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的秘密 解释了轮回疗法的奇迹(图)

2019-02-26 05:23 作者: 魏斯博士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维多利亚的秘密, 解释了轮回疗法的奇迹。
维多利亚的秘密, 解释了轮回疗法的奇迹。(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维多利亚是一位物理学家,居住在曼哈顿,她也是“艺术与科学协会”里的一位知名成员。我在一个为期五天的研讨会上遇到她,那是奥米茄协会主办的活动,地点在纽约莱茵贝克城的治疗与学习中心。

她告诉我,她十六年来一直忍受着背痛的痛苦折磨。得了癌症后,她动过许多次手术,也接受了化学疗法与辐射疗法,但却无法根治。她把病历拿给我看,厚厚的一叠,足有好几英吋厚。她的背痛从来没有间断过,并且就像是长了脓疮的牙齿那样持续不断地发作着,她每天晚上都要服用含高剂量吗啡的止痛药,因为背痛实在让她忍受不了。不过在白天工作时她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所以不能服用止痛药,而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她的年纪还不算太老,大约五十多岁,但头发却因为长期病痛的折磨而全部变白了。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把头发染成了黑色。

在参加研讨会之前的几天,维多利亚没有再服用止痛药,据她说主要是为了能专心听我演讲。不过现在她却有些担心:“没有止痛药我怎么能熬过这五天?我看我要被救护车给送回家了。”

“你尽力而为,”我说道,“如果你不得不离开,我也能体谅的。”

结果是她不但全过程参加了我的演讲活动,最后还将她的心得报告递给我看。这是一份包涵着重要资讯的报告,因此我要求她上台来,与大家一同分享这份心得体会。在催眠研讨会期间,她回到前世好几次,并且都是在同一个时期,地点接近耶路撒冷,时间则是与耶稣同时代。那一世的她,是个贫穷的农夫,力气很大,肩膀与手臂都很粗壮,不过他的心灵非常纤细善感,特别喜欢小鸟与各种动物。他和妻子、女儿居住在大马路边的一栋小木屋里,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一天,农夫发现一只断了翅膀的斑鸠,便跪下来照顾这只小鸟,当时一位罗马士兵跟着宫廷侍卫的精锐兵团行军,很恼火这位农夫挡住了他的去路,便恶狠狠地踹了他的背好几下,踢断了农夫好几根脊椎骨。其他的士兵放火烧掉了他的房子,并杀死了他的妻子和儿女。农夫打心底里憎恨这些残暴的罗马士兵,从那一刻开始,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受了伤的背部也一直没有痊愈。

从此他灰心丧志,身心俱疲,一个人来到耶路撒冷城墙内一间最大的庙宇边,在旁边搭了一个棚子,自己种了一些蔬菜来维生。他无法工作,需要靠一根结实的枴杖才能走动,有时还要靠他唯一的牲畜——一头毛驴才能行动。别人都认为他已经老态龙钟了,其实他只是年纪大了一点,而且脊骨断了。后来,一位犹太传道人因为治愈了许多人而出名的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便跋涉千里去听这位传道人讲道。布道的场地是在一座山头,他并不期望被治愈或得到什么安慰,而是跟大家一样充满了好奇心。传道人的随从看到这位农夫的外表就吓坏了,发出嘘嘘声想把他赶走,所以他就躲在树丛后面,这样,他就刚好可以看到雅许*的眼睛。

(*雅许:维多利亚称呼这位传道人为“雅许”,这是雅许华的简称,也正是耶稣这位传道人的古希伯来名字。我们今天所熟知的耶稣这个名字,则是源自于希腊语。维多利亚之前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直到在回溯前世时,她才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

“那像是一泓深不可测的源泉,充满着无止境的温情与慈悲。”她这样形容着。

雅许华对这位穷人说:“不要远离。”于是,他就一整天都待在原地。

即使这次照面并没有立即治愈这位穷人,却也给他带来了希望。他回到自己的居所,感动地怀想着雅许华的布道,他觉得那是一个“既真实又明彻的讯息”。

当传道者雅许华要返回耶路撒冷时,这位农夫感到非常焦虑,因为雅许华即将身处险境,据说那些罗马人打算对他不利。他试着接近传道人,想告诉他要小心,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当他们再见面时,雅许华已经背着沉重的木十字架,要被送到刑场去钉在十字架上了。看到雅许华已经严重脱水,农夫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想用沾满水的粗布擦拭雅许华的嘴唇,但雅许华已经走过他身边。雅许华回过头来看他,即便他的肉体深受折磨,严重脱水又疲惫不堪,但他的眼里依然充满着无限的慈悲。尽管雅许华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农夫的心中已经被镌刻着这些话语:“不要紧,这是命中注定的。”接着雅许华继续往前走,农夫跟着他走,直到钉十字架之处。

在另一次的前世回溯中,维多利亚仍然是那位农夫,他站在滂沱大雨中哭泣着,当时雅许华刚刚死在十字架上。自从家人被杀之后,雅许华是他唯一信任的人,而现在这位伟大的传道人也死了。但是突然之间,他感觉到头上好像被“电击”一样(这是根据维多利亚本人所用的形容词),电流贯穿过他的脊髓,使他的背部立即挺直起来,不再驼背,也不跛脚了,他又强壮起来。然而,这个奇迹并不只是发生在过去的那一世。

“你看!”维多利亚在今生叫喊着,“你看!!!”

