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金庸首晟晚舟 一个告别的年代,你我无一幸免(图)

2018-12-15 08:53 作者: 王五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合成图 孟晚舟:克里姆林宫官网(CC BY-4.0);华为:aaron tam/AFP/Getty Images;张首晟:Yngweiz/WIKI/CC BY-SA

【看中国2018年12月14日讯】(编者注:原文已被删除)

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你我无一幸免。饶宗颐、霍金、金庸、李敖、单田芳、朱旭、张首晟……各界名人纷纷离世,还有更多不知名的但足以让你痛彻心扉的好友也离开了,甚至有些离开的人的名字也不能提及,有些朋友是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但也丧失了自由,不得不暂时离开你几年。

告别,要在来得及的时候,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力歌唱,大声欢笑。我是一个很讨厌煽情的人,也不喜欢抒情,平日里写东西也总是避免抒情,抒情会让人软弱,煽情会让人富有,特别是那些打着各种旗号煽情的人,被煽动起来的情绪会转化成为一笔笔智商税打赏,一笔笔华为手机订单。煽动情绪者好似人生导演,而为之付费的你,群众演员都不算,真群演还有盒饭领,你是自费的。

晚舟小姐在温哥华发出“我以祖国为傲,我以华为为傲”的朋友圈时,华为手机应该已经卖了不少了,只是我不太明白,拥有加拿大身份、家人都在加拿大的你,所说的祖国究竟是谁?有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经常分不清别人嘴里的祖国究竟是台词还是内心独白。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人活着不仅要靠运气,还要靠演技,但是运气不好,演技再好也得补缴税款,即便演的是爱国戏,吴京这条战狼也还是要依法纳税的。只有脱离那个真实的舞台,回到现实生活的舞台,演戏才不需要收税,而这里,早挤满了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就是这样一名资深演员,在环球时报年会上他说,“美国军舰再非法闯入中国领海,建议出动两条军舰,一条拦住它,一条撞沉它!”不禁让人想起影片《甲午风云》中,邓世昌下达的最后口令——“撞沉吉野!”在影视作品中它或许很振奋人心,但回到现实,无疑是很愚蠢荒诞的说法,有些时候,正是这些站在台面上为了一己私利而卖力表演的人,丢尽了我们的脸,希望这样的人早日告别人生的舞台。

一出好戏里,没有群众演员是不行的,明星吸毒被抓,嫖娼被抓,都是接“群众举报”,2017年朝阳群众声名鹊起,2018年快要结束了,突然冒出个“加拿大群众”,据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消息,12月12日,一位加拿大群众专程来到中国驻加使馆,送来一段他亲手砍伐的云杉木。他说,我是一名伐木工人,对加方日前在温哥华无理拘押中国公民孟晚舟女士感到愤慨。这段云杉木外形酷似象征加拿大的“北极熊”,希望以此表达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为加政府的错误行为向中国人民致歉。据海外网媒体报道,“连日来,许多富有正义感的加拿大普通民众不断给中国驻加使馆打来电话、发来邮件或在网上发帖,批评加方应美方要求无理拘押中国公民,呼吁加政府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加拿大群演什么价?

老舍说,“人间的真话本来不多,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假话说多了听多了,我们已经不会脸红了,甚至我们已经分不清哪句是台词哪句是人话了,在本不该入戏的时候,很多人被裹挟成了群众演员,虽然没有经过培训,但他们演得都挺好。而我在这其中,也不知不觉扮演了一个角色,只不过现在该说再见了。

