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年6月4日前 脱离党控制的北京秩序井然(图)

六四屠杀反映了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

2018-06-08 09:45 作者: 陈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6月8日讯】1989年5月,许多北京高校的大学生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了反对共产党官员腐败和争取更多的人权开始绝食。数十万大学生和数十万北京各界群众自发的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最多时达到300万人。我当时正上大学三年级,也跟随我校师生去广场声援绝食的学生。

每天都有数十万北京各界群众自发的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并在广场周围游行。另有几十万大学生自发的汇集在广场中央,当时人山人海。天安门附近,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都从岗位上撤掉了,交通岗亭、天安门广场上再看不见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学生自己维持秩序。但一点也没乱,而且秩序井然。

我当时天天去广场,从没见到或听到打架或偷东西的事情。首都各界送来慰问学生的各种食品、饮料堆积如山,应有尽有。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主动承担起各项责任,我和几个大学生正好站在了一个食品饮料堆旁边,就自动承担起分发食品的任务。我们负责分发的人并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享受,而是先分给其他人。而领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没人多拿多要。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爱国运动感染着人们,人们都放下自己私念,首先心系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尽管北京城秩序井然,上千万老百姓安居乐业,但共产党当权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实行戒严,派几十万共军进城,准备镇压学生。但各路开进的共军被自发的几十万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拦阻在各进城的道路上。从这天起北京基本摆脱了共产党的控制。北京成立了没有共产党领导的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和北京工人自治会。

5月21日我来到离家最近的石景山区古城大街,只见长长的军车队被老百姓以血肉之躯拦截在马路上。当时人山人海,军车被百姓围了好几层。当时老百姓除了挡在军车前,并没有对军人采取任何过激行为。那些士兵荷枪实弹,都是一脸茫然,被中共邪党欺骗:“北京发生了动乱,前来恢复秩序”。 许多老百姓围住军人,给他们讲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大学生是反腐败,北京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共军来维护秩序。

我一是觉得那些士兵也是被共产党欺骗的,也挺可怜的,另外想让军人理解,我们对他们没有敌意,只是希望他们别对无辜的爱国学生和市民开枪。于是和几个同学一起,在现场群众中募集了一些钱,为士兵们买了些饮料和食品送给他们。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一位北京中年妇女感慨道:“怎么联合国不派维持和平部队来北京保护我们呢!?”

也没人组织,百姓们自觉的不分白天黑夜的多日轮流给戒严部队讲真相,北京市民在各个进城要道赤手空拳的以和平方式没有让军车前进一步。北京城区和近郊看不见了警察、武警、军人,摆脱了共产党的统治,连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们在指挥交通。为不给共产党找到镇压学生的借口,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觉维护社会治安,社会秩序井然,商业活动如常。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这一时期,北京市各种刑事犯罪案件却明显下降,交通事故也是历史最低。这期间,北京老百姓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都拉得非常近,人见人亲,连素不相识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会计较个人恩怨得失,大家万众一心对付共产党,希望没有共产党的好日子能长久维持下去。

当时只要申明去天安门广场或去拦军车,任何一辆车都免费给你载过去。当时北京根本没有“暴乱”发生,社会秩序良好,连小偷都声称罢偷!一次晚上我从天安门骑自行车往家赶,黑灯瞎火碰到另一骑车人,还没等我开口,那人先开口:“没事,理解万岁!”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过去共产党统治时期,大家被共产党欺压的心里一肚子怨气,点火就著,街上相互碰一下就往往吵架。大家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同心愿,最好这次大家一鼓作气,能让共产党彻底从中国舞台上消失。

没有了共产党的控制,首都媒体人的胆子也壮起来,不再为共党涂脂抹粉,不再为共党欺骗人民,首都媒体几十年里破天荒的说了几天真话,当时北京的社会环境从没有过的和谐有序。当时北京大多数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情,大家被共产党欺压了几十年,终于过上了几天没有共产党的快乐时光,没有共产党的日子真好!

