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女性无缘无故怀孕生子的例子(图)

2018-12-19 06:05 作者: 慧勉整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无缘无故,怀孕生子,中外皆有。
无缘无故,怀孕生子,中外皆有。(绘图:志清/看中国)

栽松道者,转世为黄梅五祖。佛教禅宗五祖弘忍大师,他是湖北蕲川黄梅县人,后人以大师的出身地为名,故又名之为黄梅大师,提起五祖弘忍大师,他的身世可以说是与众不同,相当奇异的。这话要先从一位栽松道者说起。

破头山有一位栽松道者,修行有年,他曾有一次向四祖道信大师问法,并想四祖传法给他,可是四祖嫌他太老了,那时他已是七八十岁的高龄,因此四祖对他说:“脱闻有其能广化耶?”意思是:我就是传法给你,你这么大的年纪,还能荷担如来家业,广度众生吗?又对他说道:“倘若你再来,我当可迟汝。”意思是说:你有辨法,变成年轻人来的话,我可以等待你。

栽松道者,不言而去。因为学法未成,心中难免不乐,他走到河水边,见一少女在水边洗衣服,就上前行礼请教,问道:“小姐,我想到你府上借宿,可以不可以呢?”

少女很有礼貌的答道:“这件事我不敢作主,我家有父兄,你可以去向他讲好了。”

道者听后道:“那么我就到府上去请求你父兄好了。”少女默许点头,道者回山,就坐化了。

少女怀孕

就从那一天开始,这位每天都去河边洗衣的周姓少女(以下简称周女),忽然怀了孕,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

父母以为女儿不正经,做出了不可告人的丑事来,败坏家门,气得死去活来,就将她逐出家门,而此少女,是无辜遭冤,有口难辩,被父母逐出家门,可怜无处安身。她白天在乡里作佣纺,晚上住在家馆的廊下,吃尽了辛苦。十月怀胎,结果生下一子,周女以为不祥,无缘无故,怀孕生子,不知前生作了什么罪孽,今生遭此不幸,儿子生下后,她当时气愤的说了四句话道:

今日无情似有形,

冤家到此不分明。

遍身有口难分辩,

急水滩头洗不清!

说罢,狠起心肠,把小儿抛下浊水港内,可是第二天,又逆流而上,小儿浮在水上,仍然未死,她既惊且喜的抱起来,不忍心再弄死这位来历不明、自已所生的婴儿,母子二人,因此讨饭为生。当小儿三岁时,乡里来了一位智者,看到此儿后,叹道:“此儿缺七种相,不逮如来。”换句话说,就是:如来佛有三十二相,他有二十五相,现在还少七相。周女听后,不知何意,但不像是坏话。

老者嫌老,小者嫌小

周女的小儿,随母乞食,有一天无意之中,跑到四祖的佛寺内,佛寺内清净凉爽,母子两人就在寺内休息下来,小儿坐在蒲团上,形象如老僧入定一般,很安祥的打起坐来。其母周氏,数年来乞食讨饭,为了养活此儿,不能独自谋生,她如果没有此一拖累,也不至于乞食讨饭,心想:不如将他送了出家。可是这幺小的孩子,什么人愿意收留呢?她正在思索,寺内的知客僧,从后面出来,看见一位讨饭婆,带一小儿在佛前地上玩,很不高兴的大声斥责,喝令她们离开。妈妈骇怕,想抱小儿离开。可是小儿不怕,他竟然要面见住持和尚,说是四祖和尚要他来的,为什么不出来相见呢?

他们正在吵着,难分难解时,四祖道信大师,从方丈室出来,查问何事?知客僧说:“这个乞食婆,带小儿来佛殿上,弄得不清不净的。我们要他们走,他们不肯走。”

四祖看看小儿眉清目秀,心想可惜太小了些,不然可以度他出家,做小沙弥。四祖正望着小儿出神时,小儿开口对他说道:“我来出家,跟随师父学佛法来的。”四祖和蔼的笑着说:“可以倒是可以,可惜太小了点。”

小儿大声抗道:“我老来,你嫌我老!而今我小来,又嫌我小!”

