凡乔石推崇的,他就要打击,这是由极强的妒嫉心理决定的。

说起江的妒嫉心,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1992年9月,当时江泽民去浙江余姚市的“河姆渡遗址博物馆”参观,这个博物馆很有名,堪称7000年前的古动物王国。1982年,河姆渡遗址经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姆渡遗址博物馆”的招牌题词是由乔石写的,原因有二,一个是因为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乔石于1949年至1954年曾经在浙江工作过;另一个原因是乔石夫人是余姚人。但江还是要重新题字,博物馆虽然很为难,还是于1993年5月,借口博物馆整理后重新对外开放,把乔石的题词拿下来,挂上了江泽民的题字。

不要忽视人的这颗妒嫉心,它能小到制造事端,大到改变历史。江泽民在权力稳固后,就是因为,妒火中烧,不惜拿整个国家和全中国人的未来作赌注,干出了一件惊世骇俗,人神共愤的大恶事,此乃后话,先按下不表。

2002年“七上八下”诱李瑞环下台

由于70岁而退的规矩,到了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泽民也必须退下,但江想幕后继续掌权,政治局常委里的李瑞环是个障碍。李瑞环资历与江泽民一样,1989年之前威望还比江高,李的能力比江强、民望民心远胜江泽民。

江泽民在1987年能得到政治局委员身份是沾了李瑞环的光。李瑞环是木匠出身,1987年前后在政坛上就斐声中外,1987年中共13大要进政治局,但是中共大老们觉得他最年轻,只是天津的市委书记,如果他单独进入政治局,会显得太突出,所以就让北京的书记李锡铭、上海的书记江泽民和最大省份四川的书记杨汝岱都跟随李瑞环一起进入政治局。

如果中共十六大李瑞环还留在政治局常委里,那江泽民就不可能当慈禧太后,江的军师曾庆红也就无法操纵书记处和政治局常委会,因此又操纵年纪问题诱李瑞环下台。2002年时李瑞环68岁,不到江泽民、曾庆红在1997年搞出的“70岁”的大限,所以江、曾只好新搞个“七上八下”,67岁还可以新任一届政治局常委、68岁就必须退休。这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由来。

“七上八下”本来只是江泽民、曾庆红用来搞李瑞环的工具,最终却也成为了一个党内的政治规则。到了2007年中共十七大,曾庆红也是68岁,蓦然发现自己搬起的“七上八下”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必须在十七大退休。

1997年上海帮现象

“上海帮”是江泽民1989年上台后为维护个人统治拼凑起来的,以上海和江苏省干部为基础的地域性派别。这一派别具有明显的上海江浙人的特点,精明,讲实利。江泽民执政十三年,“上海帮”干部遍布中央地方各级党政机关,形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政治势力。

中共建政后,上海由于它作为中国工业中心和第一大城市的地位,重新在中共的权力运作和人事构成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上海市委书记常常在中共政治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文革时期,曾经在中共党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四人帮”又被人称为“上海帮”,因为其中三人──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都在上海长期工作过,而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三十年代曾经在混迹于上海演艺圈,也算是与上海有点儿关系。

第二次就是江泽民时代,像曾庆红、吴邦国、黄菊、陈良宇、陈至立等等,有人认为,江氏“上海帮”这个说法并不确切,因为中共高层中来自上海的干部并不一定就是同舟共济的“帮友”,比如上海出来的朱镕基就与江不是一路人,有的也并不一定都是缘于江泽民的直接提携。但是,凡上海帮成员都有各自与江的利益脉络有关,陈良宇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出生于1946年10月的陈良宇,在1984年3月任上海电器工业公司党委书记时,得知时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江的夫人王冶坪是他公司属下一个电器研究所的总务室副主任,陈觉得这正是巴结讨好江的绝好机会,顿时喜出望外,于是,便经常以“调查研究”为名到电器研究所,想法设法的和王套近乎,拉关系,在王的面前毕恭毕敬,一口一个“王阿姨”,并下令把王提升为总务室主任。这以后,他经常亲自到王家送这送那,跑里跑外,慇勤备至,关照不已。在得知王有病时,更是常去问候,并介绍当时最好的医生医治,亲自下厨房为王煎药。

当知道江的小儿子在上海一家工厂当工人时,便立即下令将他调到其母的电器研究所工作,随后又要所里出资让其到上海工人业余大学读书深造。这使王非常感激,为了报答陈的照顾,王在江回上海时,和江一起看望时任上海市长的汪道涵时特意提起陈良宇,汪道涵随后向上海市组织部打招呼,并于1985年1月将陈任命为上海市老干部局副局长,后又提升为上海市黄浦区区长。江任上海市委书记后,迅速将陈提拔为上海市副市长。江因六四被提最高领导后,更是将陈提为上海市长、上海市委书记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使得陈如火箭般快速上升而官运亨通,成为江最信任的干将和守护上海大本营的大管家。在中共十六大后,江已有意将陈作为江自己隔代接班人培养,以接替胡锦涛。但在2006年7月陈以腐败案件而落马,成为上海帮的重大折损。

胡锦涛朱镕基让江泽民极度记恨

胡锦涛和江泽民之间的争斗在胡锦涛掌权后达到白热化,胡也拿下了陈良宇等江派要员。薄熙来被拿下实质也是江、胡两人搏击的延续。

朱镕基在1999年起的远华案中,更是决意想要把当时的江泽民亲信、时任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拉下马,但最终在江泽民的阻挠下没有成行。朱镕基的心腹朱小华因此事被罗织罪名并入狱。朱镕基在2003年黯然离任。

远华案还涉及到了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刘是邓小平当年留下的监军。1999年10月1日,江泽民搞阅兵,传令不许军队退休老军头穿军装,但是刘华清和江泽民同穿军装,还上了天安门,令江很窝火。江也借远华案通过抓捕刘华清女儿刘超英,打掉了刘华清实权。刘家自此与江成为死对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