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豪宅谋杀案 或和红朝前领导人有关(图)


西澳豪宅谋杀案
西澳豪宅谋杀案或和红朝前领导人有关(摄影:袁明)

【看中国2018年8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晓行编译)珀斯豪宅谋杀案有了戏剧性进展,据当地《西澳人报》上周四报导,2016年7月初,被渔民发现漂浮在珀斯天鹅河行李箱中的受害者陈佩雯(Annabelle Chen)与台湾秘密组织和中共前领导邓小平有关联。

57岁的陈佩雯生前居住在珀斯富裕街区Mosman Park的一栋豪宅内,据邻居描述,她深居简出,不太和周围邻居接触,但经常去寺院做义工,喜欢艺术,财务稳定。陈佩雯于1985年曾嫁给新加坡籍的班阿平(Ah Ping Ban音译),是他的第二任妻子,1999年离婚后,她来到珀斯生活。2016年警察指控,她25岁的小女儿万宜婷(Tiffany Yiting Wan音译)和66岁的新加坡前夫班阿平涉嫌谋杀了她。

2018年8月15日,在珀斯高等法庭上,她的前夫班先生告诉陪审团,陈佩雯(Annabelle Chen)受过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训练,包括如何使用武器和用她漂亮的外表影响人等,但是她没有加入那些组织。班先生表示,他在工作上与邓小平有接触,他的前妻陈佩雯与一些中国官员关系很好,她还是一个中国重要领导人孩子的教女。班先生还说,他有一个网上博彩公司和水力发电厂,还拥有一个夜总会俱乐部,共2万名员工,没有敌人。

班先生于2016年6月30到达珀斯,7月2日离开,当天也是装有陈佩雯尸体的行李箱被人发现漂浮在弗利曼特海港附近的天鹅河上。班先生对警察讲,他来到珀斯后与陈佩雯有个一小时的长谈。不久后,他看到陈佩雯拿着一个行李箱离开了房子。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班先生在珀斯接下来的时间里,都和他的女儿万宜婷在一起,教她开车、出去吃饭和谈论女儿的将来。

班先生承认,在珀斯三天中的某个时候,当他发现他的女儿万宜婷谋杀了陈佩雯后,帮助她把陈佩雯的尸体丢弃。

万宜婷是陈佩雯的小女儿,在和她的同父异母姐姐(法庭禁止公开其姓名)开始通过视频作证时流下眼泪。她辩护称,是她爸爸把陈佩雯击打致死,为了掩盖她爸爸的计谋,她向警察撒了谎。

班先生还承认,7月3日,他接到他女婿的电话告知,陈佩雯的尸体被发现了。于是他立即赶回珀斯和他的家人在一起。班先生称,他和陈佩雯的婚姻在1999年结束,但他多年来一直想和陈佩雯复合。

警察向陪审团展示了在弗利曼特港天鹅河里找到的一些证据照片,包括据称是班先生戴过的眼睛和万宜婷小时候用过的带有附板的儿童滑板车。

在庭审过程中,班阿平和万宜婷都互相指责对方,前夫称是女儿杀了她,自己只帮助抛尸,但女儿称自己只是谋杀从犯。

检察官Justin Whalley告诉西澳最高法院该案的陪审团,陈佩雯脑部受到25次击打,包括一次需要极大力量的攻击。陈女士位于Mosman Park的家里有血迹,她的身体系统中有酒精残留。她家里的床垫被置换过了。

警方直到2016年9月1日,当万宜婷向警察报案称她母亲失踪时,才确定行李箱中女尸的身份。陈尸腰部以下没有衣物覆盖,在装尸体的行李箱中有一些瓷砖和塑料袋。那些瓷砖被发现与陈家中浴室的瓷砖匹配。

目前还不清楚是何时形成了谋杀陈女士的意图,也不清楚谁在犯罪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但是Whalley先生说,班阿平和万宜婷各自向警方提供了相同的该事件的虚假版本,他们“精心策划的谎言”是为了掩盖他们的参与。他们是唯一两个活着的,知道陈女士遇害真相的人。

班先生的辩护律师David Brustman告诉陪审团,班先生的女儿万宜婷在6月27日或28日和受害人发生了争执,当他的当事人于6月30日从新加坡抵达珀斯时,陈女士在自己家中已经遇害。

律师说,班先生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外,但他确实帮助处理了尸体。“这只不过是父母试图保护他或她自己的孩子,尽管是完全被误导了,”他说。

法庭还获知,万怡婷在母亲死后曾分两次将13.5万澳元转账给父亲。

万宜婷的辩护律师Simon Freitag则告诉陪审团,陈女士“基本上是被打死的”,他们必须决定谁负责杀死她。Freitag先生承认万宜婷此前对警方撒谎,并且已经承认是从犯。

审判将持续四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