小儿这么一说,四祖忽然想起数年前,栽松道者之事,知道此儿就是栽松道者转世,因此便欢喜的把小儿留下来出家。其母周氏,可以出外谋生了,免去了有子拖累之苦。

四祖傅法给小儿,后名弘忍

上面是说的小儿,就是后来的五祖弘忍。弘忍自从依从四祖得度后,嗣化于破头山,大振宗风。到了咸亨二年,有一位卢行者惠能居士,从新州专程来黄梅县参见五祖,五祖问道:“从什么地方来?”答道“从岭南来。”五祖又问:“欲做何事?”惠能答道:“唯求作佛。”五祖道:“岭南人无佛性。”惠能抗声答道:“人有南北,佛性岂有南北?”五祖知道他是顿根(主张顿悟的派别)呵道:“着糟厂去。(去干一种粗活)”惠能礼祖而退,便在碓坊,服劳杵臼八个月,至今黄梅县还有六祖(惠能后来成为六祖)腰石臼米的腰石古迹存在。

五祖知道付授的时间已到,一日上堂,令大众各随便发表意见,口述一偈,当时五祖座下住众有七百多人.上座神秀禅师,学通内外,众所尊仰,大众都一致的推称道:“若非尊秀,谁敢当之”?意恩就是说:除去尊宿神秀禅师外,谁也不敢想领受五祖的衣钵。

虽然大众公推神秀禅师,可是神秀禅师自已也没有把握,也不敢向五祖面呈偈话,因此就把自已的心得,写成一偈,书于廊壁上道:

身是菩提树,

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

莫使惹麈埃。

五祖看过偈后,叹道:“依此修行,亦得胜果。”并令大众诵念此偈,会有功德。因此偈诵传到卢行者(即惠能)的耳内,他对此偈批评是:“美则美矣,了则未了。”

到了夜间,惠能秉烛请张日用(人名)别驾,也替他书一偈,于神秀禅师的偈语旁边,道: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麈埃。

五祖见此偈,内心大喜,承继有人(指惠能),恐怕大众对他不利!因此用鞋底将偈拭去,说:“亦未见道。”自已潜往碓坊,向惠能问道:“米白也未?”惠能答道:“白也!未经筛。”

五祖以杖在他用的碓上,击了三下而去,当夜三更天,惠能入室,五祖对他传之大道:

“诸佛出世,以大事因缘故,随机大小而引导之,遂有十地三乘顿渐等旨,为之教门,然以无上微妙秘密,圆明真实,正法眼藏,付于上首,大迦叶尊者,辗转傅授,二十八世,菩提达摩祖师,乃以东来,东之益传,适至于我,我今以是大法,并其所受僧伽黎衣宝钵,皆付于汝。善保护之,无使法绝。听我偈曰:

有情来下种,

因地果还生;

无情既无种,

无性亦无生。

惠能受法后,作礼答道:“法则闻命,衣钵复传乎?”五祖道:“达摩来自异城,恐世未信其师承,故以衣钵为验,今天下已知信矣,可止于汝矣。”并推惠能快走,迟则危险。惠能走后,五祖三日不上殿,大众怀疑,上堂请问。五祖道:“吾道行矣!”大众问“衣钵谁得耶?”五祖答道:“能者得之。”大众知道,卢者名惠能,一定是惠能得法而去了。

五祖养母

五祖住持时,他的母亲回来,欲相依终年。按照常理,五祖要晨省昏定,孝心奉养母亲才对。可是五祖不念其母,从小为他的出世,不明不白,吃尽了千辛万苦,名誉与精神的损失和打击都很大,痛苦了一生。

五祖却要他母亲,在寺内:每天要做工念佛,规定她一天要做多少针线活,念多少佛号。其母死后,还不好好的安葬。因此全寺住众,都气愤不过,大家纷纷卷衣单,要离开这不孝的五祖弘忍,以为他不是大善知识,对母亲如此不孝!

就在大家都纷纷欲去之时,其母现身空中,向大众说了四句偈,道:

诸师不必退道心,

吾儿为我了前因。

三世罪业从此了,

菩提依旧证全身!

五祖傅法四年之后,于上元年中,告大众道:“吾今事毕,时可行矣!”入室安坐而化,住世七十四岁。唐代宗赐他谥号为“大满禅师”,塔号名“法雨”。

(据煮云法师所着《轮回转世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