可是好景不长,6月3日晚至6月4日,共军在共产党的指挥下,用坦克和冲锋枪一路杀进城来,一直杀到天安门广场。3日晚,一路共军从北京军区八大处司令部方向开上长安街,一辆民用卡车司机冒着生命危险,开车插入军车队,然后在石景山老山地区把车横在公路上,挡住了后面长长的军车队。这一队军车被百姓包围了,百姓们还是给军人们讲真相,劝他们别信共产党的谎言,不要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我母亲和姐姐给军人们讲了一夜真相。 后来几辆公交车也被推来,挡住军车前进的道路。

后来我因抢救被共军开枪击中的学生、市民,随救护车来到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亲眼看见许多被共军子弹打死、打伤的市民和学生。血!到处是血!被子弹击中的人太多,不仅治疗室里,连走廊上到处都是伤员,就像个刚经过激战的战地医院,此景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被子弹击中四肢的在这里都属于轻伤,包扎一下子弹都不取出来,伤势太重的也顾不上了。有一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一个被击中头部的年轻小伙子躺在地上,血不断从头上的绷带中流出来,喘一口气,吐一口血,身下已经是血流成河,因伤员太多,抢救不过来,只好任他痛苦中残喘生命中最后的几口气了。

还有一个原因,医生们也没料到共军真的会开枪!所以根本没有储存足够的血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伤员死去。悲愤!如果早点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事先稍作防范,老百姓也不至于死伤如此严重呀!第一批戒严部队冲过去之后,我来到军事博物馆前的大街上,看见地铁站的窗户和水泥墙上布满弹洞。 我在解放军301总医院门前的十字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饼,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层贴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馅,中间陷著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来哪边是头,哪边是脚,后来我发现有几颗牙齿陷在肉泥里,料想那边曾经是人的头部……

后来听说,环卫工人用铁锹把那堆肉泥铲走了。一个刚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北方工业大学的女学生哽咽的告诉我,共军在天安门广场驱赶他们,在一字排开的装甲车从长安街金水桥向广场隆隆开过来时,有些学生还在帐篷里,在装甲车一路撞倒、碾碎广场上的帐篷时,从帐篷里传出一片骇人的惨叫声…… 是共产党指挥的共军给首都北京带来了屠杀、死亡、恐惧!

在六四大屠杀后的大清洗中,我所在的北京科技大学分院就有十几个学生被端著冲锋枪的共军从校园抓走,同学们各个都人人自危,人心惶惶,当时的感受是,北京已安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共产党的枪杆子打碎了北京短暂的和谐时光。中共邪党就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其统治,“六.四”屠杀有千百万的见证人,还有全世界通过国际媒体的镜头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还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撒谎,否认其杀人罪行,还造谣、诬陷广大爱国学生和市民,其厚颜无耻真乃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者。

六四屠杀除了杀害了成千上万的无辜中国人之外,还带来另一个严重后果。屠杀使中国人在颤抖中屈服于中共邪灵的暴力,丧失了坚持真理、保持良知的勇气。我当时上学的北京科技大学分院也毫不例外地强迫我们每个大学生明确表态支持政府的所谓“平暴”。除了我之外,我们机电系里所有的学生都被迫违心地撒谎表了态,包括一些学潮时走在前列的人。唯独我始终保持沉默,因为电视宣传的和我亲身经历的完全不一样。诚实难道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吗?

中共邪灵就是如此要摧残全体中国人的这种传统美德!六四屠杀是个分水岭,中国人出于恐惧、失望、无奈,再加上中共有意引导,全民向钱看,开始放纵自己的欲望,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世风日下,直至今日家家装上了防盗门,每个人都在为当初对邪恶的纵容承受着苦果。

29年后的今天中国假货遍地,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

重庆三星沱江面,对呼救的落水者视而不见。

见死不救的佛山小悦悦事件……

许多中国人面对今天的社会不公,面对中共迫害中国同胞,面对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都是麻木不仁。中国社会现在是你骗我,我害你。那些89年六四奋不顾身挡军车的勇士们都哪去了?六四屠杀不仅在肉体上消灭了成千上万勇敢的中国人,“共产邪灵”同时还破坏了的传统文化,使人失去人之为人的标准,道德上失去约束、急剧堕落,人心魔变,毁灭着人类,这也是“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彻底解体共产邪党,清理人间的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来人类社会的堕落和魔变,成为今天人类的当务之急。归正人心,净化社会,回归传统,重建信 仰,这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个人的希望所在!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