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德争议医生 赴深圳掌肝移植团队(组图)

2018-08-02 19:38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一名具有医德争议、不获续聘的医生,被邀往深圳医院、并负责领导成立肝脏移植手术团队。
香港一名具有医德争议、不获续聘的医生,被邀往深圳医院、并负责领导成立肝脏移植手术团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8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在香港具有相当争议的香港大学医学院外科兼职临床副教授吴国际,去年底曾经在一宗换肝手术中擅自离开,导致病人在胸腔敞开的情况下白等3小时。据悉,吴国际今年初不获港大医学院续约,但事隔半年,他竟获港大深圳医院聘用、并负责领导成立肝脏移植手术团队。

医德具争议 年初不获港方续聘

2017年10月底一宗移植个案中,一名于威尔斯亲王医院去世的病人捐出肝脏,玛丽医院即派医生去取肝脏,而负责监督换肝手术的吴与其他医护人员则在玛丽医院准备换肝手术。下午2时左右,好心人捐出的肝脏被摘除,而玛丽医院医生亦做好手术准备,下刀打开病人腹腔,完成疏离血管等步骤,但未取出坏死肝脏。

吴国际当日属于换肝团队的当值监督医生,下午3时25分,他在没说明原因下离开手术室,仅表示下午5时左右会返回医院完成手术。手术室内多名医护人员皆感震惊,因当时捐出的肝脏已即将抵达医院。直至下午5时吴国际仍未返回玛丽医院,护士传呼吴时,竟是由一名护士代吴回复,指吴在另一医院做手术,而黄楚琳亦无回复。直到晚上6时半,吴才返回玛丽医院,与其他医护人员重新开始手术,约晚上10时才完成换肝手术,险错过移植的黄金时间。

此外,吴国际亦是轰动香港社会一时的“邓桂思医疗事故”的主诊医生。当时43岁的女病人邓桂思因急性肝衰竭,先后进行了2次换肝手术但仍不幸身亡。2017年5月9日联合医院才终于公布邓桂思事件涉及医疗失误,而吴国际当时在电台节目表示,自己早已知道联合医院药单有错漏,但并无通报事件,及拒绝评论自己是否应有责任把事件通报予医管局总办事处。

事件一度引起香港社会热议。事后,今年1及2月,玛丽医院及香港大学医学院完成调查,认为吴的行为不当,指其早知问题却不向医院通报,决定不再继续聘用吴。

吴国际疑2次行为不妥当,不获香港大学医学院续聘
吴国际疑2次行为不妥当,不获香港大学医学院续聘。(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深圳一方聘用“如掴了港大医学院一巴”

然而,今年5月传出消息指,吴国际获港大医学院有份管理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聘用,震惊香港社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形容,深圳医院的做法“犹如掴了港大医学院一巴”,因为吴国际在丑闻缠身之时,深圳方面居然高调聘用其。

港大深圳医院虽然冠名“香港大学”,其实该院的架构董事会,包括深圳市政府代表、香港大学代表、以及深圳“社会人士代表”。因此,港大仅属于有份管理者、而非掌权者,这也是为何不获港大医学院续聘的吴国际,仍能有其他渠道获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聘用。

《星岛日报》日前引述消息指,港大深圳医院7月初全职聘请吴国际为肝胆外科顾问医生,职责为“领导成立肝脏移植团队”,并指该院目标为“成为深圳首间可进行活肝移植的医院”。

港媒:深圳迫切提升器官移植数字 存在异常

今年3月18日,《明报》报导,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透露,该医院每年的肝切除手术达130宗(香港玛丽医院为200宗),而该院每年的器官捐赠量不足5人,因此至今未达要求取得器官移植牌照。当时卢表明,目的是医院能够尽快进行器官移植,未来会加快提高手术量。

港媒报导,深圳虽然是最早开展器官捐赠立法的城市,但器官供应仍然十分短缺,而这个问题普遍存在于整个中国大陆。根据北京卫生部门的统计显示,中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仅1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人体器官供需严重失衡,使得中国多年来器官市场黑市泛滥。

然而,最近十几年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暴增,庞大的器官来源一直为国际社会所质疑。而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在2006年达到了历史最高峰,完成了近2万例的器官移植手术。外媒数据指出,中国大陆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至2周,在美国、肝的平均等待时间至少为2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为3年。

中国大陆长年以来,器官捐赠与移植的数字都有非常大的差距,国际社会对此十分质疑
中国大陆长年以来,器官捐赠与移植的数字都有非常大的差距,国际社会对此十分质疑。(示意图/Adobe Stock)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2012年形容:“特别是对器官移植旅游者,如果你到中国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内完成肝移植手术,这就意味着得安排杀掉一个人,要通过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供体,然后在你离开之前杀掉他们。如果你只是干等有人在监狱里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内就等到一个肝,而且这个肝还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体质。你只能去找到合适的供体,然后在器官移植游客还在时把他们杀掉。这就是根据需求来杀人。

“在中国,能够招致死刑的原因非常多,而这些原因是许多人权组织所不能认可的。所以当谈到处死囚犯时,他们可能是政治异见者、精神信仰异见者、轻度违法者,或完全不该治罪者。我们不是在谈每年因真正犯了重罪而被处死的5000人,很多“按需被杀”的人根本就不该进监狱。所以中共这种制度真是令人作呕。”

自从2014年以来,除了外媒,中共官媒也频频曝光中共军方、法院和医院参与活摘器官的惊人内幕,并报导了大陆存在“圈养”器官供体及贩卖器官黑案。同时,前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的黄洁夫,也曾承认大陆长期使用“死囚”器官作为主要供应来源。然而在人权受到极大压迫的大陆,官方的说法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质疑。

7月13日,代表新西兰所有医生的新西兰医学协会(New Zealand Medical Association)发布公告,关注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可能涉及到的伦理道德问题,并建议对那些将回中国从事器官移植工作、来新西兰培训的中国医生,停止进一步培训。
7月13日,代表新西兰所有医生的新西兰医学协会(New Zealand Medical Association)发布公告,关注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可能涉及到的伦理道德问题,并建议对那些将回中国从事器官移植工作、来新西兰培训的中国医生,停止进一步培训。(图片来源:Pixabay)

对于深圳方面近年积极聘用香港移植方面的权威医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指出,香港有严格的器官捐赠制度,“一个医生能做的手术数量有限,这个数字也代表着那个医生的‘资历’,大陆就不同了,你明白的,你可以做的手术数字是难以预料的,每宗器官移植手术背后,都是庞大的收入利润”;“当然,你不能问那些器官在哪里来的,你知道大陆的‘游戏规则’跟香港不一样,你就做好移植手术收钱,另一方面,也是请香港的专家去‘培训’那边的医生,提高手术成功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