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說孔子是無神論的人 非無知即邪惡?(組圖)

2018-05-09 00:00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孔子是位遠神論人文老師、聖者,他教人求知側重人事和常識方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在《不能繼續誤讀「子不語怪力亂神」》一文的最後說:「孔子是位遠神論人文老師、聖者,他教人求知側重人事和常識方面。這跟西方基督教側重神道、神事不同,也跟西方科學側重實證知識--物理、化學等--有所區別。說孔子是無神論者,非無知即邪惡。」此文想把這些個觀點簡要地展開,予以說明。

關於孔子的是否信鬼神的問題,可以說是中共統治中華大陸之後才有的爭論,確切地說,是中共曲解孔子為無神論宗師企圖打復興中華文化的旗幟實施其軍刀現代化計劃--先用原子彈消滅美國,或者用生物武器清除美國--之後,才有的爭論。所以,說孔子是無神論者,是出於中共邪惡的政治需要,決非真正的學術探討。但中共曲解孔子的一些關於鬼神、神的話對人們思想的誤導,從文革以來持續到今天,以至於炎黃子孫中竟有很多人自稱為無神論者還不知羞愧(我曾經就是這樣的一個無知無畏無恥的人)。此文首先想破解這些曲解誤導。

論「子不語怪力亂神」

單純從學術上做這個事的人,已經有了,例如對「子不語怪力亂神」一語新解以正義的徐振貴,探究「孔子到底有沒有宗教信仰?」問題的汪洪亮。我這裡先借鑒汪洪亮的學術研究成果,來給孔子作一個思想家性質的定位。

孔子的思想主要見於記述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論的著作《論語》裡,後來的弟子程子等也主要是註釋這本書來解讀和新釋孔子的。在《論語》中,「鬼神」一詞出現了三次(除了「敬鬼神」、「事鬼神」,還有「孝鬼神」一語,見於《論語・泰伯》: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單一的「神」字用了四次,在兩萬一千字的《論語》裡,確實用得很少。孔子基本上不研究神學問題,這說明他的確不是一個神學家或宗教家。可他信鬼神嗎?

說孔子沒有宗教信仰或不信鬼神,其證據主要有三句話,一是「敬鬼神而遠之」,二是「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三是「子不語怪力亂神」。朱熹撰《四書章句集注》直接引述孔子關於鬼神的語句約有六、七處,但這六處都說明孔子是信鬼神的。

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語

下面,我們先看「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語」三處:

(1)「敬鬼神而遠之」,語出《論語》之《雍也》篇。「敬」本身即為信,敬父母或老師的人,首先必信父母或老師,否則決不會有敬。敬必仰,兒女小時候對父母的敬,小學生對老師的敬,猶如仰望天神,可以說是說甚麼聽甚麼。由此可知,孔子敬鬼神即虔誠地信鬼神。虔敬鬼神卻又「遠之」懷疑和否定式的疏遠嗎?不是。而是不可太親暱。孔子說這話,是在教學生樊遲教給平民一種中庸的對待鬼神的明智態度:要信鬼神,祈禱時務必虔敬;卻又不要太多信,人的事情也去煩鬼神。也就是說,孔子以為:人心腦智體力無可奈何的事,應當祈求鬼神,態度要虔敬。但甚麼事情都去祈求鬼神幫助,將鬼神當成親密無間的朋友,就會沒有敬畏之心,容易出現辱神、媚神的惡果。對鬼神敬而遠之,是明智,是有知。

(2)「事鬼神」,語出《論語・先進》篇:「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這裡也明顯可見孔子是信鬼神的,因為信鬼神才談論事鬼神。但孔子是個誠實的現實主義者,他根據人先生後死的生命次序和應先知生後知死的次序,提出事人與事鬼相通卻先後有序,強調鬼神與現實相切合,做人知生才知死,先事人後事鬼。從現象層面看,孔子跟西方近現代基督徒對鬼神的態度近似。敬鬼神而遠之,像德國新教徒哲學家、倫理學家康德。事(鬼)神的態度卻像新教徒總統布什:肯定事神,卻在第二位。

(3)「子不語怪力亂神」,語出《論語・述而》篇。傳統的解讀是根據「子不語怪、力、亂、神」的標點斷句,解讀為「孔子不說怪異、勇力、悖亂之事,不輕言鬼神之跡」。這樣解讀,吻合「敬鬼神而遠之」,但是以「不輕言」解讀為「不語」比較牽強。漿糊頭腦或別有用心的解讀者,據此也可以咬定解讀為:孔子「不說」鬼神。重要的是,這種解讀是斷章取義,放到段落裡跟前面講「以學為樂、好古勤學」和後面「以人為師、取長去短」的話聯繫起來看就顯得生硬。徐振貴新解為「子不語怪力亂神」--跟學生授課,突然止語凝神思考--的動作表情,就成為完整、順暢的一段關於孔子好學特點的自述的記述。這句話的「神」非鬼神或神靈的神,而是精神、心神的神。「不語」和「神」非動賓語句。

