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霉变食物,利益蒙蔽了谁的双眼?(组图)

2018-09-24 07:10 作者: 闲言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幼儿园
安徽芜湖童馨幼儿园使用有虫子的大米(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9月24日讯】网络上有不少视频,也有文字,说的是发生在安徽芜湖童馨幼儿园霉变食物,包括有发霉的鸡腿、有虫子的大米和2015年调料的事。的确,从照片上或者视频上来看的话,是有点触目惊心,而更让人震惊的是,据说有好几个孩子因此而被检查肿瘤细胞超标 (相关阅读:传安徽孩童食用霉变米罹癌 官方严控舆论

尽管这有图有视频也就有真相,但是,直到今天看到了官方媒体的报道,明白这的确是真实的事情。

蓝鲸教育9月21日讯,近日有家长举报,安徽芜湖童馨幼儿园学生食用的鸡腿发臭、大米霉变生虫。据家长称,该幼儿园所使用的调料用品也为过期调料,所使用的色拉油则是淘宝查询不到的品牌。据悉,该园学生食用了发臭的鸡腿后,出现身体不适。送医后诊断为支气管炎、肝功能损伤、EB病毒感染等情况。

幼儿园

而最新的消息是,9月22日凌晨,芜湖市公安局鸠江分局依法对梁某某采取强制措施,案件办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虽然案件办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可是这所幼儿园的所有家长估计都不会“情绪稳定”的。毕竟,有很多的疑问,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答案,起码也没有权威的说法。比如说吧,一般来说,发霉食物中含有黄曲霉素,这可是最强的致癌物。可官方说的是,该所幼儿园学生食用后,送医诊断为支气管炎、肝功能损伤、EB病毒感等。

还有,食用后感觉不舒,送去医院检查的幼儿园学生到底有多少?是送到当地医院检查呢?还是送到外地的医院?尤其是幼儿园学生检查的结果都是啥?是否有网络上传说的那些严重的疾病?

其实,我以为最为关键的是,这所幼儿园存在霉变食物到底有多长时间了?要知道,这发霉的鸡腿,这霉变生虫的大米,甚至是过期三年的调料,都是肉眼可以看到的东西,问题是,咋就没有人发现呢?

幼儿园
幼儿园的采购员、厨师或者老师们都是冷血动物吗?(网络图片)

不能说是良心坏了,不能说是这些幼儿园的采购员、厨师或者老师们都是冷血动物,明知道是霉变的食物,也照样采购、做饭和让幼儿们食用,只能判断这里面肯定有利益因素存在。应该说是,有利益,才使得这些直接接触到食物的人,都成了明知霉变却无视的“帮凶”。

当然了,这些最直接的“作恶者”,我并不认为他们是谋取利益而故意使坏的主要分子,因为能够决定采购食物并且把关监督的人,才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主要人物。而这些人,也才有资格,通过幼儿园学生合格食物与霉变食物之间差价来获得“带血的金钱”。

这肯定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某一个具体的部门,而是一帮绑在“腐败食物”链上的,与权力密切相关的一帮既得利益者。比如说,幼儿园的食物采购厂家是谁选择的?如果是招标选定的话,那么这厂家的相关证件是否合格?是谁,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来监督和把控厂家的商品质量?

就如今天媒体报道,上海某幼儿园发给学生月饼竟然有2017年9月的,也有2019年9月的,有的甚至没有日期。当学生家长质问时,当地教育部门的人回复,这是月饼标签搞错了。谁信呢?月饼是一种特殊节气的食物,食用的时间很短,一旦过了中秋,几乎就很难有市场。因此,生产日期或者有效期就显得非常的重要了。牵扯月饼质量的,如此重要的指标,竟然能够出错,这也就是当地教育部门的人说得出口了。

打脸的是,当地的市场监管部门随后的检查中,指出生产月饼的厂家在今年6月份,就被处罚过。这样一个有劣迹的食品生产厂家,是谁采购了供应幼儿园的月饼呢?不会只是幼儿园的采购员吧?

幼儿园因为学生都是6岁以下的,孩子的判断能力和表达能力很弱,但服从性很高,只要是幼儿园老师安排的,只要是幼儿园提供的,都是会绝对听从的。即就是偶尔有拒绝食用的,也会被逼好好吃饭糊弄过去。而在孩子都是“宝贝”的现实中,幼儿的各种消费,家长都是很舍得的。如此以来,这幼儿园的学生就在现行制度下,成了某些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人的“唐僧肉”。

按道理说,现在的相关的制度设计非常的“完美”,而且监督程序也很“健全”,任何的腐败都很难逃过纪检部门的“雪亮的眼睛”。不过,很多时候,泛行政化的现实中,权力的因素无所不在。而当利益蒙蔽住了个别人的双眼时,就形成了腐败的利益链,而这条利益链的“各式人物”,也就良心被狗吃了。他们无视这些幼小生命的健康,纷纷伸出贪婪的手,从“主犯”到“帮凶”,各尽所能,攫取不义之财。

国外不是没有这样的极端案件发生,可问题是,这些罪恶一旦曝光,则不会如国内样的有关忌讳“影响”,老想“遮住捂着”,难道说是害怕有利益牵连吗?还有,国外的法律会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让“作恶者”付出惨重的代价,包括经济上的,但是,国内却连赔偿医药费都牵强。疫秒问题有结果嘛?受害者的那么多幼儿,其身体是否有检查?后面的补救措施呢?至少,没有公开,很难让人相信事件的处理会合理。

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北京人郭利,为了被三聚氰胺伤害的孩子,先被判刑后被宣判无罪,要知道,他只是受害者的家长而已。

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中立者”存在的社会,任何事件的发生,尤其是那些罪恶的恶性事件,使得利益相关的有关方面都担心被牵扯进去,如此使得问题的解决,弊端的惩处,受到了种种说不出名堂的限制。幼儿园的霉变食物如此,疫秒事件也如此,甚至于瑞典曾先生的遭遇也如此,利益一旦蒙蔽了权力的双眼,反而会使得问题的解决充满了奇葩的色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