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石头!你在红楼 我在西游揭示秘密(组图)

2018-05-28 06:30 作者: 河西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石头可以是两性皆俱的,在贾宝玉的身上融合着两性的特征,这是个颇为女性化的男子,终日混迹于脂粉之中。(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孙悟空首先是块石头。老子说:“人之大患,在我有身。”悟空的真正境界是否就是像老子说的那样让自己的肉体变成一种虚无呢?

从石出生的至刚之物

所以他没有血,没有肉,没有情欲,是至刚之物。在中国神话史中,另一位从石头中出生并且显得“冷酷无情”的人是治水的大禹和他儿子启,而且大禹的妻子和母亲似乎本身就是一座山。《淮南子・修务训》上说:“禹生于石。”《随巢子》的佚文中有“禹产于昆石,启生于石”的记载:

禹娶涂山,治鸿水,通辕轘山,化为熊。涂山氏见之,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生启。

启也就是开启的意思,石破天惊,孙悟空的出生和中国第一个王朝夏的始祖一样有着天生的优势--它不是父精母血的产物,从而也就杜绝了人身上的许多弱点。无身,而能“悟空”,这是孙悟空必须是块石头的缘由所在。另一方面,既然孙悟空无父无母,那他本身就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花果山曾经是他的子宫,以花果山的怀孕历程来看,如来佛五指化成的五行山就可以看作是孙悟空回炉锻造、回归母胎的过程,暗示着之后孙悟空将“脱胎换骨”,重新开始一段洗心革面的人生。


是不是巧合呢?除了《西游记》,四大名著中的另外两部--《红楼梦》和《水浒传》--也都以石头开场。(图片来源:Pixabay)

石头开场

是不是巧合呢?除了《西游记》,四大名著中的另外两部--《红楼梦》和《水浒传》--也都以石头开场。《红楼梦》第一回写女娲补天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最后有一块没有派上用场,但是对于这块漏网之鱼的石头到底有多大有什么样的特征,《红楼梦》的作者对此并没有着墨过多。

以闺阁之中的日常生活为抒感物件的《红楼梦》是情爱地质学的集大成著作,从表面上来看,开篇女娲炼石补天的故事只不过是作者“满纸荒唐言”的第一则虚构,其实中国古典小说的开篇之处虽然常是套路,却恰恰是小说家点明主旨之处,其中颇多玄机。脂砚斋评点《红楼梦》,对文中描写女娲所炼之石的几个数字有点到为止而又相当精辟的见解。十二丈与金陵十二钗、二十四丈与副十二钗、三万六千五百与周天之数之间的对应关系证明,此书真是字字珠玑,环环相扣之作。只可惜对于石头本身,脂砚斋的点评还有隔靴搔痒之感。周汝昌在《红楼夺目红》中对石头的理解是这样的:“石者,实也。石头记,即如实而写,并无虚诳”。用语言游戏的方法来证明《石头记》是曹雪芹的个人回忆录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不论是《西游记》还是《红楼梦》的作者,都没有现代西方小说的概念,他们写这样的长篇,一不为畅销书赚钱,二不为求名。到现在究竟是谁写的大家都不清楚,文以载道,恐怕才是他们费劲追求之所在,那么这个道是什么呢?


通过石头的压制,孙悟空从叛逆者转变为一个归顺者。(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石头之象征

石头可以是两性皆俱的,在贾宝玉的身上融合着两性的特征,这是个颇为女性化的男子,终日混迹于脂粉之中。女娲和伏羲,在古代神话中常常同时出现,而且以一种交尾状出现,玄武呈龟蛇交尾状,以龟为女,以蛇为男。萧廷芝的《金丹大成集》中有一幅画,画面最上方是龟,最下方是蛇,中间一个人间的景象,左龙右虎,一个上升,一个下降,虽然没有直接描绘男女交媾,却显然在暗示宇宙的生成变化。那么《石头记》中的石头/贾宝玉的性暗示也是昭然若揭,贾宝玉显然是作为一个意淫之人被曹雪芹写入《石头记》中。

女娲炼五色石以补天阙,断鼇足以立四极(《西游记》中的四大龙王都姓敖,应是鼇的谐音而来)。女娲所补之天,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大窟窿,主要还是因为像孙悟空一样的反叛者共工与颛顼争夺帝位,怒触不周山,折断天柱,才引来滔滔洪水。而从词源上来理解,共工其实就是洪水。《尚书・尧典》写:“‘流’共公于幽州”。《西游记》中孙悟空所见到的五根天柱是如来的手指,它们最后压在了孙悟空的身上,使得社会秩序重新得以恢复。

《红楼梦》既然又名《石头记》,这本书也许比《西游记》更有资格来谈论石头。贾宝玉出身的时候嘴里就含着一块通灵宝玉,所以他才被取名为“宝玉”,这块宝玉,是女娲补天时遗留的一块,超出了中国人传统历法百年的天数,所以这个人物可以成为一个情种,他脱离了社会秩序的束缚,表现为孙悟空似的反叛精神,最终终于像孙悟空一样领悟了空空道人的箴言,道破了假语村言,看破了红尘中的恩恩怨怨,从情种变为情僧,因空见色,自色悟空。而宝玉和黛玉,也许是保护美玉和期待美女的谐音,玉,诚如王国维所指出的,有其“欲”的含义。

石头是一种压制的工具--正如压制白蛇的雷峰塔一样,压制自己内心如洪水般涌动的欲望。通过石头的压制,孙悟空从叛逆者转变为一个归顺者。在如来佛祖出现之前,孙悟空是个不安分的年轻人。

作为猴子中的杰出代表,他闹龙宫、斗地府、搅了蟠桃大会,打上凌霄宝殿,搞得鸡犬不宁。在这里,孙悟空的西行之路,也是逐渐将其身上的猴性消弭为一种佛性的过程,修炼在降妖伏魔的打斗中一步步地成形,这从《西游记》的回目上就可以清楚地发现其中的蛛丝马迹:第十四回“心猿归正,六贼无踪”、第五十六回“神狂诛草寇,道味放心猿”、第九十八回“猿熟马驯方脱壳,功成行满见真如”等等都是如此。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