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两年,我离开了央企总部(图)

2018-10-28 08:15 作者: 匿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工作两年,我离开了央企总部(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28日讯】恍恍惚惚、晃晃悠悠、兜兜转转之间,辞职将近2个月了,比预想的难以割舍又比预想的释然许多,种种思绪终于在中秋月圆之时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时针回拨到2015年的秋冬,经济新常态下就业也进入新常态,900多万毕业生,找工作易,找好工作难。

就业季穿梭奔波于各大银行总行、各大央企总部、各部属事业单位之间,真正体会到了“赶场”的感觉。极个别的简历被刷,大多数的可以进入笔试面试,有一些甚至能走到三面,但最终都铩羽而归。

临近寒假,却异常焦虑,面对春节,却毫无欢喜,凄楚的自己与喜庆的气氛格格不入,一度也曾抱怨壮志难酬,一度也曾怀疑是否会有潜规则,每天都念叨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即使知道自己并不是人才。

就在手足无措,心灰意冷,准备降低预期随他便,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工作与否来年再说之时,天降offer,我也抓住了那根有可能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这份知遇之恩终身难忘。

时针拨回到2016年的夏天,我走出象牙塔,来到心心念念的帝都金融街,看着林立的高楼大厦,走过各大金融机构、企业总部的门口,憧憬着未来,踌躇满志。

某特大型央企上市公司总部,关乎国计民生,相对垄断,当时资产超过3000亿元,在金融街独立拥有一栋现代化的办公大楼。它有着神秘的面纱,外界围绕着这家公司以及这个行业有着许许多多的传说,而我将在那个夏天正式踏入它的大门。

首先到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基层锻炼培养三年。

与其他几位小伙伴担忧的生活问题不同,我担忧的是其他企业管培生甚至公务员选调生都是两年基层锻炼的情况下为什么我们会是三年,三年的不确定性太大了,没想到两年之后就一语成谶。

基层锻炼是必须的,各种重要论述、名人名言不遑多论,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个一二三来。虽说我来自基层,本身就接着地气,但是经过6年大学的再教育,是否沾染了“精致利己主义”很有嫌疑;虹吸一切的大城市,将来到这里的小镇青年、农村青年改变了模样,融入还是回去是个难题。

年轻人爱标新立异,我也是,大学里看着周围同学狂考讬福、雅思、GRE,看着盆友圈里伦敦、巴黎、华尔街,考了N次才过六级,囊中空空的我愤愤不平,暗下决心一定要到西部去、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焦三牛们才是我的偶像,就是要和你们不一样,装什么Lucy,Linda和Peter,过年回家谁还不是村里的翠花,丫蛋和二狗子。

最后,带着食言的愧疚,带着能否回京的焦虑,带着享受田园牧歌生活的期待也带着学习生产知识的任务来到了基层。

总之一年的时间很快,有初到的不适应,有离开时的难舍;认识了一帮好友能够痛饮畅谈,也有领导、同事的关心照顾;隔三差五到村里赶个集,时不时穿梭在各个村庄,流连于田间地头;每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看书,闲来无事还可以搞个公众号;可以静下心来思考,思考行业发展,三农问题,京津冀协调发展甚至天地之间任何事情。

当然最重要的是学习到了生产知识、生产流程,理论与实践经历了一次激烈的碰撞,感受到了能量转换的奇妙和大工业生产的伟力,自己真正融入了公司,融入了行业。

一年时间,磨炼了意志品质,锻炼了心性,远离喧嚣,神清气爽。二代们可以不在乎工作跑去国外gap year( 断层之年 ),这一年是我的gap year,到最能读懂中国的地方,亲身融入其中,认识自己也认识别人,同样认识社会。

世事总是难料,第一年有多惬意,第二年就有多苦逼。第二年基层锻炼会去更加偏远的深山老林,据说到附近的乡镇还得几个小时,据说工人们是上20天班休息10天的,因为下山太不方便,据说......

