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字奇人的传奇故事(图)

2018-08-25 17:22 作者: 梁珍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因为我的人生经历太苦了、太惨了,所以改名不幸。”(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破译谷丫密码的谠不幸有三个名字,小时候因为是个男孩,农村人认为是大吉,取名大喜,又因为排行中字辈,学名又名中喜,但九三年他为自己改名不幸。

“因为我的人生经历太苦了、太惨了,所以改名不幸,但又怕被扣上反党的帽子,就在党字旁加上言字边,所以叫做谠不幸。”谠不幸每每被问到自己的经历,都泣不成声不愿多谈,但记者仍然从多次采访中打开他的心结,了解到他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或许能为宝藏的破译了解到更多的因由。

三次大难不死

“本来我不想提起往年,但我的童年怎么也忘不掉。我是苦娃的后代,在苦水里泡大的,从五岁开始,我就不愿意听父母说他们的苦,因为听了以后觉得太苦。”谠不幸生长在一个赤贫的农民家庭,家里共有五个孩子,他排行最小,上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姊姊。谠一家可以说异常不幸坎坷。曾祖父不识字,为了想让两个儿子多活几天,年仅四十八岁就不吃不喝,活活饿死。守寡的曾祖母要饭为生,但仍然没有办法养活儿子,就把八岁的女儿卖了,换一顿高粱,后来曾祖母又被迫改嫁,当两个儿子长到十几岁时,曾祖母就死掉了。后来谠不幸的爷爷二十六岁时娶了谠不幸的奶奶,但谠不幸三岁时,一九五八年,奶奶又活活饿死了。

其后三年,谠不幸也差点饿死过三次,每次都大难不死又活过来。他回忆说:“有两次父亲把我丢在野外的深沟里,丢了之后不愿意走,看我有没有希望?每次都是他舍不得走要离开时,我又哭出来了,我父亲又把我抱回去﹔第三次更奇怪,因为是冬天,我父母说不要丢在外边,就把我用布包好放在地上,晚上怕老鼠要吃我,就再把我抱到床上,两天后我又活过来了。”

后来家里找了一个神婆给他算命,说必须卖给一个姓刘的家庭才能活命,父亲就真的把他卖了。后来那家人给了他父亲一升花生、五斤小米、一箩筐红薯。但父母走后,谠不幸一直大哭,第二天开始发烧,不吃不喝,只会出气,等到第三天人家又把他送回去,说养不活他,东西也不要了。送回去后,谠不幸又活过来了。

讨饭为生

谠不幸八岁开始上学。他生性聪明,学什么一学就会,全班成绩谁也比不上他,很受老师和校长的喜欢,但好景不长,一九六六年,不幸的遭遇又来临了。

父亲因为十六岁那年曾当过国民党的壮丁,文化大革命中被定为反革命,整天被批斗,被打到体无完肤,无法行走。作为“反革命”的儿子,谠不幸整天被村里人和学校的孩子欺负,小小年纪就要干重活,而且不能计算公分。他经常独自在野地里面哭,而且整天担心父亲被批斗,一看到有人围在一起,就心里发慌,担心父亲又要被批斗了。

为了养活父母,十来岁的谠不幸一边上学,一边讨饭为生,讨来的红薯等固体食物就给父母带回去,自己就喝一些稀粥。后来学校教音乐的女老师同情他的遭遇,就管他饭,不让他继续要饭,每星期并给他父母几斤面维持生活。但是好景不长,一年多后,这位善良的老师就出嫁到很远的地方,谠不幸唯一的希望和支柱又没有了。

人生多波折

命运对谠不幸多波折,但谠不幸没有沉沦下去,一直在苦难中挣扎。他小时候多病痛,经常会猝死过去,但后来身体突然变好了。他学什么一学就会,心灵手巧,歌唱得好,还能制作并吹奏一手好箫,以此抒发自己心中的悲伤。他用心种田,每次种的棉花、玉米等农作物都得到当地的好评,但却屡屡受到村里人排挤,不让他出头。

因为家里太穷以及遭同村人的诋毁,他二十七岁才成家。太太是村里一个干部人家的女儿,小他十岁,死活要跟他结婚,但家里压力太大,加上同村人的妒忌,一家人时常被殴打,太太甚至被人打伤住院六个多月,一九八六年,他们只好被迫离开家乡,投奔亲戚。

因为他懂中药,在南阳一个药材铺作推销,日子好过了一些,但因为药材铺骗人,他不愿意继续下去,只好四处打工为生,现在也只是靠太太开的一个小饭馆为生,甚至连住房的租金都给不起,生活一直非常清苦。

至零四年家里又出现大难。不到两年半的时间里,谠不幸的父亲、两个哥哥、一个侄子和姐夫五口人接连去世,这对谠不幸打击非常大,头发全白了,几乎临近崩溃的边缘。直到零六年十月,他从《东方今报》看到谷丫的图画,废寝忘食的破译密码,一直为此奔波,感觉冥冥中有上天的安排,一定要他坚持下去,就坚持到现在。

测字不收钱

虽然日子异常艰苦,但谠不幸测字从来不收对方一分钱。因为谷丫密码破译之后,他的名气大涨,几乎每天都有人找他测字,全国也有不少人写信来测字,无论对方职位高低、贵贱,有钱无钱,他都有求必应。

很多人笑他傻,又说现在市场经济,有这个功能收钱,早就成大富翁了。但谠不幸这么解释道:“我看字不收费,虽然我这么穷,但不能在看字上要钱,自己心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给你钱,都不敢要。我心里明白,有功能不是白白有的,一定不能收费。”

山东省某局长慕名而来,一下火车就给他五百元,他说什么都不要,并坚持对方如果给钱就不测字。后来这个人测完字后,到他开的小饭馆吃点东西,表示非常感谢。

和谠不幸一起探宝的张富团谈起谠不幸的测字功能就非常赞赏。他曾经前后四次经谠不幸测字均非常准确,在得知谷丫密码的故事后,张富团也整天挂念,好像有种力量迫使他不断搜索有关讯息,最后他决定追随谠不幸一起挖掘宝藏。

而电视中每每看到好人落难,好人无路可走的时候,谠不幸都会哭。而见到有人做坏事,他就非常不高兴,“为什么上天不制止坏人?”

