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认识一下“非洲版的中国”吗?(组图)


【看中国2018年10月27日讯】“埃塞俄比亚”这个词,源于古希腊人对当时所知的世界南端居民的泛称,意为“晒黑的脸”。

历史以来,埃塞俄比亚就是非洲最特殊的一个存在。尽管她的确和其他非洲兄弟一样穷,但不同于其他被列强从地图上勾画出来的国家,埃塞俄比亚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认同感,只有中国能与之相仿。

和黑非洲的绝大多数伙伴们在19世纪依然处于部落时代不同,埃塞俄比亚可是黑非洲最有文化的国家。与汉帝国和罗马帝国同一时期,埃塞俄比亚就曾建立起过著名的阿克苏姆帝国(包括今日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一部分),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阿姆哈拉文。

与当代欧洲国家中世纪才接受基督教信仰不同(蛮族攻占西罗马帝国之后),埃塞俄比亚人早在4世纪就已经信奉基督教,而且被视为阿克苏姆帝国的国教。

7世纪之后阿拉伯帝国崛起,阿克苏姆帝国逐渐衰落,其人口和文化重心也逐渐从红海沿岸向南部高原转移。阿克苏姆帝国崩溃之后,埃塞俄比亚又先后建立了一系列王朝,但一直坚持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没有像周边国家一样被伊斯兰教同化。

从19世纪开始,欧洲国家掀起殖民非洲的狂潮,到了20世纪初,整个非洲大陆只剩下埃塞俄比亚一根独苗没有被殖民(另一个独立国家“利比里亚”,是美国和英国解放的黑奴建立起的国家,不是民族国家,甚至可以说是美国黑奴的殖民地)。

埃塞俄比亚 一直被西方媒体称作“非洲版的中国”
埃塞俄比亚 一直被西方媒体称作“非洲版的中国”(网络图片)

因为有现代化武器的优势,欧洲人殖民非洲基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殖民了埃塞俄比亚东边的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之后,意大利自然而然把埃塞看作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就在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那一年(1894年),意大利雄赳赳气昂昂出兵征服埃塞,没想到居然被埃塞俄比亚皇帝组织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意大利人不信邪,再次出兵,然后再次被打得落花流水……

为什么会这样?

就因为埃塞一直有自己的文明,并不是一盘散沙的部落社会,恰好当时的皇帝孟尼利克二世也是个牛人,对现代化也有较深的了解,所以他组织埃塞人两次痛扁意大利。

世界从来都是用实力说话的——战胜意大利之后,埃塞俄比亚的主权独立得到了西方列强的承认,皇帝也得到了土著贵族们的拥护,现代埃塞俄比亚的版图也由此诞生,这也是黑非洲最早的一个国家认同强于部落认同的准现代化国家。甚至,因为身材修长,鼻梁高挺,皮肤细腻且呈咖啡色,连埃塞俄比亚的姑娘也一直是整个黑非洲最漂亮的。

孟尼利克死后由其外孙埃雅苏继承王位,但由于其亲德和亲伊斯兰教倾向,被宫廷政变废黜,由孟尼利克之女佐迪图即位。佐迪图死后,其丈夫塔法里-马康南即位,加冕为海尔-塞拉西一世,在埃塞俄比亚推动政治经济体制改革。

然而,到了1935年,已经法西斯化的意大利再次悍然侵略埃塞俄比亚,甚至使用毒气攻击埃塞平民——实力悬殊之下,埃塞最终沦陷,皇帝流亡英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海尔-塞拉西回到埃塞俄比亚,率领民众同英国人一起开始反抗意大利统治的斗争,1941年最终解放了埃塞俄比亚。

根据联合国决议,1952年俄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结为联邦国家。

二战之后,海尔-塞拉西皇帝在外政上相当开明,他积极支持非洲和第三世界反对殖民主义、霸权主义,但对内却维护其腐败反动的封建统治,皇室和教会占有全国耕地的90%,而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只占有10%,贫富差距巨大,社会矛盾突出。另外,1962年,海尔-塞拉西取消联邦制,强行将邻国厄立特里亚并入埃塞,变为厄立特里亚省,由此引发了厄立特里亚长期的独立斗争。

1974年9月,埃塞俄比亚一批少壮军官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帝制政府,成立军政府,宣布埃塞俄比亚为“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土地、金融财政机构和工业国有化。

1977年2月,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中校再次发动军事政变,后来成立以军人为主的“埃塞俄比亚劳动人民党组织委员会,实行一党制统治。1987年9月,门格斯图宣布结束军事统治,成立“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新议会,但门格斯图依然担任国家总统和政府首脑,实施独裁统治(下图为门格斯图)。

1988年3月,厄立特里亚反政府武装“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EPLF,厄人阵)”,开始向埃塞政府军发动进攻,埃塞俄比亚大规模内战爆发。与此同时,以埃塞境内提格雷人为主的反政府武装“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与厄人阵一起,向埃塞政府军开战。

后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演变为埃塞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埃革阵),1991年5月,埃革阵的军队进入亚的斯亚贝巴,门格斯图政权宣告瓦解。

1991年7月,在埃革阵的主持下,埃塞俄比亚通过了《过渡期宪章》,选举产生了87人的代表院,埃革阵主席梅莱斯-泽纳维任过渡政府总统和代表院院长,过渡政府成立,同时约定厄立特里亚进行全民公决决定去留。

1993年5月24日,厄立特里亚在国际社会监督下举行全民公决,最终以绝对多数赞成独立而成为一个主权国家,正式与埃塞俄比亚分离。

1993年5月24日,厄立特里亚正式与埃塞俄比亚分离
1993年5月24日,厄立特里亚正式与埃塞俄比亚分离(网络图片)

