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於軾談退黨:不想留在黨內 很多知識份子同樣想法(圖)


茅於軾
茅於軾(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中國2018年12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2018年是中共所謂改革開放40週年。大陸自由派經濟學者茅於軾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提到,經濟發展要有政治清明作保障。他特別提到,共產主義的思潮已經過去了。他已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所以多年不交黨費。並且他說知識份子中間很多人是這樣的想法。

美國之音12月14日刊發茅於軾專訪,茅於軾從1976年毛澤東去世談起,通過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和八九六四前後中國政治經濟的走向。

他說,改革開放的成功,相對來講,就是毛澤東時代的失敗。他那個時候是徹底的失敗,對內對外,都是把中國搞成最落後的國家。

他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要有政治上的清明做保障,比如言論的自由,老百姓的監督,強調獨立的司法,否則長不了,比如說貪污腐化的問題,這對市場化是一個傷害。而中國的市場化主要的障礙就是來自權力的干預。

茅於軾認為八十年代是中國政治最開明的時代,那時候是胡耀邦和趙紫陽主政。但是一切到了1989年六四時停下了。

他舉例,80年代的政治開明,最主要的,或者說我能夠感受到的現象就是言論的開放,出版的自由。我在國內出版共有16本書,其中一半以上是80年代出的,到現在一本也出不了了,沒有言論自由了(笑)。

茅於軾認為,到了現在這個時代,共產主義的思潮已經過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知識份子中間很多這樣的想法。所以方才你提到的各個組織裡建立黨,實際上是做不到的。特別是在私營企業裡頭,你根本管不了他們。」

他還特別提到自己的退黨辦法。他說:「(中共)黨章上是可以退黨的,實際上是不允許你退黨的。所以想退黨的想了一個辦法,我不交黨費,那你可以把我開除了吧。所以就多少年不交黨費。」

公開報導顯示,在中共實際上不許退黨的情形下,大量中國民眾在海外退黨網站tuidang.epochtimes.com以真名或化名聲明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這自2004年11月開始,在海內外形成一股熱潮。

茅於軾提到中共在私企建黨支部問題,他說:「建立黨支部跟創造財富有什麼關係呢?可能就有一個關係——你跟政府的關係比較好,你安全一點。這個他們願意建立黨支部,可能是這樣的出發點。」

茅於軾還認為,中國的憲法裡寫的實行人民民主專政,這個是天大的笑話。「一個實行民主的國家是不可能同時又實行專政的,實行專政的國家也不可能實行民主,但是現在憲法要求我們同時實行民主專政,全世界要笑掉大牙。這麼不講邏輯的憲法寫在莊嚴的憲法裡頭。」茅於軾笑著說。

茅於軾說,這個世界在變,國內國外,各方面的力量,它的方向是朝著民主、法治、憲政、人權,朝這個方向。所以,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這是個客觀事實。「你順潮流,你就覺得治理很輕鬆,你頂著潮流,費力不討好。」「領導人和中產階級都把孩子送到美國去嘛,這個就說明這個潮流的力量在起作用。」

茅於軾最後表示,不會很久,這個變化就會實現的:「我有信心的。當然,我不一定看得到,我已經九十歲了(笑)。」

芧於軾是江蘇鎮江人,1929年生於江蘇南京,中國經濟學家。他的祖父茅乃登是清朝江浙聯軍革命軍司令部秘書部的副長,父親茅以新是著名的鐵路工程師,母親是蘇州大家閨秀,二伯父茅以升是著名的橋樑專家。

茅於軾多年來一直活躍於「第一線」,除了參與所創辦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的活動,也經常應邀出席座談或受訪,總是直言不諱針砭時政,是中國自由派知識陣營德高望重的人物。2012年3月,茅於軾獲得米爾頓.弗裡德曼自由獎。

不過這兩年很少見到他的消息。對此,茅於軾在今年6月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自己確實與外界互動少了,各種邀約漸漸停了,大學演講不許去了,微博被刪、微信公眾號被封,而他想在中國大陸出版新書也難以如願。

他當時認為,隨著人民和世界的廣泛接觸,普世價值對中國的影響將會越來越強烈。因而會出現與當局初衷相反的結果,當局「可能想要越來越嚴」,「但(社會)要求自由的聲音也會越來越強」。

茅於軾表示不想中國亂,「因為亂了,整個社會都會受罪。」不過他認為,在專制國家,往往會政治上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突發變動事件。

茅於軾說:「中國在政治上往往會出現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像以前的‘四人幫’垮臺或是林彪事件。而只有中國和朝鮮這樣的國家,才會出現出乎意料的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