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孔子是无神论的人 非无知即邪恶?(组图)

2018-05-09 00:00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孔子是位远神论人文老师、圣者,他教人求知侧重人事和常识方面。(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我在《不能继续误读“子不语怪力乱神”》一文的最后说:“孔子是位远神论人文老师、圣者,他教人求知侧重人事和常识方面。这跟西方基督教侧重神道、神事不同,也跟西方科学侧重实证知识--物理、化学等--有所区别。说孔子是无神论者,非无知即邪恶。”此文想把这些个观点简要地展开,予以说明。

关于孔子的是否信鬼神的问题,可以说是中共统治中华大陆之后才有的争论,确切地说,是中共曲解孔子为无神论宗师企图打复兴中华文化的旗帜实施其军刀现代化计划--先用原子弹消灭美国,或者用生物武器清除美国--之后,才有的争论。所以,说孔子是无神论者,是出于中共邪恶的政治需要,决非真正的学术探讨。但中共曲解孔子的一些关于鬼神、神的话对人们思想的误导,从文革以来持续到今天,以至于炎黄子孙中竟有很多人自称为无神论者还不知羞愧(我曾经就是这样的一个无知无畏无耻的人)。此文首先想破解这些曲解误导。

论“子不语怪力乱神”

单纯从学术上做这个事的人,已经有了,例如对“子不语怪力乱神”一语新解以正义的徐振贵,探究“孔子到底有没有宗教信仰?”问题的汪洪亮。我这里先借鉴汪洪亮的学术研究成果,来给孔子作一个思想家性质的定位。

孔子的思想主要见于记述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论的著作《论语》里,后来的弟子程子等也主要是注释这本书来解读和新释孔子的。在《论语》中,“鬼神”一词出现了三次(除了“敬鬼神”、“事鬼神”,还有“孝鬼神”一语,见于《论语・泰伯》: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单一的“神”字用了四次,在两万一千字的《论语》里,确实用得很少。孔子基本上不研究神学问题,这说明他的确不是一个神学家或宗教家。可他信鬼神吗?

说孔子没有宗教信仰或不信鬼神,其证据主要有三句话,一是“敬鬼神而远之”,二是“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三是“子不语怪力乱神”。朱熹撰《四书章句集注》直接引述孔子关于鬼神的语句约有六、七处,但这六处都说明孔子是信鬼神的。

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语

下面,我们先看“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语”三处:

(1)“敬鬼神而远之”,语出《论语》之《雍也》篇。“敬”本身即为信,敬父母或老师的人,首先必信父母或老师,否则决不会有敬。敬必仰,儿女小时候对父母的敬,小学生对老师的敬,犹如仰望天神,可以说是说什么听什么。由此可知,孔子敬鬼神即虔诚地信鬼神。虔敬鬼神却又“远之”怀疑和否定式的疏远吗?不是。而是不可太亲暱。孔子说这话,是在教学生樊迟教给平民一种中庸的对待鬼神的明智态度:要信鬼神,祈祷时务必虔敬;却又不要太多信,人的事情也去烦鬼神。也就是说,孔子以为:人心脑智体力无可奈何的事,应当祈求鬼神,态度要虔敬。但什么事情都去祈求鬼神帮助,将鬼神当成亲密无间的朋友,就会没有敬畏之心,容易出现辱神、媚神的恶果。对鬼神敬而远之,是明智,是有知。

(2)“事鬼神”,语出《论语・先进》篇:“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这里也明显可见孔子是信鬼神的,因为信鬼神才谈论事鬼神。但孔子是个诚实的现实主义者,他根据人先生后死的生命次序和应先知生后知死的次序,提出事人与事鬼相通却先后有序,强调鬼神与现实相切合,做人知生才知死,先事人后事鬼。从现象层面看,孔子跟西方近现代基督徒对鬼神的态度近似。敬鬼神而远之,像德国新教徒哲学家、伦理学家康德。事(鬼)神的态度却像新教徒总统布什:肯定事神,却在第二位。

(3)“子不语怪力乱神”,语出《论语・述而》篇。传统的解读是根据“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标点断句,解读为“孔子不说怪异、勇力、悖乱之事,不轻言鬼神之迹”。这样解读,吻合“敬鬼神而远之”,但是以“不轻言”解读为“不语”比较牵强。浆糊头脑或别有用心的解读者,据此也可以咬定解读为:孔子“不说”鬼神。重要的是,这种解读是断章取义,放到段落里跟前面讲“以学为乐、好古勤学”和后面“以人为师、取长去短”的话联系起来看就显得生硬。徐振贵新解为“子不语怪力乱神”--跟学生授课,突然止语凝神思考--的动作表情,就成为完整、顺畅的一段关于孔子好学特点的自述的记述。这句话的“神”非鬼神或神灵的神,而是精神、心神的神。“不语”和“神”非动宾语句。

