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我清楚我们的终极敌人是谁!当然不是美国!(图)

2018-07-20 07:09 作者: 芗柏

手机版 正体 3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总统川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7月20日讯】俄罗斯世界杯颁奖典礼上,突如其来的大雨,和普京头顶上尴尬的大黑伞,让全世界再一次目睹了普京唯我独尊的傲慢,也再一次见证了俄罗斯与文明世界的差距。

多年来,苏联时代的遗毒一直困扰着俄罗斯,使其难以挣脱强人政治的泥沼,俄罗斯也因此长期遭受西方国家的排斥和制裁。

但是,俄罗斯却从未放弃融入西方世界的努力。这种努力可以追溯到彼得大帝时期,彼得大帝曾经隐瞒身份去西欧学习,回到俄国后进行西化改革,首先消除俄罗斯人身上蒙古习气和部落文化,然后对俄国进行全面的“文化基因”改造,让俄罗斯搭建起西方文明的基础。

这比日本明治维新早了150多年,但俄国的改革却远远没有日本的改革顺利。日本如今已经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西方社会,并成为美国的坚定盟友,俄罗斯却依旧无法让西方展开怀抱,甚至被美国列为敌对国家。

即便如此,俄罗斯骨子里却并没有敌对美国的意思。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提议七国集团允许俄罗斯回归集体。普京在2017年的总统连线节目中说,“我们不认为美国是敌人,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我们都是盟友。”普京表示,他致力于俄美关系正常化,随时随地准备与川普会面。

川普很给普京面子,力排国内众议,于今年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普京会晤。双方举行了超过两个小时的面对面会谈,两人均表示会谈富有“建设性”。

然而,川普却因为在乌克兰、叙利亚以及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上没有展现出美国的强硬一面,而受到美国主流媒体和国会议员们的激烈批评。川普很务实,事后他很快为自己在与普京的联合记者会上说出“我不认为俄罗斯有理由干出干涉美国选举的事”,而真诚认错并道歉。

很显然,川普企图修复美俄关系的努力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虽然他自上任伊始就呼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从当前的情势来看,美俄关系确实很糟糕,除冷战阴影外,两国在乌克兰、叙利亚、伊朗等问题上都存在长期的分歧。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川普想要破除美俄关系中的“疑难杂症”,仍然任重而道远。

川普的对俄策略是富有远见的。当前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今日的俄罗斯非昔日的苏联,对美国的最大威胁力量已发生转变。川普非常明白,俄罗斯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敌人,拉拢俄罗斯,有利于美国对欧洲的笼络和东亚的战略平衡。

那么,美国能不能拉拢俄罗斯呢?我认为,从长远来看,美俄关系回暖是不可逆转的事实。

首先,美俄两国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念。

普京曾公开说,“我任何时候都清楚,我们的终极敌人是谁!当然不是美国。因为我们与他们没有意识形态矛盾和根本利益冲突,我们的矛盾只是缘于两个同等强大的国家对彼此深深的疑虑和应有的正常警惕。”

而面对各阶层指责普京向中国出售先进武备,普京的回应耐人寻味“记住!我们的武器只是卖给那个党,并非中国!”。研究远东事务的专家安德烈夫说得更透彻,他说:“我们必须不遗余力的支持这个反人类价值观的党,只要它仍持续执政,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内外交困中,越是内外交困,它就越离不开我们。 未来,它们国力必将衰退,因为它们为确保政权会消耗全部国力,直至崩溃。 所以,帮助这个党对抗西方就是帮我们自己赢得和平和发展机会。”

俄罗斯目前基本奉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尽管民主的质量不佳,但整体价值观已与前苏联大相径庭。正如普京总统顾问莫洛夫所言,“俄罗斯放弃了用强制思想统治国家的做法,采用的是世俗化的理性文明思路,不把国家道德强加到个人头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正是俄罗斯民主化之后的本质变化。尽管俄罗斯还没有做的这点,但美国人也没有完全做到,至少俄罗斯和美国基本上是在民主架构中竞争的。”

就像美国与欧洲、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竞争,他们之间只有具体利益上的分歧,而没有核心价值观的冲突。这是一种良性的竞争。

其次,美俄两国拥有共同的基督信仰。

俄罗斯信奉东正教,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流派之一,这注定俄罗斯最终要走向西方主流意识形态。

基督教强调“自我忏悔”,这使得俄罗斯人勇于对历史上的重大错误进行反思和忏悔。普京曾对俄罗斯过往的历史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包括十月革命中布尔什维克党采取的严厉镇压措施、枪毙沙皇全家、内战中杀害上万个神职人员等等。

俄罗斯人民切身经历了那个被束缚了个体尊严的疯狂年代,如今大多数人都对那段历史持否定的态度。他们不再纠结于“黑暗沙俄”,不再忌讳“红色恐怖”,也不在乎“改革动乱”,他们放下了沉重的历史包袱,精神上得到了解脱。

无论是俄罗斯领导层,还是俄罗斯人民,他们都在价值观、历史观上努力挣脱以往那种野蛮、扭曲的状态,向文明社会靠拢。这种向好的趋势令人欣喜。

值得警惕的是,历史遗留的极权毒瘤仍旧在俄罗斯大地阴魂不散,让俄罗斯的民主质量大打折扣。

另外,俄罗斯一如既往的争霸野心,也为美俄关系增添了一丝阴霾。

事实上,俄罗斯钦佩美国的发展成就,其在心理上最想成为另一个美国,而美国则希望俄罗斯放弃争霸野心,像德国和日本那样,与美国结成联盟。

如何在战略博弈中形成新的平衡与稳定的世界格局?这是对美俄两国的巨大考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