以上「敬鬼神」、「事鬼神」、「子不語」不能證明孔子不信鬼神或無宗教信仰,反而告訴我們,孔子對鬼神是相當篤敬和虔誠的。以下再看孔子其他三處言行:

(4)「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齋明盛服,以承祭祀。……』」,語出《中庸》之第十六章。此處,孔子不但信神,而且讚歎鬼神是造化之主宰,具有完美的德性,是無形無聲的陰鬼、陽神之「靈」、「氣」,尋常人看不見,聽不到,卻能在陰陽合散之物體上留下遺蹟。因此孔子強調對鬼神要「齋明盛服」地誠拜。

(5)「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語出《論語・八佾》篇。這是在講孔子祭祀時的篤敬狀態,好像神就在他身前一樣。他總是親自祭祀鬼神,認為別人代祭等於沒祭,親自祭拜才顯誠意,信鬼神實在虔敬。

(6)《論語・述而》:「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只。』子曰:『丘之禱久矣。』」這裡講在學生請孔子禱告治病之前,他早就禱告過了。孔子有禱告治病的習慣,一以貫之於生活始終。

綜上所述可知,真將孔子當作無神論者看待的人,是無知,對孔子敬鬼神、事鬼神、孝鬼神、德鬼神、禱鬼神等信仰者特徵無知。的確,孔子不是一個神學家或宗教家。不過這不能說明他不信鬼神。孔子在他不多的關於鬼神、神的言論裡,清楚地表明他是信鬼神存在和作用的,視傳播仁義道德式禮教為天命。


孔子是個有神論信仰者,篤信天、天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跟他問過學的老子相比,孔子非修道者,信神卻不求修煉成神。跟向他問過學的墨子相比,孔子非教主,無意建構宗教組織和理論體系。作為官學推崇的儒教,真正的教主是董仲舒,而非被捧上聖壇的孔子。孔子信奉的鬼神時常與「天」、「天命」混同,跟基督教之人格神耶和華和道成肉身的耶穌神不同。因此今天文化血脈裡還有儒家思想傳統的中華基督徒,往往把他看成一個人本主義思想家或者道德人文主義思想家,非常輕蔑他。但實際上,孔子篤敬鬼神很虔誠。學生敬他,他敬鬼神,是不修道卻在道中的先知。

儘管中共御用學者也可以拿「子不語怪力亂神」、「敬鬼神而遠之」等孔子語錄來說話。但是這如同馬克思把勞動價值論改造成剩餘價值論為的是鼓吹搗毀資本主義工業文明一樣,都是在兜售邪惡。馬克思在兜售通過無產、無畏的流氓砸碎人類一切文明及其制度的邪惡革命。中共御用學者何新之流則在兜售通過中共軍隊和憤青借復興中華文化之名實施由鄧小平拍板敲定的軍刀現代化邪惡計劃。

中共在文革之中給孔子定位為天命論者,說明它深知孔子是個有神論信仰者,只是從負面的、否定的意義來認識孔子,將其人及其仁義道德當作批判對象,公然以馬列的鬥爭、造反、革命和獨裁、極權、專政的邪說來壓制儒家孔孟之禮教式仁道德政。這時候,在國門封閉的政治環境裡共產主義邪教理想大行邪道。

文革之後國門大開,中共猶如太平天國後期邪教理想崩潰,一切向前看演繹出一切向錢看,終於出現了「六四」民運和中共的血腥鎮壓。之後,中共悄然開始了明修改革開放棧道,暗渡滅美解危陳倉,通過生物武器閃電一擊般將美國在北美清場的軍事計劃。由於共產邪教理想破產,中共何新之流掀動了惡意曲解孔子為無神論宗師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開始利用中華小人儒邪統兜售中共邪惡。

眾所周知,儒家正統是講君子修養的,講正心、誠意式「修身」而後「齊家治國平天下」。人生猶如有理數,有正統,就有邪統。儒家邪統,乃君子儒對應的小人儒,即虛偽地用君子語錄--務本重道、仁義禮智、身體力行、不器不比、不爭揖讓、和而不同……--和禮儀客套包裝重末求術、急功近利、同而不和等小人習性、品行。君子儒在兩宋時期式微。明清時代小人儒邪統行情看漲,尤其在明清兩朝末期。

中共鎮壓「六四」民運之後,馬克思人道主義復興路死了,馬列主義只剩下皮囊。何新之流便在「21世紀是中華新世紀」口號下,公然兜售所謂儒家無神論,竟然向中共中央軍委銷售出了他紅衛兵血液裡那套小人儒文物--口講仁義,引進外資,發展軍事,清除美國……。

總而言之,馬列主義小人儒尊孔子為無神論者,不是無知是邪惡,正是現在進行時。其實,孔子乃是有神論的,儒家實屬正道無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