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孔祥熙、阎锡山和傅作义身边的三个共谍(图)

2018-07-06 08:30 作者: 飞云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9年2月,周恩来与来西柏坡的邓宝珊、傅作义合影。(网络图片)
1949年2月,周恩来与来西柏坡的邓宝珊、傅作义合影。(网络图片)

前段时间看到《王牌特工去世31年后曝光除毛泽东仅四人知其身份》一文,只看标题即知此人非傅作义秘书阎又文莫属。打开文章阅读果然如此!

笔者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敌人与内奸,谁更加可恨?答案是内奸更可恨。为什么?因为敌人虽然与你为敌,但你知道他是敌人;你防备他,同时对其不报任何正面期望。

内奸则完全不同:你把信任交给他,他知道你的一切。因其如此你对他的期望值是正面的,好比累极,期望舒舒服服地往后一倾坐在椅子上。然而,你信任的椅子突然被信任的“朋友”不动声色地抽走;你仰面朝天跌在地板上,伤脑断骨且折腰。撒种,没有收获花香,长出的却是疾藜;期望“朋友”协助共同对付危险,“朋友”却在自己毫无防备之时,从背后猛插一刀。以为是友谊、互助与信任,不料却是出卖。你投入的心力与信任反转为射杀自己的毒箭。笔者不禁感叹:常胜将军英雄无敌盖世;难防奸人暗毒豪杰神伤。

中国,自古崇尚忠义,连日本人也效法中国讲究“忠恕”二字,即为人做事忠心,仁厚待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笔者生长之三晋大地尤其如此:寒食节由来于介子推气节;其后有晋文公为报恩先退避楚军三舍才战而胜之。三家分晋后,有豫让拚死报智伯。三国时关云长义薄云天无人不知,到如今关公依然是全球华人忠义象征。及至明清以降中国第一商帮晋商兴盛于海内外500年,有制度无忠义岂能成事?民国时期,诚实守信,用人不疑依然是国人,特别是山西人的做事为人价值标准。

然而,本文不摆功,反欲表令三晋蒙羞,使华人汗颜之三例共谍内奸。

第一例:冀朝鼎之与孔祥熙

冀朝鼎(1903~1963),山西汾阳人。(其弟冀朝铸,曾为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清华毕业后赴美,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校就读,并获法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利用同乡身份秘密打入国民政府内部,担任财政部长孔祥熙高级秘书。当有人举报冀通共时,冀反问孔:有人说我是共党,你看我像吗?孔毫不犹豫地以信任作答:当然不信!孔用人不仅考察知识才干,同时基于晋商家族相知互信、赤胆忠心。然而就是冀,充分利用了孔的信任,按照党的指示“巧妙制定”有利于共,有害于府,背信招怨于民之国民政府财政政策;他也是国府“金元券”之始作俑者。对共党夺权建政做出了极大贡献。周恩来是冀朝鼎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唯一的上级,只有周真正了解冀之关键作用。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在以《成败之鉴》为题的回忆录中,专辟一节写到了冀,名曰:“冀朝鼎祸国阴谋之得逞”在这本近五百页的书籍中,专为共产党人开辟章节的,只此一例。

冀的秘密身份,直到其1963年突然去世于办公室都未曾公开。追悼会周恩来夫妇亲自参与。

第二例:薄一波之与阎锡山

阎与薄同为山西五台(定襄)人;阎对薄极为信任,令其担任财政厅厅长,同时为阎训练抗日新军。最后的结局是阎出资委任薄代为建立之“抗日新军”摇身一变成为了“八路军”。毛立足延安东渡黄河在中国最富裕的省份山西站稳,然后扩展,最终夺取政权,薄居功至伟。及至薄熙来之所以自信满满,与其父当年“大功”有关。

