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张学良及世界大为惊讶的密训德械师(组图)

2018-06-05 10:30 作者: 高会民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日记中,蒋介石制定了长期细致的抗日规划。其中包括修订陆军法典,购进先进武器,扩充陆军空军,建立兵工厂等。
在日记中,蒋介石制定了长期细致的抗日规划。其中包括修订陆军法典,购进先进武器,扩充陆军空军,建立兵工厂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在扣押蒋介石期间,张学良偷看了蒋介石的随身日记后,便深觉羞愧汗颜。据说,正是看了蒋介石日记后,张学良就对自己的事变举动悔恨交加,竟多次在蒋介石面前泣不成声。那么,蒋介石的日记中究竟记录了些什么呢?张学良的变化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原来,在日记中,蒋介石每天都以“雪耻”警示自己,并制定了长期细致的抗日规划。其中包括修订陆军法典,购进先进武器,扩充陆军空军,建立兵工厂等。特别是,计划用六年时间,在德国的支持下,以德式装备组建六十个师,然后伺机收复张学良的老家——东北三省。

有强大德国的支持,这让张学良看到了打回老家去的希望。

那么,作为当时轴心国的德国,为什么会帮中国组建军队呢?中国和德国是如何一拍即合的?蒋介石的德械师又经历了哪些传奇呢?

德国在希特勒上台以后,军费逐年上升。为了维持高额度的军备生产,德国急需进口一批钨矿作为其重要的战略资源。而中国正是钨矿资源丰富的国家。

当时的中国,形式上统一,实际上军阀拥兵自重。随着日本对华侵略的进一步扩张,更使蒋介石感到势力单薄。特别是与苏联交恶后,急于寻找新的国际力量建立同盟,蒋介石把目光转向了德国,他迫切需要德国提供军事支持。

相互的需要使中德两国进入蜜月期。1936年,希特勒曾专门致电蒋介石,称“中德两国之间的货物互换,给予两国经济的发展以莫大的帮助。”

德军上校马克斯・鲍尔,1927年11月,应蒋介石之邀来华,出任第一任驻华德军总顾问。他在对国军进行大量考察和调研后,迅速以全式德式装备,帮助蒋介石组建了一支教导队,这也是国军多兵种现代化部队的雏形。后来继任者佛采尔,将原教导队扩编为三个师,这三个师便是蒋介石最早的三个德械师。

汉斯・冯・塞克特,前德国陆军总司令,1934年5月成为第三任德国驻华总顾问。他来华任职,足见当时德国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系,这位“德意志国防军之父”一到中国就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根据他向国民政府递交的《陆军改革建议书》,蒋介石决定从1935年起施行“六十个整编师计划”,打算用六年的时间,以德式装备和编制组建六十个现代化的陆军师,“德械师”一词便由此而来。那么,“德械师”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德械师”士兵们头戴德制M-35钢盔,手握中正步枪。这中正步枪是根据德国1924M毛瑟枪仿制的,是当时世界上较为先进的步枪之一,杀伤力远强于日军的“三八大盖”。此外,“德械师”还以班为单位配备一挺捷克式ZB-26轻机枪。

图为配戴M-35德式钢盔的德制中央军。
图为配戴M-35德式钢盔的德制中央军。(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直至全面抗战爆发时,德国帮助完成二十个“德械师”的编制,不久,中德合作就被迫终止。那么,被蒋介石寄予极大希望的这次双赢的合作,为何忽然中止呢?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德关系的破裂呢?

随着日军侵华脚步的加快,中日矛盾加剧,德国在处理中日关系上陷入两难。1938年2月,由于欧洲局势的变化,德国最终决定支持日本。中德长达十年之久的合作就此结束。

这十年,共计有四位德军将军、135名德国顾问先后来华任职。约有30万国军装备了德式武器并接受德式训练,德国人还帮助开办兵工厂和军事学校。

真正“德械师”的数量没有记载中的那么多。即便是在已完成整编的二十个“德械师”中,每个师所配的德式装备都参差不齐,接受德式培训的程度更是不尽相同。其中,装备训练最完全的师,也只有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和第36、87、88师而已。德械师在当时并不打算做为作战部队使用,其中教导总队是样本师,基本都是由精心选拔的高素质士官组成,是以后要安插到各个部队当种子用的。

不可否认的是,这十年的军事活动大大增强了中国的国防实力,为日后在正面战场上牵制、消耗日军的有生力量,做出了积极准备。

特别是在两次淞沪会战中,国军“德械师”的表现曾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期,两个德械师第87、88师支援第十九路军对日作战。两师官兵给来犯日军以猛烈的回击。迫使日军四易主帅,多次增兵。并取得了“庙行大捷”等战役的胜利,大涨国军威风。

“八一三”淞沪会战,蒋介石首先投入了最得意的德械师,试图让外国人见识下中国军队的军力,让日军知难而退。第87、88师两个“德械师”的德制火炮,发起了令日军窒息的猛烈炮击。随后,便采用德国式“闪电战”,主动向日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势,重创日军,差点就攻下日本的海军陆战队总部。

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国军“德械师”官兵们英勇杀敌、牺牲惨烈。涌现了如“四行仓库战役”中团长谢晋元,“雨花台战役”中旅长朱赤等一批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

“德械师”,国军中名副其实的王牌师!

可惜抗战中,这样的德械师太少,有的部队只是名义上的德械师,士兵素质及装备远达不到标准。如果淞沪会战中再多几个像第87、88、36师这样的“德械师”,完全可以把日本赶下大海,改写抗战历史。

蒋介石在选择全面抗战的时间上被迫提前了。如果再晚一两年,国军就能接受更多的德式装备和德式训练,上海就不会溃败,上海、南京不丢,就不会陷入血战八年几乎亡国的地步。

编按后记:


数年来共匪的作风,使我觉醒,我是幼稚愚鲁,我不怨恨任何人,只恨我自己无识。(网络图片)

张学良九十岁亲述(光盘录音为证):

我从国外回来,为什么又去打共产党呢?……老总统说实在地,对我是不错。我回来了,老总统跟我讲:“一个你去打刘黑七(按:土匪),一个是你去打共产党,到山上去。”……我自己选择了它(打共产党)……大概一般人都不明白,东北军是我的包袱。我当时跟(老)总统说:“我不想带东北军了。”所以我当京沪卫戍司令的时候,我就不带这个东北军了。

张学良说“九一八”

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不是的!……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根本没有请求政府……我没把日本看透……我就没想到日本会敢那么样来!( 《张学良口述历史》 )

张学良评“西安事变

误长官,毁僚友,害部属。

1958年11月23日,张学良在台湾大溪见蒋介石。张泪涌,蒋湿眶。张对蒋讲了一段话肺腑之言:

我先前一直存着一个幻想,误认共产党也是爱国分子,希望国共合作来救中国。数年来共匪的作风,使我觉醒,我是幼稚愚鲁,我不怨恨任何人,只恨我自己无识。

……总统未作答,只说“西安事变,对于国家损失太大了!”我闻之,甚为难过,低头不能仰视。( 《幽禁21年张蒋泪对》 )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