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点烦?习近平为这事连说三个“逼人”(图)

2018-05-31 08:29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3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
习近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5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美国制裁中兴通讯事件,至近日制裁禁令有望解除,但仍生死未卜。事件暴露的中国科技业核心技术短板,连日来引起广泛议论,多指向中共体制本身问题。北京高层似乎异常焦急。不过,外界认为目前北京内忧外患,中兴还不是最头痛之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28日在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开幕会上再就关键核心技术自主表态,连说三个“逼人”。

习称,“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要“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锐力量”,尽早取得突破,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

在中兴事件发生以来,习近平已经6次表态加快核心技术突破,显然因为大受刺激。此前5次包括他在4月21日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4月23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在4月26日三峡考察期间,5月2日视察北京大学时,以及在5月16日视察负责中国军事科研的军事科学院时。

因中兴违反禁令,将美国含有本国零部件的产品卖到受到联合国制裁的伊朗,美国商务部4月向深圳的中国高科技企业中兴开出了长达7年出口禁令。中兴将不能采用任何来自美国的零件和技术来生产产品。核心元器件依赖美国的中兴,受到直接冲击,事件并震动中南海。

经历第二轮中美贸易谈判后,中兴被制裁的禁令有望获得解除,但业界开始关注一旦美国和中兴达成协议,中兴是否可以拿出13亿美元的巨额罚款。有分析认为,这笔罚款最终可能由中共买单,也就是由中国的老百姓为中兴买单。

而在中兴事件爆发之初,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已在4月17日曾发表文章,称中共“将不计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资”。已有消息说,中共本来就已大幅投入的相关科研基金更加受到重视。

英国路透社4月27日报导,有官方支持、成立于2014年6月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已接近完成1200亿元人民币的二期募资。

《华尔街日报》5月初也引述知情人士说,中国近期可望宣布在这一领域加码投资人民币3000亿元。

不仅如此,在中国民间,一些企业大佬纷纷表示,要“跨界”进入芯片产业。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马集成电路基金。

事实上,近几年,中国已四处收购、入股半导体企业,这始于2014年6月,中国国务院批准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

该《纲要》除了设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另一大重点是培养人才。直接在中科大、北大、清华等25所重点大学,成立“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但这并未给中国这一产业带来真正的突破。

在业界看来,大陆半导体业至今仍处于“草创”阶段,与世界顶尖技术仍有差距。其中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成立至今已将近20年,但与台积电技术的差距却丝毫没有缩短。业界估计,至少落后5年以上。

《多维》刊文表示,中国一直在支持“中国芯”的研发项目,遗憾的是最终让这个“亲生儿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为什么中国近年砸重本、拼并购的芯片产业还在原地踏步?是否只要肯花钱,只要政府重视就能实现科技创新呢?

陆媒《新财富》早前报导批评,中国科研经费的分配体系有问题,造成资源配置效率低、浪费大。

《天下杂志》近日刊发陈良榕文章称,除了是因为无法依靠中国市场的优势,中国要以国家力量发展半导体,还有一个结构上的限制──传统政府体制。

北京大学千人计划讲座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谢宁在接受《财经》杂志的专访时说,到美国留学和就业的中国人也很有创造力,所以不是中国人没创造力,而是文化环境压抑了创造力。

著名旅加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文昭在自媒体中谈到,技术创新它本质上仍然是一种革命,它需要革命性的头脑、革命性的思维,如果这个社会的文化氛围和教育制度在系统性的消灭革命性思维,这种思维在一切人文领域都不能得到体现,在政治上也不能得到体现,你凭什么觉得在科技上他就能得到体现呢?

北京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则对美国之音表示,芯片不但涉及到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创新体制。还因为国家没有信仰,只崇尚权力和金钱,没有契约精神和诚信概念。在假大空盛行的环境下,在一个盛行自我吹嘘、同时人们说话都胆颤心惊的地方,要形成创新精神、要能够在芯片方面自主创新,并不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中兴此前受制裁,正是因为不诚信。中兴先是违反禁令,将美国含有本国零部件的产品卖到受到联合国制裁的伊朗,但却不承认。在美国出示证据后,中兴认罚,于2017年同意缴纳8.92亿美元罚金,其余3亿美元暂缓7年缴付。而中兴本来承诺解雇4名高管,并通过减少奖金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中兴没有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并再次对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提供虚假陈述。最后美方才决定执行长达7年禁令。

中兴真不算啥?习近平还有“三座大山”“五大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国际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马青(Gene Ma)的话表示,中兴被美国封杀只是小事件。

马青说,北京“精准脱贫”这个更难以去量度,因为花了多少钱,有多少的效果等,都缺乏有效的数据。

据官媒此前报导,习近平五年前上台,一直力推扶贫,曾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声称,要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在2020年前使5,500万人口脱贫。不过,连中共国家审计署报告都承认,大陆扶贫造假问题严重。

今年2月,官媒也曾高调报导习近平深入大凉山贫困区“看实情”。

很多观察人士已经表示,在中共制度下,脱贫根本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经济学教授文贯中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的户口制度与集体所有制下的土地制度是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而中国有些人不是好好向世界发达国家学习,“却还幻想重新用集体化道路达到全面而持续的脱贫目的。短期内,中国(中共)政府有钱,逢年过节,村官确实能给贫困户送点东西。”但“我们往往看到各级干部在弄虚作假。”“一切恢复常态后,贫困会再度来临。”

《新唐人》5月16日也援引华府专家分析说,除了中兴事件,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入睡的“三座大山”,包括“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

报导认为,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经济总量大幅度增长,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却是非常的昂贵,包括环境污染、严重的贫富悬殊。由于效率低,消耗大量能源、材料,制造出来的产品低劣,浪费巨大,同时,高杠杆产生了过剩的产能和库存,国企和地方债务非常严重。

美国《纽约时报》早几天曾有文章表示,习近平需要担心的事实在太多了,近期出版的一本新书评论了让习夜不能寐的五个大问题。

一是科技上的劣势。这从近期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可见。中共盗窃技术、黑客攻击和间谍渗透、对国际秩序的威胁等等一系严重问题受到批评。

二是军事劣势。尽管中共已经在升级军队方面花费了巨额资金。但军事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共军事武器装备方面,至少落后美国半个世纪。

三是政局暗藏的金融风险。中共畸形经济体制下,不良资产风险、债券违约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外部冲击风险、房地产泡沫风险、政府债务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等正在累积,金融市场上乱象丛生。这是中共垄断经济和权贵资本糅合在一起,制造出的混乱状况。

四是互联网对中共政权的威胁。一直以来,中共为了维护统治合法法,以谎言掩盖自己不光彩的历史,抹杀国人对中共恶政的反思等,但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正在一一被揭穿。

五是环境污染引发的社会动荡。中共“大跃进式”的不计后果的“发展模式”,带来一系列环境问题,雾霾、土地污染及水源污染等等,引发的公众愤怒和大型群体维权事件此伏彼起,成为中共体制的一大威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