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孙子利用特权 操手暴利领域(组图)


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操控千亿资产,财力惊人。
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操控千亿资产,财力惊人。(哈佛大学Leverett House网页图片)

2014年4月9日路透社发表七页纸长文,揭露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兴私募股权市场获得巨额利润,利用特权操手暴利领域等内幕。

路透社报导说,江志成是一个太子党,他的父亲江绵恒也是太子党。江绵恒是上海最大国营企业的CEO,该企业负责中国各种核能源资源。太子党撬动他们的政治关系来聚敛财富。太子党在涉及金融、能源、国内安全、电信、媒体的业务当中扮演了核心角色。而私募股权的特点常常是不透明交易,因此成为太子党的天然避风港。

85后江志成操控千亿资产 财力惊人

江泽民长孙江志成(Alvin)1986年出生,2009年在哈佛毕业,曾在纽约小住数月,“蜗居”在曼克顿中心。该年冬天来到香港,加入跨国银行控股公司集团高盛的直接投资部门做分析员,在中环长江中心68楼上班。

但不到一年江志成离开高盛,成立私人公司博裕投资,专营私募股权基金,并以逾20万港元租用和记大厦。江志成的博裕投资,虽然以香港为基地,股东却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注册,又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持牌成为“投资顾问”。

建立于2010年的博裕2011年收购日上免税行的控股权令人印象深刻,这家免税行运营上海和北京国际机场所有的免税商店。对于日上这头金牛,银行家们估值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仅为2亿美元,并出资约8,000万美元收购40%股份。

搞定日上免税行后,江志成的博裕又从红色企业中信资本手中,购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价值约3.9亿港元的股份。信达1999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专门处理工农中建四大国行的不良资产,2010年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由财政部全资拥有。2012年信达引入瑞银、中信资本、渣打银行、全国社保基金四间战略投资者,再后来秘密埋堆入股的,正是博裕和美国私募基金凯雷集团。

扫完大陆货,博裕在2012年年末认购3.7亿港元的5年期可换股债券,入股香港上市公司宝光实业,并成为第二大股东。消息一出,上市40年、在中港澳东南亚经营逾600间“时间廊”和“眼镜88”的宝光股价飙升一成,足见江孙势力。博裕的合伙人兼董事长马雪征联同执董黄宇铮随后加入宝光做非执董。

2013年,在港搞私募基金的江志成频频现身在中环和记大厦的大本营,或与当时打算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有关。《壹周刊》发文《红色权贵横行中环江泽民孙超级基金曝光》,文中披露中共一批权贵家族子弟入主香港金融中心,他们先后入职国际投资银行作过渡,再打正旗号在香港成立基金,向海内外富豪招手,然后大举扫入国内企业。由这些太子党任职的投资银行,或成立的基金公司,动辄操控千亿资产,财力相当惊人。

在香港,太子党潜藏在投资银行或基金公司,已成为回归后的一国两制特色。而跨国投资银行重金礼聘太子党,无非都是希望借助他们的人脉,以博取机会替国企、民企上市做代理。

江泽民的远房亲戚捞好处

文中披露,获博裕“临幸”,日上免税行来头绝不小。日上免税行创办人美籍华人江世干(Fred),与江泽民生父江世俊和过继父亲江世侯(也就是江上青)同属“世”字辈的远房亲戚。

六四后不久,江泽民上位,江世干移居上海,捞金融捞保险捞基金。1999年乘时任上海市长徐匡迪开放原被国企垄断的免税行业之机,独家经营北京和上海机场的出入境免税店。

据特许财务分析师公会(CFA Institute)2013年发表的报告,日上免税行2011年的营业额超过50亿港元,在全球免税店集团排行第15位。

更诡异的是,据香港公司和物业注册记录,江志成于2010年成立博裕之初,报住西半山雍景台一间1000多呎的望维港景高层单位。单位由江世干拥有的BVI公司在当年以1670万港元买入。而江志成专用的黑色丰田Alphard,正是日上免税行在前年年尾买入。这辆中港牌七人车的挡风玻璃,贴上香港赛马会国内会员的标识。马会个人会籍入会费达27.5万元人民币,公司会籍最贵要付88万元人民币入会费。

2017年3月,上海日上免税行股权变更,由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江世干被撤换。

江绵恒被称为“中国第一贪”

19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
19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视频截图)

一名熟知中共高层政治的内地大学教授说,“江本人特别恋权,而且大搞裙带关系,到处安插自己的亲信和后代。”

曾任职国务院、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书记处等研究室的一名老干部分析:“这个阶级是暴力夺权的必然产物。因为不受选民的制约,不受宪法的制约,所以凌驾于社会之上,为所欲为。既然是特权阶级,自然是有什么好处都要先占、多占,几十年来都是这样。”

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中介绍,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19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

被中国老百姓称为“中国第一贪”的江绵恒,涉及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江绵恒涉足上海很多重要的经济领域,很多国企落入江绵恒私囊。

王立军事件后,北京高层的消息说,中纪委正在追查关于一个与江泽民、江绵恒、江泽民姨外甥吴志明等关系密切的金融贪污大案,此案被掩盖多年,是中国证券市场惊爆金融史的大丑闻,涉案金额达1.2万亿。

“三个代表”家族

中共党史专家阮铭曾说,“江泽民时代是中共最腐败的时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三大家族被称为中共“三个代表”家族,它们带头贪腐,并以纵容中共官员们贪腐来换取中共太子党及特权阶层的政治支持。每年被逼上访维权多达数百万人次,受害者遍布中国社会各个阶层。

在江泽民统治时期,江任人唯亲,利用政治腐败培植亲信,作为自己维护个人权力的工具。与此同时,江用贪腐收买官员,让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能用权去赚钱。在江时代,腐败成了社会常态。江泽民对官员实行利益均沾,共同腐败的政策,迅速使中共数千万官员整体极度腐败,形成制度性、系统性和公开性的腐败,并在党、政、军各系统培植起由众多贪官污吏构成的江氏帮派体系,中国政治权力走向了全面腐败的黑暗时期。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