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的哪一首艳词 惹怒了晏殊?(图)



晏几道曾因为背诵了柳永的艳词,而惹怒了父亲晏殊。(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晏几道自幼聪颖过人,继承了父亲晏殊的文艺细胞,因此从小就深受父亲的喜爱,晏殊也经常把他带在身边。然而,晏几道的特殊喜好却让父亲头疼不已。

有一次,晏殊在家中举行宴会,高朋满座之际,众宾客都听说晏殊的小儿子是个神童,就鼓捣着五岁的晏几道给大家背诵几首诗。

晏几道毫不怯场,朗声念道:“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众宾客一听,这是柳永的艳词啊,没想到堂堂宰相公子竟然好这一口,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晏殊也是气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气地骂道:“住口!小孩子不得胡言乱语!”晏几道却委屈的留下了泪水:“我就觉得好听嘛,为什么不能念?”

看到宝贝儿子还敢顶嘴,晏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叹息道:“孺子不可教也!”

晏几道到底是背了柳永的哪首艳词呢?我们不妨先来欣赏一下柳永的这首词全文:

《蝶恋花・凤栖梧》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玉砌雕阑新月上。朱扉半掩人相望。

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这首词描写的是柳永与情人幽会的场景,从环境、气氛,到闺房之内的旖旎风光,全都和盘托出,特别是最后两句,让人浮想联翩。

按理说,柳永也是词坛大家?那为什么晏殊如此讨厌他的艳词呢?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晏殊时称富贵宰相,词风典雅工丽,有很浓郁的贵族文人气息,追求唯美、含蓄。

而柳永呢,经常流连于青楼酒馆,所填之词大多描写男女之情,大量采用市井之语入词,相比晏殊的词风,显得直白,在文人士大夫眼里甚至是猥亵、低俗的。

早年间,柳永遭到宋真宗和宋仁宗两任皇帝的奚落,屡次名落孙山。无奈之下,他想到了当朝宰相晏殊以擅长填词著称,于是想要去走走门路。

收到柳永的名帖后,晏殊还算客气的问:“贤俊作曲子么?”柳永回答道:“只如相公亦作曲子。”没想到,晏殊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殊虽作曲子,不曾道彩线闲拈伴伊坐。”

柳永是个聪明人,听明白了晏殊的言外之意,意思是说我可写不了你那么香艳的句子,我们不是一路人。言尽于此,柳永转身离去。

现在,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喜欢柳永的艳词,让晏殊不得不感叹,真是造化弄人啊。

对于我们现代读者来说,晏殊和柳永都是词坛大家,如果当初二人能互相欣赏,互相借监,不啻为词坛一大盛事,可惜的是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