只能是据说了,因为并没有成行。由于公司某个在京单位法律纠纷过多,临时将我借调回来了。

初回帝都犹如乡下小子进城,还是那么的新鲜,只不过心态在悄然改变。小时候来北京是旅游,虽然是外地人但心里觉得这个城市未来将属于自己;现在自己属于北京了,反而觉得这座城市的繁华与我无关,只能是一颗螺丝钉,每天只有工作、工作以及日渐模糊的未来。

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曾经的书生意气,指点江山,现在只剩百无一用又百无聊赖。想想之前在工友们面前纵论行业体制改革就觉得好笑,到了帝都竟然连扫描仪都不会用,还谈什么诗和远方。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扫天下是不可能了以后做家务总是免不了,所以得一步一步来,一件一件学。一年时间里基本都超过了996工作制,一度怀疑如此工作强度是不是进了一家“假央企”,层层加码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以前没坐过飞机,这一年坐烦了飞机;分身乏术是常态,有时候一天在几个办公室之间就可以走上一万步,总之感觉和码农、律师有一拼。

越是艰难困苦越能锻炼毅力,越是劳累无助越能提高能力,一年时间里成长很多,基本上由之前的被律师们鄙视(开玩笑,嘻嘻)到后期的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原谅我词穷,只能借词使用)

360多天,30余个案子,案值几乎和家乡财政收入差不多,而且各种类型,有诉讼有仲裁,有民事有刑事,有审理阶段有执行阶段,有国内纠纷有涉外纠纷,合同、金融、保理、海商、国际贸易等等不一而足。短短的时间,有可能接触了其他法务甚至律师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案子,真的感谢公司的栽培之恩。

如此发展下去,离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峯越来越近,真是睡着都可以笑醒,只可惜生活不是电视剧,我也没有主角光环。

2017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可关于改革的传闻却越来越多,各种版本都有。那段时间里异常焦虑没有丝毫安全感,却又总爱幻想希望幸运的人是我。当靴子落地,当改革开始实施,一切都似乎尘埃落定。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改革也不是皆大欢喜,总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而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尤其是关于一批有志青年的光明前途。无论怎么改,领导到哪儿都是领导,可是小兵到就不一样了。虽说革命战士是块砖,但前提是哪里需要哪里搬。从侧面打听到当面询问,从模糊到明朗,虽然没有最后明确,不过确实回总部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这段时间堪称人生的至暗时刻,异常愤怒、无助、伤心、痛苦、难受等等类似的形容词都难以诉说当时的心境。工作和上学终究不一样,社会和学校毕竟不是一回事儿,没有人同情也没有人开导,以前完全取决于自己,考好考坏其实都是自己掌控;现在自己完全无能为力,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这里没有考试,决定命运的在我看来是各种玄之又玄的东西。

时来天地皆同力,远去英雄不自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彻底绝望彻底死心之后有可能会换来一个新的开始吧,你看,春天快来了。

知乎上“什么情况下你会毫不犹豫地辞职”的提问下有1万多个回答,“哪一个瞬间你觉得自己应该辞职了”的提问下有近6000个回答,总结来说9个字“工资少,受委屈,没希望”。而我感触最深的是没希望,是那种你是任何学校、任何学历,有任何知识、任何证书都无济于事的深深地压抑与绝望,归于平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归于平淡。

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才能慢慢长大,没有在深夜里哭泣的不足以谈人生,当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时候却连当围观吃瓜羣众的资格都没有。

社会是最好的大学,现实教会了我们。本来传统如我,本来觉得可以从一而终,可终究敌不过现实。相比平均在职7个月的95后,我的确被拍在了沙滩上。

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最接近于自己独立的选择,最大胆的决定,最纠结的决定。不知对错,无问西东,就怕最后喝西北风。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围城”无处不在,你厌恶的可能是别人羡慕的,你丢弃的可能正是别人珍惜的。

最后我还是离开了,去了另外一家央企,没有轰轰烈烈,只有云淡风轻。

我的收获之一,总部工作无非是写材料填大表种种,这是需要一定阅历和经验的人从事的管理性的工作,而在真正接触业务的,真正可以增长能力水平的却在下面,要一步一步来。

同为央企,新东家要比老东家更具活力,更市场化,被称为,算了,不说了,再说大家就知道了,周围同事也是同龄人,清华北大毕业的比比皆是,看来得更加努力了。

我的收获之二,无论无外界如何,坚守我心,提高自我,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生活还要继续,工作还需努力,只是不自觉还会看看老东家的新闻,时不时瞅瞅老东家的股价。

开始的开始,最后的最后。

有多少人是英雄儿女,又有多少人成为江湖儿女,到头来不过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最多栖上枝头回看这山河故人、故司、故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