1994年12月,《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颁布,其中规定,大选后将实行联邦制,实施三权分立和议会内阁制,任期为五年;

1995年,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正式成立;

1995年5月,埃塞举行第一次全国大选,梅莱斯以人民代表院多数党主席身份就任总理;

2000年5月,埃塞再次举行全国大选,埃革阵再次以绝对优势击败其他反对党蝉联执政,随后两院议长和政府总理梅莱斯均当选连任,经议会批准原内阁也全部留任。

埃塞自此进入了政治稳定和社会经济稳步发展新阶段。

埃塞是历史悠久的农业文明国家,迄今农业经济依然占到GDP总量的50%,农牧民占全国总人口的85%以上,主要从事种植和畜牧业,有着农耕民族吃苦耐劳和重视秩序感的传统——诸如芝麻、油菜籽、大豆等,在质量和价格上都有着巨大的优势,很多都直接出口中国,甚至是中国主要的进口来源地。

2017年,中国与埃塞进出口商品总值205.5亿元,而埃塞外来商品最大的卖家也是中国(美国第二、印度第三)。埃塞的农产品加工行业、皮革及制革行业(埃塞是世界上最大的畜牧业国家之一)、服装加工和纺织业、建筑材料和电机行业、产品包装行业、医药生产行业,都有比较大的发展潜力。

埃塞总人口超过1亿,劳动力廉价而丰富(1个中国工人支出可在埃塞雇到5个工人),全国有80多个民族,主要有奥罗莫族(40%)、阿姆哈拉族(20%)、提格雷族(8%)、索马里族(6%)等。其中,45%信奉埃塞的基督教,40%信奉伊斯兰教,5%信奉新教和原始宗教。

埃塞目前执政党是埃革阵,以提格雷人为核心,但埃革阵很注意联合其他民族如奥罗莫族、阿姆哈拉族一起组成民族和解的民主阵线(类似于中国的政协),并得到其他民族的认可,所以政局目前还算稳定。

2000年以来,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增长速度仅次于缅甸和中国,在全球排名第三。

大多数非洲国家一般都寻求私营部门主导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只能导致一些依赖于资源的初加工工业。在国家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强势的埃塞政府,以中国模式为模版,大举投资,积极发展基础建设和制造业,制定政府部门主导的经济发展计划,把发展重点放在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上,比如首先建立电力供应,然后发展轻工制造业,接着是重工业……

因此,埃塞一直被西方媒体称作“非洲版的中国”。

埃塞经济发展模式的总设计师,正是1991年到2012年担任该国领导人的已故前总理、埃革阵前主席梅莱斯。在埃塞,据说梅莱斯的画像数量仅次于耶稣。

新一任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军队出身,担任过联合国特派员,年轻、务实、手段灵活且文化素质很高,他上台以来,很快解决了与邻国厄立特里亚长达20年的边界冲突,而且开放了集会结社的自由、释放政治犯,原来曾反对政府的很多人也开始支持政府。

前一段时间,埃塞有数百名士兵因为薪水太低,手持武器包围了政府,还设置路障,阿比总理来到他们中间,一方面请求士兵理解政府的难处,另一方面又承诺妥善解决薪水问题——对于领头闹事的士兵,他也给出了惩罚措施:做10个俯卧撑!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政府也有责任,所以带头做了10个俯卧撑,最后,一场风波就这样被他轻松化解,而且还得到了士兵们的拥护。

埃塞的产业政策推手、前总理办公室顾问说:“我们看到了中国从低收入国家,成为了全球的制造基地,我们正在跟中国学习”。走在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街头,到处都是东一栋、西一栋正在施工中的大楼,不时可以看见,排成两路纵队的中国工程队,戴着黄色的工程帽,在马路与工地间穿梭。

为方便产品出口,中国在埃塞扩建了机场,中国修建了埃塞与出海通道吉布提之间的铁路,在尼罗河上修建了水力大坝和发电厂……

随着埃塞俄比亚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华坚工业园区、阿瓦萨工业园区等产业园区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埃塞出现。

根据埃塞政府的规划,在2020年前,埃塞俄比亚将建设15个工业园区,吸引全球的纺织制衣业、皮革、水泥、汽车零组件、制鞋、钢铁等产业进驻。南方州贸易与产业发展部组长阿勒巴乔(Andualem Alebachew)说,“我们有大量的年轻人口需要工作,因此亟需引进轻工业。外国企业来投资,我们都会像对待鸡蛋一样,捧在手掌心上。”

听起来,是不是与中国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渴望很是类似?

梅莱斯于2011年来深圳出席当年的大运会时,开始对制鞋业进行定向招商引资,邀请中国企业家到埃塞考察。华坚国际轻工业城,就是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投资轻工业制造的标志性项目。华坚工业园仍在建设期,官方宣称的总投资额达到10亿美元,占地总面积137.8公顷,建筑面积150万平方米,计划于2020年建设完成,根据计划将在2030年吸引30万埃塞年轻人在这里就业。

和中国早年发展加工出口区、产业园以引入外资或中外合资的经验类似,埃塞俄比亚政府也对这个中资投资的工业园提供了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包括:免除所有资本货物和建筑材料的进口关税;鞋类鞋材免税进口;出口企业享受出口退税;工业园企业享受企业所得税减免10年;……

埃塞俄比亚吸引投资的优势在于政治稳定,基础设施较好,政府对产权较为重视,民众的秩序感很强,务实的新总理阿迈德,加上中国的造桥、铺路、盖工厂,年轻人又占了全国一半人口的国家……中国模式的一切要素都具备了。

不过,埃塞也存在一些问题,诸如民众受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海拔偏高,除土地外其他资源贫乏,缺乏沿海港口(邻国吉布提是其出海主要通道),缺乏中国诸如港台、日本这样近距离的资本输入来源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