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校长必须有文化?(图)

2018-05-07 08:32 作者: 沉雁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5月7日讯】一天一夜最劲爆的刷屏就是校长念错字了,其实我对这事儿真还没多少兴趣去揶揄讽怼。中国文字洋洋浩瀚,无论多大的大师都不敢说自己能识完全部汉字汉词,我原先上大学遇到的老师也经常在课堂上露白,没有几个学生会当成一款可笑的臭料。但那毕竟是面对小众的讲台,老师教学工作繁重,很难排除百密一疏,不能简单因为念白了字就说老师没文化。

然而,如果不是面对小众而是面对大众,尤其是具有引领国民道德或宣讲国策大政的重要讲话,再尤其是一年甚至几十年才可能遇有的举世关注的重要讲话,事先有很多字不认识也没关系,但无论如何也要在讲话前热身彩练精益求精。这不是简单咬文爵字的问题,而是一种是否负责大众期盼的态度问题。埋头念稿已经很不雅观,如果还念得结结巴巴,如果还要将初级词汇念得错误百出,譬如,将谆谆教诲念成dundun,将乳臭未干念成乳chou,将莘莘学子念成jingjing,将鸿鹄念成鸿gao,如此错误连连的露白校长,这就不能用疏漏、瑕疵、失误、缺陷、小节等来轻描淡写了,而是一个校长为人为学为官的道德出了大问题。

看一个人是否有文化,大家都喜欢引用慕容雪村那四句很有诗情画意的定义表达,但在我看来没那么复杂玄乎,我认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文化就看他是否有道德,也就是心里是否装有爱。有文化=有道德=爱=人性+真理。这个道德模型告诉我们两点:(1)即便是不懂任何真理的文盲,只要他有人性,时时处处都能通情达理,他就是有文化的;(2)提升道德水平的唯一路径就是追求真理,换句话说,读书人如果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而为学为官,他就是反道德的,知识越多越缺德。

什么叫追求真理呢?就是不唯书不唯上只为实,不是实惠的实,而是实事求是的实。试问,中国当下知识分子有几个是在为追求真理而为学为官?除了少数几个被封号禁言之外,中国知识分子几乎是集体朝道德洼地狂奔。再回味一下张维迎教授振聋发聩的经典:“如果关闭学校,中国人民的知识水平也许会下降,但中国人民的道德水平一定会上升”。张教授这句经典完美诠释了何谓有文化,可想而知,中国的教育、教师、教授、校长对社会的道德崩溃做出的贡献是何等巨大。

一个没文化没道德的人最大表现是什么?最大表现就是无视他人感受而自以为是,既然无视他人,也就自然无视真相真知和真理了,又何须在乎念错几个字呢?说黑是白就是白,说鹿是马就是马,谁拿他怎么着?关键问题就是拿他没辙。如果言论自由可以抨击他,如果学校自治能弹劾他,如果校董自择能解聘他,保证,无论多骄横的校长也无论多生僻的怪字,他都会念对的。一旦没有制衡校长行为的治学规则,一切都取决于他的自我修为和对尊严二字的理解。

关于尊严,我写了两篇非常直白的文章,一篇是年前写的《尊严很贵,读懂很美》,另一篇是一周前写的《如果要脸,他还会做院士?》。两篇文章都是阐明什么是知识分子的尊严和道德,只有一个判别标准,你究竟是在为维护核心利益而工作,还是在为促进普世利益而努力?这是判别一个知识分子是否有文化是否有道德的分水岭和试金石。只要你的工作是服务于核心利益,啥也别说了,无论你什么冠冕堂皇的解释,你就是在干缺德事,你已经毫无尊严可言,更谈不上有文化了。简单说,你只要是在吃核心利益的饭,你必然就是为核心利益服务的奴才,位置做得越高越是不要脸越是没文化。如果将知识界的脸皮再细化一下,院士比教授不要脸,教授比副教不要脸,依此类推,当然最不要脸的就是校长及其以上的犬儒了。

一个一心为促进普世利益而奋斗的知识分子尤其校长,他的发言稿一定是忠实于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他一定是用自己的热血和热情写成战斗檄文,他一定不是埋头读稿而是激情四射地醍醐演说,他一定是中气十足地激扬文字而不是唯唯诺诺地念完组织审查的官文,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念错字呢?因为他心里装着他人、装着劳苦大众、装着杨改兰和冰花男,他就会不惜一切努力去救人性救真理救一国之重器,又岂能不救一字一词之读音?然而,不幸的是,这国的校长与其他地方的校长不一样,这国的校长任务三个个:一是管住教授不乱讲,二是管住教师不乱想,三是管住学生不乱动,总之,管住学校有风无风都不起浪的校长就是好校长。管住别人不乱,自己就可以乱了,这就是核心利益的本质,别说念错一个字,就是杀错一个头,那又何妨?

看一个国家是否有文化,关键看两个地方是否兴旺,一是教堂,二是学堂,前者是培育爱的信仰,后者是培养对真理的向往。当今世界最著名的学校都是发端于教堂,不爱人就不可能爱真理,一流大学都是靠爱培育起来的,下流大学都是靠钱堆积起来的。大学有多大,关键看大师有多大,大师有多大,关键看校长有多大。大,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既要容得下异端,也要容得下疯子,没有博爱精神的校长,容不下人,就不可能容下真理,又何谈追求真理?连一个姓岳的姑娘都容不下,这样的校长治下的大学还能容下什么?他唯一能容下的就是无限缺德,也就是他治下的大学会越办越没文化。

今天我看到主媒一条消息,“绝不可能用核心利益做交换”,翻译一下就是,绝不可能用核心利益去与普世利益做交换,再翻译刺骨一点就是,绝不能用恨去与爱做交换,或者说,绝不能用恶去与善做交换。从此窥知,这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家。校长除了念错别字,通篇都是引导爱国,爱没有文化的国家,这样的校长又怎么可能有文化?他治下的大学又怎么可能有文化?那就更别期待他们生产的学生会有文化了。

其实,都是我想多了,没文化的国家最不需要的就是有文化的人,更不需要有文化的校长,换句话说,有文化的人是不可能当校长的。早在半个世纪前,一个昔阳县的村支书(农民)就可以掌任副国相,一个姓谢的姑娘(初中生)就可以掌任京城两所顶尖大学的书记,重点不在于他们没知识,关键在于他们没文化。现在呢?是有知识没文化的人掌任而已,而这,比没知识没文化的人更加糟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