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谈退党:不想留在党内 很多知识分子同样想法(图)


茅于轼
茅于轼(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8年12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2018年是中共所谓改革开放40周年。大陆自由派经济学者茅于轼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提到,经济发展要有政治清明作保障。他特别提到,共产主义的思潮已经过去了。他已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所以多年不交党费。并且他说知识分子中间很多人是这样的想法。

美国之音12月14日刊发茅于轼专访,茅于轼从1976年毛泽东去世谈起,通过回顾上世纪八十年代和八九六四前后中国政治经济的走向。

他说,改革开放的成功,相对来讲,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失败。他那个时候是彻底的失败,对内对外,都是把中国搞成最落后的国家。

他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要有政治上的清明做保障,比如言论的自由,老百姓的监督,强调独立的司法,否则长不了,比如说贪污腐化的问题,这对市场化是一个伤害。而中国的市场化主要的障碍就是来自权力的干预。

茅于轼认为八十年代是中国政治最开明的时代,那时候是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但是一切到了1989年六四时停下了。

他举例,80年代的政治开明,最主要的,或者说我能够感受到的现象就是言论的开放,出版的自由。我在国内出版共有16本书,其中一半以上是80年代出的,到现在一本也出不了了,没有言论自由了(笑)。

茅于轼认为,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共产主义的思潮已经过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知识分子中间很多这样的想法。所以方才你提到的各个组织里建立党,实际上是做不到的。特别是在私营企业里头,你根本管不了他们。”

他还特别提到自己的退党办法。他说:“(中共)党章上是可以退党的,实际上是不允许你退党的。所以想退党的想了一个办法,我不交党费,那你可以把我开除了吧。所以就多少年不交党费。”

公开报导显示,在中共实际上不许退党的情形下,大量中国民众在海外退党网站tuidang.epochtimes.com以真名或化名声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这自2004年11月开始,在海内外形成一股热潮。

茅于轼提到中共在私企建党支部问题,他说:“建立党支部跟创造财富有什么关系呢?可能就有一个关系——你跟政府的关系比较好,你安全一点。这个他们愿意建立党支部,可能是这样的出发点。”

茅于轼还认为,中国的宪法里写的实行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是天大的笑话。“一个实行民主的国家是不可能同时又实行专政的,实行专政的国家也不可能实行民主,但是现在宪法要求我们同时实行民主专政,全世界要笑掉大牙。这么不讲逻辑的宪法写在庄严的宪法里头。”茅于轼笑着说。

茅于轼说,这个世界在变,国内国外,各方面的力量,它的方向是朝着民主、法治、宪政、人权,朝这个方向。所以,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是个客观事实。“你顺潮流,你就觉得治理很轻松,你顶着潮流,费力不讨好。”“领导人和中产阶级都把孩子送到美国去嘛,这个就说明这个潮流的力量在起作用。”

茅于轼最后表示,不会很久,这个变化就会实现的:“我有信心的。当然,我不一定看得到,我已经九十岁了(笑)。”

芧于轼是江苏镇江人,1929年生于江苏南京,中国经济学家。他的祖父茅乃登是清朝江浙联军革命军司令部秘书部的副长,父亲茅以新是著名的铁路工程师,母亲是苏州大家闺秀,二伯父茅以升是著名的桥梁专家。

茅于轼多年来一直活跃于“第一线”,除了参与所创办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活动,也经常应邀出席座谈或受访,总是直言不讳针砭时政,是中国自由派知识阵营德高望重的人物。2012年3月,茅于轼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

不过这两年很少见到他的消息。对此,茅于轼在今年6月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表示,自己确实与外界互动少了,各种邀约渐渐停了,大学演讲不许去了,微博被删、微信公众号被封,而他想在中国大陆出版新书也难以如愿。

他当时认为,随着人民和世界的广泛接触,普世价值对中国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强烈。因而会出现与当局初衷相反的结果,当局“可能想要越来越严”,“但(社会)要求自由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强”。

茅于轼表示不想中国乱,“因为乱了,整个社会都会受罪。”不过他认为,在专制国家,往往会政治上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突发变动事件。

茅于轼说:“中国在政治上往往会出现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像以前的‘四人帮’垮台或是林彪事件。而只有中国和朝鲜这样的国家,才会出现出乎意料的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