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那条“人转世”的忠犬(组图)

2018-12-02 14:14 作者: 陈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叙着关于仆人转世为狗的事迹。

上回分享了关于宠物的轮回转生故事,妇人为了爱犬丧命而悲恸不已,最后过世的婆婆讬梦解谜,才惊觉原来人狗之间还有这样的特殊缘分。虽然科学难以考究轮回的真实性,但在不同国家及不同时期,都曾发生间接应证轮回的案例,这也让许多人深信轮回的存在。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也记叙着关于人转世为狗的事迹。

纪晓岚有个仆人名为宋遇,品性欠佳且阴险狡黠,在纪府的仆人中可说是最可恶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去世了。

纪晓岚在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时因罪被发配边疆,贬谪到乌鲁木齐。

一天纪晓岚梦到已经去世的宋遇对他叩头说:“知道主人从军万里,宋遇挂念主人,现今来给您服役。”

巧合的是,隔日新疆当地一个姓翟的孝廉就送来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狗给纪晓岚。纪晓岚认为它肯定就是宋遇报恩转世来的,便给这小狗取名四儿。

小狗四儿在乌鲁木齐陪伴纪晓岚,忠心耿耿,真如梦境中宋遇所言,来给他“服役”报恩的。

后来纪晓岚被赦免回京的时候,他想到返回京师千里迢迢,想将四儿留在当地,但四儿竟然一路上跟随着队伍前行,怎么赶也赶不走,一路跟纪晓岚回到北京。

回京的路上,四儿守护车子上的财物非常严格,除非纪晓岚亲自拿取,不然只要是其他人靠近放财物的箱子,四儿都会发怒狂吠咬人。


四儿跟着纪晓岚翻山越岭赶路返京。(以上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哪怕翻山越岭,路途曲折陡峻,四儿仍是一路跟随。赶山路的夜里,大伙休息时,它便独自趴在行李旁,私毫不松懈的看护着行李。

纪晓岚非常感动,特意为四儿写了两首诗:

“归路无烦汝寄书,风餐露宿且随予;夜深奴子酣眠后,为守东行数辆车。”

“空山日日忍饥行,冰雪崎岖百廿程。我已无官何所恋,可怜汝亦太痴生。”

只是回到京城一年多后,四儿突然被毒死了。

有人说:家里狡诈的奴仆嫌四儿守夜太严,所以毒死了它,却推说是盗贼做的。

纪晓岚查明真相后,非常生气,原本打算给四儿立墓,还想用计毒害四儿的四个仆人的形象做成石像,各自刻上名字跪在四儿墓前忏悔。后来旁人劝说四儿应该不想与凶手成日作伴才打消这个念头,只把奴仆们居住的屋子题了“师犬堂”。

纪晓岚鉴于四儿的忠心与收养它前一晚的梦境,清楚的感受到四儿正是仆人宋遇所转生。宋遇生前可说是个阴险狡猾的恶人,纪晓岚感叹的想:家仆转生成狗怎变得如此忠心?是不是它已经知道,堕入了畜道是因为自己前世铸下太多恶业,现在悔过从善以弥补罪过呢?

或许会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纪晓岚自己对于梦境的解读与巧合罢了,不过在漫长的历史中,行恶者转世为动物的事情也并非单一案例。四儿的故事,若能警惕人们守住善念,莫犯恶行,也是件大好事。

阅微草堂笔记》之《滦阳消夏录五》义犬四儿段落原文:

余在乌鲁木齐,畜数犬。辛卯赐环东归,一黑犬曰四儿,恋恋随行,挥之不去,竟同至京师。途中守行箧甚严,非余至前,虽僮仆不能取一物。稍近,辄人立怒齧。一日,过关展七达坂达坂,译言山岭,凡七重,曲折陡峻,称为天险。车四辆,半在岭北,半在岭南,日已曛黑,不能全度。犬乃独卧岭巅,左右望而护视之,见人影辄驰视。余为赋诗二首曰:“归路无烦汝寄书,风餐露宿且随予。夜深奴子酣眠后,为守东行数辆车。”“空山日日忍饥行,冰雪崎岖百廿程。我已无官何所恋,可怜汝亦太痴生。”纪其实也。至京岁余,一日,中毒死。或曰:“奴辈病其司夜严,故以计杀之,而讬词于盗,想当然矣。”余收葬其骨,欲为起冢,题曰“义犬四儿墓”。而琢石象出塞四奴之形,跪其墓前,各镌姓名于胸臆,曰赵长明,曰于禄,曰刘成功,曰齐来旺。或曰:“以此四奴置犬旁,恐犬不屑。”余乃止。仅题额诸奴所居室,曰“师犬堂”而已。初翟孝廉赠余此犬时,先一夕,梦故仆宋遇叩首曰:“念主人从军万里,今来服役。”次日得是犬,了然知为遇转生也。然遇在时,阴险狡黠,为诸仆魁。何以作犬反忠荩?岂自知以恶业堕落,悔而从善欤?亦可谓善补过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