我不是一个好演员,否则我早发了,但我并不想当一个演员,扮演某一类社会角色,我更愿意去做一个纯粹的人,或者说我想演的就是我自己,像《霸王别姬》中的袁四爷,他的红颜知己程蝶衣因曾替日本人唱堂会而以汉奸罪受审的时候,袁四爷面对民国政府检察官的指控奋力替程蝶衣出头,“世卿世受国恩,岂敢昧法?更不敢当众违背天理良心,……方才检察官声言程之所唱为淫词艳曲,实为大谬!!!程当晚所唱是昆曲《牡丹亭》.《游园》一折,略有国学常识者都明白,此折乃国剧文化中之最精萃,何以在检察官先生口中竟成了淫词艳曲了呢?!如此遭际戏剧国粹,到底是谁……专门辱我民族精神,灭我国家尊严?”到了文革时期,袁四爷被扣上了“戏霸袁世卿”的帽子,在一片“打倒,打倒,打倒……”声中,被判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推出去枪毙时,袁四爷脚下迈得是戏里的四方步,他痴爱戏剧一生,始终是个票友,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幕,他站上了属于自己的舞台,别人都是人生如戏,他是戏如人生。

自从我写微信公号以后,我的人生就跟文艺挂上了钩,帮几个导演制片人推荐过几部叫好不叫座的电影,帮人民艺术家卢中强老师推荐过音乐节,只是我的作品跟他们的作品一样,叫好不叫座,阅读量很高,票卖不出去几张,以我多年的互联网运营经验来看,这一点也不奇怪,大家把我的人设,我的角色框定死了,“你是一个时评人,你怎么能卖货”、“你文字里都是正义感,怎么能卖货挣钱”、“原来你也是为了钱,原来你也是蹭热点骗流量……”,我当然不会被这些话左右,在我看来,卖字挣钱和“卖X”挣钱一样崇高,只是人民群众真不买帐,经常拖欠嫖资,边提裤子边严厉指责,“你这样的贞洁烈女,怎么能收钱呢?”所以,当蒋舜兄、大宇兄、西戏的董小姐找到我,希望我能推一把德国弗洛兹默剧团的《天堂大酒店》时,我是拒绝的,我真不具备这样的传播能力,读者爱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全部文字,他们只爱看批判的文章,甚至他们更爱看理中客型的文章,其实我跟读者是合不来的,他们是一群习惯性拖欠嫖资的嫖客,他们只想过瘾,并不想负什么责任,更何况,你们让我推荐的是德国人的戏剧,前几年,德国被评为世界上最没有幽默感的国家。

而当我看了《天堂大酒店》的一些资料后,我觉得,这真的是一部好剧,而且是适合我的,这部全程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默剧,就是那种会让人突然在寂静中发笑而后又陷入沉寂,感慨戏如人生的作品。就像剧评人梅生所说,“这部暗黑喜剧使用戏剧面具配合默剧的形式,指出资讯和声音泛滥成灾的全球化时代,“越隐藏越见情感,愈沉默愈有力量”是有可能的。所以,很感谢三位的邀约。老舍说,“我想写一本戏,名曰最悲剧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我也想写一本戏,名曰最荒诞的荒诞剧,里面充满了爱国群众,而这部戏,可以称之为最静默的默剧,里面充满了最爽朗的笑声。

2018年即将过去了,在来得及的时候,我跟大家告别,请大家来看这部最安静又最嘹亮的《天堂大酒店》—-“王五四和他的朋友们专场”。我们响应号召,不要廉价的笑声,我们的笑声很贵,因为是从最没有幽默感的德国进口的。

2018,一个告别的年代,告别之前,我们先来看出好戏,感谢西戏,总共三场戏,给了我其中一场,并且给了99元的优惠票价,就100张,我们的合作很纯洁我没拿提成。2018年12月16日晚7点,地点:浙话艺术中心。购票请扫描:不会使用小程序的,你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直接支付99元,留下手机号码,当晚凭借手机号码验证入场。

看不了戏的外地朋友也可以关注西戏的微信公众号,给你的生活加场戏。西戏创始人是董怡林小姐,三年间她做了近三百场演出,大而全不是她的目标,她更爱小而美,她希望带有西戏属性的艺术空间能成为杭州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请扫描关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