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才保得了只想拚经济的人(图)

2018-12-16 08:08 作者: 李濠仲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由”才保得了只想拚经济的人(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2月16日讯】台湾人赴中国谋生,个人或公司名气愈大,愈可能被迫公开政治表态的情况,几乎成了明规。从奇美创办人许文龙、威盛及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和蔡英文家族有“租赁关系”的海霸王集团、以及“涉嫌”支持蔡英文政府反制M503航路的台商李荣福,再到最新的国际知名面包师傅吴宝春,大家争先恐后“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接受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然后就以为自己可以赢得中国广大市场的欢迎。“中式富贵法”似乎已超越传统富贵险中求的境界,唯有超政治的人,才有办法驾驭这种拚经济模式。

台湾的存在,加倍印证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教授王飞凌在个人著作所言,“1949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复辟并践行了秦汉政体。”“因此,一如以前的帝国君王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命中注定要以自己的面貌去重新规范世界,获得其政治的合法性和政权安全。”

新疆、西藏、香港,然后是台湾,比起世界各地,疆、藏、港、台对所谓新秦汉体制尽管有程度不一的领悟和受制,由它而来的思想包覆,倒是渐渐趋近一同(当然,台湾还是有幸离得最远的)。

自中美贸易战开幕,不少西方政治观察家的目光,大举聚焦在那遥远东方的一条龙到底怎么翻身?既不全然像纳粹德国,也超脱了苏联死气沉沉的气质,中华人民共和国究竟如何能对它的人民一边实行低劣欠佳的统治(王飞凌用词),一边却又能富国强兵,同时在国际政治上具有很高的竞争力?

答案未待呈上,中国的崛起,已像是反衬了现今美国霸权的江河日下。

有趣的是,当中国人极尽所能,只为填补过去空缺甚久的民族自信,美国人对自己在国际上不复以一挡百,却未必觉得失落。至少不像当年英国从日不落国走向“日落之国”的心态不适那般明显。

若我们进一步理解,自川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俗气的口号,美国社会其实对“伟大国家”的想像,其实有很多不一样的定义,他们有些关心的甚至是一个国家政治和经济层面之外的事。

这应该有其历史传统,因为很长一段时间(西部拓荒前后),有历史学家形容美国社会宛如处在一个政治真空的状态,不仅政治对大说数人来说是次要的,他们看待国家领导者,也是一副是谁都无所谓的样子。可为佐证的是,自19世纪以来,这个国家经常是由平庸的总统主政,结果整个国家不也照样繁荣起来。

那时期奠下的自我认知,即靠着和平、高产能的“无政府状态”,美国人相信,当一个由不同个体组成的国家,其民主演化成为那最基础、最实用的大众公约数,就不需要太多政府威权加以干涉,大家的生活反而可以愈来愈好。

17世纪英国哲学家詹姆斯‧哈灵顿曾宣称在一个富裕社会中,正是大多数人的“漠不关心”(注意,此漠不关心属于哲学形式),才得以有一个冷静、健康的政治气候。确实,曾经一段时间,看在美国人眼里,那些习惯由政府主导意识形态,进而带起民族狂热的地区,简直就是第三世界和巴尔干半岛的专利。

不热衷政治,有时说不定连投票都漫不经心,除了华盛顿这一政经中心和各类媒体经常喋喋不休,原来有为数不少美国人直到今天仍缺乏政治细胞,但和“只要拚经济,不要讲政治”无关,而是积极拥抱高度个人主义,于是主张应该大肆削弱由政府主控国家发展的权力,让大家自由发挥。

事实上,美国人从无一刻能全然高枕无忧,以为自己国家不会出现独裁,以为自己政府不会变成像其他专制国家一样暴虐,尤其当国家发展进入到另一阶段,愈加需要一个大型官僚机构统整管理,进而促成大联邦政府形成,这里就已不再像当年平庸总统也无大碍的国家,且是走向了经济霸权、文化霸权、军事霸权和外交霸权。

时至今日,当这个国家还是有一大群人惯性地不问世事,宁可远避政坛跌宕,那么,是什么确保他们能不被“政治冷感”反噬,不让强而有力的联邦政府变成大独裁政府?民主?有可能,因为有选择权,至少节制了即便是错误的年限。此外,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元素,足以让生活其上的人民,在国家成为世界超级强权的当下,不必畏惧从统治阶级传来的压迫感,例如宪法第一修正案和第四修正案,一条保障了个人的言论自由,一条保障了个人不被不合理搜查和扣押的自由。

一个国家有宪法不足奇,重点在那套宪法可以在这个国家被实践到什么程度。在美国,奥斯卡影后梅莉史翠普可以公开反川普,美国著名饶舌歌手肯伊·威斯特可以公开挺川普,他们从不会因为个人政治信仰而失去工作,美国人早已习惯听不同的企业家发表他们对于政治议题不同的意见,比尔盖兹倾向民主党众所皆知,美国连锁餐饮企业执行长安德鲁·帕兹德还曾特别出书力捧川普,立场有别,无异的是他们的企业都能安然建在,两人对美国皆是贡献良多。

无论国家怎么发展,每个时期他们总有人会跳出来质问:你要自由还是只是安全?对美国人来说,民主确保了自由,自由带来个人真正的安全,人若有选择,当然会希望安全和自由两者都要,美国的例子,证明这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中国“新秦汉政体”的兴起,实质受到挑战的,到头来不光是传统西方秩序代表的美国,还包括每一个原本把自由当呼吸空气的个人,一个个开始滑头地跟着倡议顾饱肚子优先,以为肚子饱了就是安全,问题是,当人民自动上缴自由给统治者,请问你这“安全”还能称得上常人以为的安全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