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动国际的斩首行动 17小时激斗“死党”重新定义(图)


这些靠心狠手毒爬上高位的“死党”之间,根本没有道义可言。
这些靠心狠手毒爬上高位的“死党”之间,根本没有道义可言。(网络图片)

2006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不露声色地使出杀手镧,导演了一出震动国内外的17小时“斩首行动”。当年江泽民的心腹、也是其定下的接替胡锦涛的人选——陈良宇,在“十七大”前落马,被同党抛弃。

17小时激斗中,也让外界看清,这些靠心狠手毒爬上高位的“死党”之间,根本没有道义可言,黑帮与之相比,还差的不知多远。

陈良宇:在中纪委工作组住地装窃听器

2006年9月21日,中纪委驻上海工作组,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送《关于上海调查工作》第三份报告。该报告中有证据、物证、旁证,证实了市委书记陈良宇是清楚属下进行非法经济、金融活动的,而且利用职权扣压有关举报信,以政治威胁市纪委、市检查部门负责人,长期庇护亲属在国土、工程领域中的非法、违法活动,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

该报告指:初步核实,陈良宇涉及非法、违法金融、经济活动金额超过一百余亿元。

该报告又指:六月中旬,中纪委进驻上海,工作一直受到人为严重干扰。陈良宇先后在不同场合六次吹风说:

“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标是要贬低、否定江总(江泽民),要借反腐败排斥庆红、黄菊。”

“有问题不要都向中央送,搞垮上海,谁高兴?不要想得这么单纯。”

除此之外,陈良宇也对中纪委上海工作组做了不少小动作。中纪委工作组下榻的衡山酒店不断受到干扰。更严重的是,在中纪委工作组的住地发现了窃听器。因此中纪委工作组不得不搬到同属衡山酒店管理的马勒别墅,并由中央专门调了一个排的武警战士,武装保卫工作组的人员安全。

据韩正后来揭露,陈良宇先后在衡山宾馆、锦江宾馆、虹桥迎宾馆召集部分市委常委开碰头会,陈良宇说:中纪委到上海是要打开突破口,要翻市委老账,要搞清算,要揪出“大老虎”才甘心。当前我们要稳住,再稳住,该硬就要硬,能硬过三个月,搞不出大的东西,最迟10月1日后就会撤回。

上海帮、江泽民抛弃陈良宇

《上海帮末日悍将陈良宇传奇》一书称,中纪委报告送政治局常委批阅后,当年9月22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讨论。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会上提出3点处理意见:根据已核实材料,陈良宇严重渎职,而且涉嫌庇护犯罪活动。

(一)宣布撤销陈良宇市委书记的职务;

(二)召开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就陈良宇问题,提出处理意见;

(三)宣布对陈良宇实施“双规”,留京审查,并就陈良宇问题提交十六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决定。

会议从下午2时开至晚上10时,历时8小时,未有结果。其中贾庆林、黄菊、李长春反对现阶段对陈良宇的问题进行处理。

会议宣布:9月23日下午继续开会,并向前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宋平、刘华清、尉健行、李岚清及万里通报。

江泽民、朱镕基、刘华清、李岚清未表态,其他人都表态:完全支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反腐败斗争工作。

9月23日下午1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继续开会,晚10时结束,历时9小时。当天,对有关陈良宇问题进行表决:通过建议24日下午召开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并邀请前政治局常委出席;通过建议撤销陈良宇的上海市委书记职务,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留京审查。

当时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表决结果:六票赞成,三票(贾庆林、黄菊、李长春)弃权。与此同时,胡温高层将陈良宇的情况向在上海休息的江泽民作了汇报,江泽民无奈之下,只好支持中央的决定。

陈良宇抵京立即被拿下

9月23日晚,陈良宇还在上海观看世界田径大赛,刘翔100米跨栏夺冠的赛事。9月24日早上8时,陈良宇乘中央派遣的专机到北京出席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筹备会议,当陈良宇抵达北京后,即被中纪委宣布“双规”。

据新华社《内参》9月25日报导:上海市民得悉陈良宇下台,有人走上街头庆贺,喝洋酒叫“爽”。上海市委机关50条电话线的铃声此起彼伏,来电都纷纷表示支持、拥护中央的决定。

心狠手毒符合江泽民设的升官标准

港媒报导称,2000年初,江泽民曾加紧落实胡锦涛继任者的工作,从自己的“上海帮”中拣选候选人。从资历、品格、能力、年龄诸方面综合素质来看,符合条件的有陈良宇(1946年)、黄奇帆(1952年)、孟建柱(1947年)3人,当时都身居市委常委或以上职位。江并打定算盘2002年“十六大”现书记“入常”,空下位子予“准继任人”(使其)未来能更上层楼。

3人各项条件差不多少,政绩方面陈良宇稍稍优胜,但不利的是年龄最大,“十八大”时应已高达66岁,即便总书记梦成真也只能干一届。江泽民的取舍关键是派系,虽然3人均属“上海帮”,但还是咸淡有别:孟建柱似乎跟朱镕基走得更近,黄奇帆的恩公则是吴邦国,黄菊不仅是江的第一宠臣,而且是理应更具发言权的市委书记。而他的首选,在征得江认同后,是自己的头马——陈良宇。

陈良宇上任书记前一年即2001年,江泽民将孟建柱外放江西,以“只适合搞农业”一句话锁死其前程。黄奇帆则被江弄到重庆,时间点也是2001年。

从陈良宇的经历上来看,此人在上海心狠手毒,也符合江泽民给部下设下的升官标准。

死党”反目 陈良宇入狱大骂江泽民

陈良宇原是江泽民的“死党”,但陈入狱后与江泽民反目。

2007年9月,陈良宇案发后,陈的儿子陈维力在其父下属的帮助下潜逃出境。2008年3月,陈良宇正式入狱服刑。7月8日,中共警方利用陈维力女友为饵,诱捕了由美赴大马的陈维力并引渡回国,按当时官媒所列罪名足以判死。

陈良宇狱中惊悉儿子被抓后,狂怒大骂江泽民,并警告说:“如果我儿子保不住命,你两个儿子一个也别想活!”

陈良宇落马 “上海帮”走向末日

陈良宇是上海市委书记,是上海帮看守基地的要员,抓了他,意味着以江泽民为主的“上海帮”面临崩溃。

中央高层中的“上海帮”成员吴邦国、曾庆红为了将来能东山再起,不得不顺应政治形势,投向反对陈良宇的一方;“上海帮”、江家班的另三名成员贾庆林、黄菊、李长春见大势已去,在政治局常委会就处理陈良宇案进行投票表决时,不敢投反对票而无可奈何地投了弃权票。

江泽民在最后时刻对陈良宇选择抛弃态度,沉默不表态。陈良宇落马后,“死党”老上级再次发挥了其暗黑一面,狠批陈良宇为“害群之马,罪有应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