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尘集】汉武大功是穷兵黩武吗?(上)(图)

2019-01-20 10:30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汉初直至文景之世,匈奴不时南侵,汉武帝征匈奴乃必要的举动。
汉初直至文景之世,匈奴不时南侵,汉武帝征匈奴乃必要的举动。(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说起汉武大功,其实并不止于武功。但仅就武功而言,有人提出,汉武帝开疆拓土是不是穷兵黩武。特别是关于北征匈奴,西征大宛这两件事,是不是一部分人所认为的穷兵黩武,其实还是要看其原因,为什么要征匈奴?为什么要伐大宛?考虑到当时的环境,背景,会有助于做出理性的思考。这一篇仅就汉武帝为什么要征匈奴而试作阐述。至于为何要伐大宛,放在下一篇来谈。

回顾一下,汉武帝北征匈奴,西通西域,开西南夷,平南越……秦始皇未竟之事业,汉武帝不仅完成,且走到更远。汉武大功,直至民国时代,仍为主流学者所称颂。而到了近代,特别是中共打着中国之名,内行专制暴政,外行霸权渗透,又将中国历史上开疆拓土时代的武功拿来为其所为做注脚,使得人们不能对这些过往的历史有一种客观的看待。

汉武帝征匈奴的国防意义

其实,对于这些事情,如果换一个角度,放到今天,也许会容易理解一些。比如今天的美国,如果美墨边境的大篷车冲入美国,并且烧杀劫掠,理由是我家太穷要住你家,川普会怎样做,当然会出兵。如果出兵一次解决不了,会怎样,就会继续出兵,直到大篷车远离边境为止。相信没有人会不理解。那么,汉武帝征匈奴也是如此。

在汉武征匈奴之前,匈奴一直为患边境。战国时匈奴就在为患秦赵燕等国,秦始皇一统六国,对匈奴大加挞伐,边患得以解决。但秦祚不长,秦二世时,天下大乱,楚汉之争继起,匈奴趁乱南侵。到汉初时,河内之地已为匈奴所占,楼烦,白羊是也。之后连年入侵,杀害官吏士卒,少则几百多则数千,又劫掠人口财货,抢完就走,来如疾电,去如飘风。匈奴一直令汉朝很头痛。

所以,从刘邦开始,汉朝就试图解决匈奴之患,遂有平城之败,白登之围。所以然者,一来是彼时汉匈国力差距不大,二来是刘邦的对手冒顿单于是匈奴前古未有之雄主。最后,刘敬献和亲之策,这场危机以和亲方式解决。想说一点,和亲本身并无好与不好。就如同结盟。结盟是好的,城下之盟就不一定了。和亲也未必不好,但兵败和亲,效果通常不佳。所以从汉初直至文景之世,匈奴不时南侵,汉朝用和亲,用互市,用财帛都不能使匈奴严守和约,不相侵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汉武帝征匈奴,是十分必要的。

但在当时,汉武帝面临的阻力也很大。几乎没有多少人同意征匈奴。董仲舒,汲黯,主父偃,公孙弘,司马迁,今天我们能叫得上名字,比较熟悉的汉武一朝的名人中,除了几个文学之士与武将之外没有多少是赞成征匈奴的。所以,汉武帝虽然从即位初就想一变和亲之策,举兵抗匈,但真正付诸行动已是公元前133年(元光二年)。虽然汉匈首次交兵,汉朝卫青就取得龙城大捷,但汉朝上下在抗匈问题上达成一致,是直到公元前127年(元朔二年)卫青击走楼烦白羊,收复河内秦故地。此一战使得帝都长安远离匈奴势力范围,汉朝终于摆脱了动辄烽火传至甘泉的危险状况,之后汉朝罢苍海郡,罢西南夷,专建朔方郡。而朔方郡于国防意义之重大,绝非当时俗儒所以为的“罢弊中国以奉无用之地”。

汉武帝征匈奴的文化意义

上述是从国防角度上讲,从一国之君至少要保护本国子民土地的职责角度上去看汉朝征匈奴的必要性。这个道理就如同川普要让美国伟大一样,无可厚非。除此之外,超越其上,还要看到其于文化上的影响。

