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问美国!毛泽东曾考虑给共产党改名(图)

2019-02-20 08:34 作者: 夏闻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驻延安军事观察组成员,约翰·谢伟思(John Service)在后排右四。
美国驻延安军事观察组成员,约翰·谢伟思(John Service)在后排右四。(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9年2月20日讯】在美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对中国抗战以及战后中国走向的影响力不断增长。而苏联1944年还深陷于欧洲战场,在远东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共和毛泽东决定对美国使用统战手法。

他们一方面小心隐藏和苏联的关系(毛泽东当时拥有直通斯大林的电台,一直在按照共产国际、斯大林的指示和建议行事),一方面打造出美国人乐见的自由民主者形象。

不得不说统战手段达到了目的,以至于1943年美国的国际观察者们认为中共和苏共不同,中共只是一群追求民主的农民。1944年7月22日,美国应中共一再要求派军事观察组进驻延安,也是共产党统战战果的重要部分。军事观察组成员约翰・谢伟思(John Service)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在延安所见所闻让他相信“共产党政治是一种简单的民主,从形式和精神上都更象美国而不是俄国”。

中共当时统战美国的主要目的有几个,一是搅局美国和国民党的合作,向美国宣传真正的抗战者是中共而不是国民党。然后再进一步利用美国来压制国民党改组政府,谋求分得权力,然后是争取在美国对中国抗日军事援助中分一杯羹。

1944年9月28日,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高思(Clarence E.Gauss)给美国国务卿写了一封信。该信的附件里有约翰・谢伟思(John Service)写的报告。在此前8月23日,毛泽东特意邀请约翰・谢伟思做了一次6小时长谈,约翰・谢伟思由谈话记录整理出此份报告。

在报告中,约翰・谢伟思强调了中共势力的发展,认为中共渴望对日作战,并建议美国应该对中共援助,美国不应只援助国民党等。

该信以及其附件的原文已经解密,点击这里可以在美国政府历史学家办公室网站查到。该办公室发布的美国外交文件系列,包括了自1861年以来美国主要外交政策涉及的官方文件,多达480多个独立卷宗。

约翰・谢伟思在报告中称此次谈话是毛泽东发起的,毛并主导了谈话内容。毛的态度是友好和随意的,约翰・谢伟思相信毛的这番讲话是坦诚的。在报告中约翰・谢伟思认为此次谈话是“迄今为止,我们收到的来自共产党人的最清晰的关于他们对战后中国的想法和计划”。约翰・谢伟思被(毛)要求将这份报告转达到美国在重庆驻华大使等。

毛泽东三问美国

这次谈话围绕毛泽东对美国人的三个问题展开:

第一,美国会不会重回孤立主义从而导致对中国缺乏兴趣?美国会不会对国际事务闭上眼睛,让中国呆在自己的困境里?我们共产党人觉得如果罗斯福再次当选,就不会有这个问题。

第二,美国政府真的对民主以及民主在世界的未来看重吗?例如,美国是否认为中国的民主,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的民主,是重要的?是否希望中国的政府能够真正的代表中国的人民?美国是否关切中国的现政府,它的构成没有基于任何法律之上的合法地位,也根本无法代表中国人民?蒋介石是被一个单一政党的90名成员选为总统的,国民党自己都无法有效声称他们能代表那个党的成员。甚至希特勒都可以更有效的宣称他的权力来自民主,他是被人民选举出来的,他有一个德国国会大厦。美国是否意识到现在的国民党已经失去了中国大众的信心和支持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然而,重要的不是美国政府是否意识到这一事实,而是它是否愿意通过帮助在中国实现民主,从而改善中国的形势。

第三,美国政府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和政策是什么?它是否承认共产党是对日本的积极战斗力量?它是否承认共产党是推进中国民主的一股影响力?美国是否可能支持中国共产党?如果中国发生内战,那么美国对国民党和共产党人的态度会是什么?用什么来确保国民党不会使用其新的美国武器来打一场内战?

毛泽东说,显而易见,国民党必须改革和重组政府。毛提议先召开临时全国议会,议会代表应该包括共产党,所有其他小的党派,知识分子团体,报纸,学生,专业团体,合作社的中央组织,劳工和群体组织。毛并提议说,在临时议会代表中,国民党占一半,所有其他团体占一半,出于现实政治需要,蒋委员长可以被确认为临时总统。

这个议会必须有重组政府和制定新法律的全部权力,直到它通过宪法。政府应该服从议会,这个议会的功能和权力会类似于英国下议院。临时议会必须全权负责全民民主和宪政的准备工作。它将监督选举,然后产生并召开全国议会。然后临时议会将权力交给全国议会。

对此毛泽东又引申问道:美国政府会愿意使用它的影响力迫使国民党执行这个提议吗?美国政府愿意提出这个提议并积极支持它吗?

毛泽东对民主的渴望

毛泽东还说,在中国的每一位美国士兵都应该成为民主的活广告。他应该和他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民主。美国官员应该与中国官员谈民主。毕竟,我们中国人认为你们美国人是民主的典范。

约翰・谢伟思回应说,把军队用作政治宣传对美国是从来没有过的(I suggested that the use of our Army as a political propaganda force was alien...),我们没有象共产党政治部门那样的机构来对军队进行此类的灌输并指导此类的工作。

毛泽东回应说,就算你们美国士兵不积极宣传,他们的存在以及和中国人的接触就是有好效果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欢迎他们来到中国......。毛还说,国民党很担心很多美国人在中国造成的影响,他们害怕美国登陆(指美军登陆对日作战)仅仅次于他们对苏联参战的害怕。

毛并说了另一个欢迎美国人来华的理由,他说美国人会对国民党起到限制作用,在这么多美国人的眼睛下,国民党就不敢逮捕和关押学生了。

约翰・谢伟思注意到了毛对美军登陆的强调,他对毛说战争胜利可能以别种方式取得,登陆不是必须的。

毛泽东还说,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懂得民主并希望得到民主。它不需要很长时间的经验或教育或“监护”。中国农民并不愚蠢,他是精明的,像其他人一样,关心他的权利和利益。你可以看到我们地区里的不同,人们有活力,有兴趣,友好。他们有人的出路。他们没有被大力压制。

给共产党改名

在谈到俄国问题时,毛泽东说,如果美国在中国的利益是建设性的、民主的,俄国就不会反对。没有可能的冲突点。俄国只是想要一个友好的、民主的中国。美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对各方都是有益和满意的。

约翰・谢伟思开玩笑的说,“共产党”这个名字可能会让一些美国企业家感到不安。毛泽东笑了,并说他们(中共高层)曾考虑过改名,但如果人们了解他们就不会害怕。

毛说,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只是自由主义......。即使是最保守的美国企业家也不会在我们的计划中找到任何不对的地方。中国必须工业化,这在中国只能通过自由企业和外国资本援助达成。中美利益是相关和相似的,它们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相互吻合。美国会发现我们比国民党更合作。我们不会害怕民主美国的影响,我们会欢迎这种影响。我们没有只采取西方机械技术(而不采取其它西方优点)的愚蠢想法。此外,我们对垄断的官僚资本主义不感兴趣,这种资本主义扼杀了国家的经济发展,只会让官员致富。

毛泽东在谈话结尾时说,美国不必担心我们不会合作。我们必须合作,我们必须得到美国的帮助。这就是为什么了解美国人的想法和计划对我们共产党人是如此重要。我们不能冒反对你们的风险,不能冒任何与你们发生冲突的风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