以上“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语”不能证明孔子不信鬼神或无宗教信仰,反而告诉我们,孔子对鬼神是相当笃敬和虔诚的。以下再看孔子其他三处言行:

(4)“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斋明盛服,以承祭祀。……’”,语出《中庸》之第十六章。此处,孔子不但信神,而且赞叹鬼神是造化之主宰,具有完美的德性,是无形无声的阴鬼、阳神之“灵”、“气”,寻常人看不见,听不到,却能在阴阳合散之物体上留下遗迹。因此孔子强调对鬼神要“斋明盛服”地诚拜。

(5)“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语出《论语・八佾》篇。这是在讲孔子祭祀时的笃敬状态,好像神就在他身前一样。他总是亲自祭祀鬼神,认为别人代祭等于没祭,亲自祭拜才显诚意,信鬼神实在虔敬。

(6)《论语・述而》:“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这里讲在学生请孔子祷告治病之前,他早就祷告过了。孔子有祷告治病的习惯,一以贯之于生活始终。

综上所述可知,真将孔子当作无神论者看待的人,是无知,对孔子敬鬼神、事鬼神、孝鬼神、德鬼神、祷鬼神等信仰者特征无知。的确,孔子不是一个神学家或宗教家。不过这不能说明他不信鬼神。孔子在他不多的关于鬼神、神的言论里,清楚地表明他是信鬼神存在和作用的,视传播仁义道德式礼教为天命。


孔子是个有神论信仰者,笃信天、天命。(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跟他问过学的老子相比,孔子非修道者,信神却不求修炼成神。跟向他问过学的墨子相比,孔子非教主,无意建构宗教组织和理论体系。作为官学推崇的儒教,真正的教主是董仲舒,而非被捧上圣坛的孔子。孔子信奉的鬼神时常与“天”、“天命”混同,跟基督教之人格神耶和华和道成肉身的耶稣神不同。因此今天文化血脉里还有儒家思想传统的中华基督徒,往往把他看成一个人本主义思想家或者道德人文主义思想家,非常轻蔑他。但实际上,孔子笃敬鬼神很虔诚。学生敬他,他敬鬼神,是不修道却在道中的先知。

尽管中共御用学者也可以拿“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等孔子语录来说话。但是这如同马克思把劳动价值论改造成剩余价值论为的是鼓吹捣毁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一样,都是在兜售邪恶。马克思在兜售通过无产、无畏的流氓砸碎人类一切文明及其制度的邪恶革命。中共御用学者何新之流则在兜售通过中共军队和愤青借复兴中华文化之名实施由邓小平拍板敲定的军刀现代化邪恶计划。

中共在文革之中给孔子定位为天命论者,说明它深知孔子是个有神论信仰者,只是从负面的、否定的意义来认识孔子,将其人及其仁义道德当作批判对象,公然以马列的斗争、造反、革命和独裁、极权、专政的邪说来压制儒家孔孟之礼教式仁道德政。这时候,在国门封闭的政治环境里共产主义邪教理想大行邪道。

文革之后国门大开,中共犹如太平天国后期邪教理想崩溃,一切向前看演绎出一切向钱看,终于出现了“六四”民运和中共的血腥镇压。之后,中共悄然开始了明修改革开放栈道,暗渡灭美解危陈仓,通过生物武器闪电一击般将美国在北美清场的军事计划。由于共产邪教理想破产,中共何新之流掀动了恶意曲解孔子为无神论宗师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开始利用中华小人儒邪统兜售中共邪恶。

众所周知,儒家正统是讲君子修养的,讲正心、诚意式“修身”而后“齐家治国平天下”。人生犹如有理数,有正统,就有邪统。儒家邪统,乃君子儒对应的小人儒,即虚伪地用君子语录--务本重道、仁义礼智、身体力行、不器不比、不争揖让、和而不同……--和礼仪客套包装重末求术、急功近利、同而不和等小人习性、品行。君子儒在两宋时期式微。明清时代小人儒邪统行情看涨,尤其在明清两朝末期。

中共镇压“六四”民运之后,马克思人道主义复兴路死了,马列主义只剩下皮囊。何新之流便在“21世纪是中华新世纪”口号下,公然兜售所谓儒家无神论,竟然向中共中央军委销售出了他红卫兵血液里那套小人儒文物--口讲仁义,引进外资,发展军事,清除美国……。

总而言之,马列主义小人儒尊孔子为无神论者,不是无知是邪恶,正是现在进行时。其实,孔子乃是有神论的,儒家实属正道无疑。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