说到这里,我们首先,并且至少,要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谁的文明程度更高,所谓文明程度非仅指技术,而基于敬天信神而演生出的道德体系下所具有的文明表现。那么谁的文明程度更高,谁的强大才是作福而不是为祸。

就如当今,美国强大了,世界不会感到威胁,北韩强大了,连它的中共老大哥也会坐如针毡。说到底,因为美国是个有信仰的国家,美国人的道德水准相对会高,所以相对来讲,他有了核武器也不会乱来,而北韩没有信仰,那里所呈现的秩序是一种高压下的奴役与服从,并与道德无关。那么没有道德没有信仰的北韩有了核武器,就会对世界构成实质的威胁。

所以,北韩扬言要炸美国,这就是邪恶挑衅,美国把航母开到北韩门口,就是维护世界和平。此间的合理性与正义性是说到底是由文明基础,亦即道德基础决定的,而并非信口开合。同理,再看汉朝。匈奴来犯只是为了抢夺人口财货,这是他们的谋生方式之一。当时的匈奴不会真的有一幅鸿图想到要如何治理这个地方(一旦有了这种鸿图,元朝可能会提前登场),事实上当时的匈奴在自己的生息之地上亦无所谓文明教化方面的治理,所以匈奴只会贪汉财帛,却不懂得汉地有财帛是因为汉地有文明与教化,才会有相应的文明表现。

再看汉朝一方,汉朝铁骑长驱深入匈奴,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那是和亲,互市,财帛都不足以解决问题后,所采取的以武之戈的不得已的办法。而一旦匈奴人臣服,愿意接受汉地文明教化,汉武帝对其的态度是则是接纳与优待,如浑邪王来降,汉武帝封他为万户漯阴侯,四万降众被分别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仍使居匈奴故地,不改其俗,且保留其国号,从属于汉朝,是为大汉属国,这在今天看来也是极为仁道,大度,且予以尊重的。且汉武帝对匈奴人与汉人是一视同仁,而不是心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偏见。如休屠王太子金日磾,能成为汉武帝的讬孤之臣就是一例。这一点也是当时的政治精英(汉朝名公巨卿们)所不及的,比如汲黯就认为这是罢弊中国以事夷狄之人,甚至认为,抓到胡人,都应罚去做奴婢才好。所以,从这里也可看出,虽然后来汉朝朝廷在抗匈问题上终于达成了一致,但在这个问题的认识高度上是各有不同。汉武帝要的不是匈奴之地(匈奴之地仍是分给来降的胡人住,有时也会迁徙汉朝人去住,那是因为不得已而如此,因为边境空虚匈奴就会乘机来犯),汉武帝要的也不是匈奴的人(汉武没有让他们去当奴婢,而是信任他们出为大将,入为公卿),那么汉武帝要的是什么呢,是以兵威开道,最终是推行教化。就如2017年美军轰炸叙利亚,是以兵威来制止阿萨德暴行,又如非共产与共产阵营的对抗中,西方民主国家并非要图谋共产党国家的地或人,而是要他们抛弃邪恶的共产主义思想及制度,接受当今世界普识的价值观,在地球村做个正常人。

汉武帝征匈奴的历史意义

汉武征匈奴,超越最基本的国防意义,以及更为深远的文化意义,还有一层更为宏大的历史意义。这一点将在西征大宛这部分结束后,再总结来谈。

还有一点将一并谈到的是,所以要写汉武大功是不是穷兵黩武这个话题,是因为一部分人对于中国历史上强盛时代的理解常常陷入中共所设计的误区,把其与中共的霸权主义,大国崛起之类相等同。这是大错特错的。所以我们有必要认清历史,如此才能看懂现在。并且,这并不仅仅是把历史上的中国,与当今的中共区分开来这么简单而已,事实上,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要淘去的是历史中的糟粕,继承的是神传文明之精髓,如此才能真正的清除中共,不只是在形式上,组织上,是在文明与道德的层面去根除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