薄的作为,与殊死血战保卫太原家乡最后自戕殉国的山西省代主席梁敦厚等慷慨悲歌之五百义士形成鲜明对比。(笔者注:国府称为“五百完人”,台北有“五百完人衣冠冢与纪念馆”以资华夏子孙万古凭吊。是次国共内战之太原保卫战,使太原战役成为中国内战历时最久(6个月)、共方攻城伤亡最大(4.5万人)、最后使用毒气才取胜之战,太原是北方最后陷落之城市;同时陷落日恰巧与南京同。忠义之士死保太原可泣事迹除最近的内战这一次外,史上至少还有另外两次著名:杨业抗宋保卫太原;更远为水灌晋阳城,韩、赵、魏三家分晋之战,亦即战国与春秋分野之战。太原民风由此可鉴)。

第三例:阎又文之与傅作义

阎又文与傅作义乃山西荣河同乡。他也是傅极为信任的高级秘书和幕僚,长期在傅身边工作。和阎锡山相同,号称海纳百川的傅作义队伍里面一直有公开共党。阎锡山曾经说:共产党的理论我们也要研究,他并有实际行动。内战开始后,公开党员发送路费离开。秘密党员继续留下潜伏。阎又文就是一直潜伏的共产党员,不到最关键的时候绝不动用。

傅作义在国军将领中战功显赫。展开地图,纵观三年内战,将傅作义与阎锡山称为国府中流砥柱绝不为过。傅在华北之赫赫战功,与保密手段独到而有效著称。然而促成傅最后失败,他最信任的同乡、幕僚加朋友阎又文“功劳”最大,其最大“功劳”,恰是偶尔从傅之悍将鄂友三处准确判断出傅作义将突袭西柏坡中共中央机关的关键情报,挽救了毛和中央。其后在北平和平改编谈判中,阎、傅女冬菊等受命极尽夸大共方实力,以“心腹”身份从内部威胁利诱、欺骗,对华北易手有推动作用。

傅部北平被改编之后,其中四个师即被送去太原攻城,三晋兄弟父子血肉相残,痛哉!朝鲜战争,原傅部又被送往朝鲜与当年美国友军交战,令人唏嘘!

每忆内战史,我们常掩卷发问:为什么国民政府任由对手奸细肆虐,而不同样派出奸细深入共区?其实原因十分简单:国民政府理念是中华传统,提倡“礼义廉耻”,政府绝大多数人员是有血有肉,有欲望有罪性的正常人;虽然不完美,但他们有中国传统忠义价值观以及人伦底线,其中又特别鄙视作内奸勾当。自己被视若兄弟姊妹、情同桃园;知遇委任之恩不报,无情无义倒也作罢,何至于残忍背后插刀、壶中下鸩,反荼毒知己恩人?常人实在难为。电影《色戒》就讲了一个欲作内奸而不成之故事,盖因女主人有情有义又有爱、虽有“任务”最终却架不住人情考验;故常人不屑于做内奸,即便勉强去做也很难在良心责备下获得成功。

而共方人员则不然,因为他们党性高于人性。这就意味着为了“理想”、为了夺取权力,他们能够六亲不认,无所不用其极。事实上,任何党性都必须首先建立在人性基础之上;虎毒不食子,没有人性的党性是可怕的。

由此观之,从事内奸之人连恩人、家人都能背叛,一定条件下没有谁不可以背叛!其人必具蝇鼠品格、蛇蝎心肠。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人后来都被严密防范,甚至被借机消灭之原因。到最后他们对谁来讲都是潜在威胁,防范对象。从事内奸工作之人,今生再没有人相信他们!

由于严格保密,傅生前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身边亲信居然是奸恶之人。阎又文死后数十年的1990年代,他的单线联系人才笑哈哈、大略略地“澄清”阎的“功劳”、“地下”之地位。数十年争取“恢复名誉”没有结果,此时得到组织“认可”,阎妻反不发一言,不知作何感想?阎地下有知,会否良心发现?

傅女冬菊中了邪魔枉为人女,晚年凄凉,当问所思若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