生活清苦仍接济穷人

虽然生活清苦,但谠不幸还是尽可能去接济比他更困难的人。张富团说:“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把剩下的菜打包,要我骑摩托车走四五里,找个要饭的拿给他,他才感觉心里有块石头落地了。在和有些领导吃饭的时候,桌上掉个花生米他也捡起来吃,剩的东西都让服务员打包,其实都是给到要饭的手里。”

一九九八年谠不幸到徐州,买车票只剩下一块钱,有个女的走过来,说大哥救救孩子,谠不幸就把一块钱给了她。晚上饿得不行,年纪轻又不好意思讨饭,见到凳子上有人扔了两个吃过的饭盒,趁人家不备的时候,就拿走了。后来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果皮。最后谠不幸实在饿得不行,就把自己身上的挂子当给饭店,换了一碗面条。谠不幸这样解释自己的选择:“我不能做坏事,我就没有这个心,我一生没有想过做坏事。我见到要饭,我不吃饭都可以给他。我这里开饭店,有时候要饭的来了,我们不吃了就给他们。”

谠不幸也遇到不少诱惑。年轻的时候因为相貌英俊、又会唱歌,很多女孩追求他。但他说:“只有上天知道,我的心不会变,为什么我这一辈子不跳舞、不喝酒、不抽烟、不喝茶,因为这都是因为我从小的遭遇太惨了,所以我说这一辈子不浪费,不花哨。到现在很多人说我傻,说像我这样低调做人,很难,找不到。”

逢凶化吉

虽然再苦再难,但冥冥中谠不幸总感到有种讯号在指挥他,总能逢凶化吉。一九九二年到新疆跑业务,那次谠不幸带的东西多,有人想暗杀他。当晚旅社来了个中年男子要和他一起住,谠不幸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但奇怪的是他当晚一点没有睡意。小时候的事情在大脑里放开了。

没多久他就听见一个响声,好像铁碰到木头的响声。谠不幸开口问:“咋回事?什么声音?”对方不说话,又睡。又过了几个小时,谠不幸听到有人从床上下来,同时脑袋中产生一个图像,好像有人拿一个东西,谠又问:“是不是你要下床?”对方说自己要上厕所,后来又睡了。到早上六点钟,谠听到金属砸在木石上的声音。他急忙把灯拉开了,当时看到眼前一亮,对方一下子把手伸回去了。谠就说:“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没有瞌睡,第一次说话是不是也是你?”对方回答:“我也睡的不好,有家事。”

新疆中午特别热,同住的男子又说带谠不幸去洗澡。到了树林里面的一个水池,谠不幸把衣服一脱,下了一个脚,感觉水非常冷,又问“怎么回事?这水根本不能洗。”这时候树林里面冲出两个人,手里拿着铁棍。其中一人问:“上星期五早上五点钟你是不是到我母亲床上?”谠不幸回答:“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那时候他们准备一杆子把他打死,谠不幸体型消瘦又机灵,一转身就跑脱了。

谠不幸回忆道:“现在我才知道,他们头一天在旅社准备杀我。可能冥冥中有神在管着,他们才没有得手。当时我带了壁虎药材,很贵。虽然我命捡回来了,但是药也丢了,要赔七千多块,这时我小时候的同学主动找上门说,知道你出事,这笔钱对我来说天文数字,他就给我还钱,后来还剩下两千多块,他也不要了。给我的感觉是,再难再难都有人帮,再难再难都不碍事。”

苦难多心才正

回顾自己的清苦一生和曲折的人生经历,谠不幸说:“原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苦。现在我知道了,上天挑选我,因为我这一生苦难多,心才正。苦难多,没有坏的思想,坏的事情我不敢接触,就是让我增加记忆和灌输能量,目的就是叫我遇到谷丫密码,能够解释它。通过这一年多,我知道我这一生遭到的难就是要了解这件事情。”

他续说:“不管你信什么,最终的目的就是良心。我的经历太坎坷。我知道,将来不去保持我从小发的誓,做一个好人,根本不会遇到这个事情,上天也不会选中我,每天都有人找我看字,我从来不会收费。因为我知道收费了,这个就不是正当的。因为上天给我这个任务,就不准我收钱。祂就是让我看谷丫的画。”

完成使命

画还有两千多幅,谠不幸只看了现在四幅,就发现这么大的事情。但是很可惜,后来他还去了两次,但谷丫其他的画他们不准他看。谠不幸认为时机未到,因为人类还会从中破解更多的谜底。“我想是因为这些事情还没有认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让我看的。我们会从中了解更多的事情。”

他最后说,其实谷丫密码被破译这件事是上天配合,好像这个事情要成功,要把这个戏演出来,必须各式各样的人。“上天让我来破译,是要个伙计来帮忙。也许将来还会有人,会把我们安排在什么位置上。但都不重要。我们就是接受上天的使命把这件事完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