她在台上开始跳起舞来,摇动着臀部,丝毫不感觉到疼痛。没有人见到那位农夫站直身体,但是两千年后,会场中的每一个人都亲眼目睹了维多利亚在跳舞。有些人哭了起来,我的眼中也噙满了泪水。有时我回顾案例,会忘掉当初那种惊异与奇妙的感受;而回溯前世的过程,会让我重新回忆起那些神奇美妙的时刻。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个故事的细节仍然在我眼前栩栩如生地展现。这并非催眠疗法所能预期的效果,她的脊椎受到非常严重的损伤,核磁共振扫瞄与其它的测试报告都显示她的骨质已经非常疏松。

我记得自己当时想过:“这位物理学家、女科学家将会如何接纳发生在她生命中的这种种神奇现象呢?”这是一个深奥的问题,需要时间来回答。而此时此刻,我看着她,感受到的只有欢欣与喜悦。

然而,还有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

在《返璞归真》这本书中,我简短地写过自己的前世记忆。我是个出身富庶的年轻人,家住在亚历山卓,时间大约是两千年前。那时的我喜欢旅行,在埃及北部及犹太南部的沙漠中四处漫游,并且常常去探访当时许多灵疗者或心灵导师群居的洞穴,事实上,这是因为我的家庭要负责照料这些人的饮食起居。在一次旅程中,我遇到了一个比我年轻一点的人,而这个人极端的聪明睿智。我们一块儿露营、旅行,一共相处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从那些心灵导师身上学习到的知识比我更多更快。虽然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但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了,我到大金字塔附近的犹太寺庙去了。

当时我并没有将这其余的故事一并写出来,因为那是很个人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别人认为我在自吹自擂:“魏斯医师曾跟耶稣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是现在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这与维多利亚的故事有关,而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故事。

后来,我在耶路撒冷又看到我的同伴了。我常常到这里旅行,因为我的家族大多在这里做生意。在这个著名的城市中,我记得自己是一位学者,而非生意人,不过我仍然十分富裕。当时我很喜欢吃一种洁白方正、撒上盐与胡椒的面包,穿着奢华昂贵的袍子,是一种“五彩缤纷的外套”。那件袍子的模样,至今仍然感觉如在眼前,耀眼缤纷。

在那个时代有一位著名的传道人,到处行游,启迪人群,这在罗马总督彼拉多看来,是一个大大的威胁,因而将他判处了死刑。我跟着群众去看这位要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我立刻明白他就是我的那位朋友,但已经太迟了,要救他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过,不过后来我对他的门徒与家人提供了经济上的支援。

*********

正当我思索着自己的前世经历时,维多利亚仍然在今生兴奋莫名地说着话,我心不在焉地听到她说了一句话:“当时我看到你了。”

“在哪里?”我问道。

“在耶路撒冷。耶稣要被钉上十字架的路上。你是个很有权威的人。”

“你怎么知道那人是我?”我的脊椎一热,好像保险丝被接通了一样。

“从你的眼神看出来的。跟我现在看到的神情一模一样。”

“我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一件袍子,土黄色的,上面有深红色的滚边,非常华贵。你不是官方的人,也不是彼拉多的人,不过我知道你很有钱,因为这身华美的袍子,也因为你手上拿着撒了盐与胡椒的面包修得非常方正,跟一般人吃的完全不一样。啊!那就是你,魏斯医生!用不着怀疑。”我们两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疑惑地对望着。

精神病学家可能会说:“嗯,这可能是一种心理投射。你在奥米茄中心上课,既是权威形象,又是治疗师,她的痛苦消失了,自然会认为在前世中看到的人就是你。”的确有可能,但是她所形容袍子的模样,还有面包、我的外表、当时的场景,就跟我在多年前回到前世时,所见到的情景一模一样。我只跟三个人完完整整地说过这个前世的事,她不可能知道我当时的外表如何或我穿着的衣服。

对我而言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已经超越了健康与医疗的目的,而进入超自然的境界了。“这是命中注定的。”耶稣,那位灵疗者对她说。我知道这句话很重要,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诠释它。

那天晚上会议结束后,她打电话给我,我们仍然震惊不已。我们两个都是科学家,都了解她在心中所见的耶稣还需要求证。但是因为一些我们都不明白的原因,彼此超越了科学的领域而相聚,她因此而得到了痊愈。她在耶路撒冷看到我,既非意外,也不是幻境,那只表示在两千年之后,她将会透过我而获得治疗。

我要求她跟我保持联系,定期谈一下话。

她现在可以活动自如了,而且可以任意地摆动臀部。发型师见到她时,很惊讶她染过一段时间的头发仍然能保持同样的色泽——最后才发现原来她的头发又恢复成为原来的黑色,也就是她天生的发色。她说,当她的内科医生看到她能走路、跳舞,却丝毫不感觉到疼痛,简直是“大惊失色”。十月份时,药剂师打电话给她,因为她没有按时去取新的止痛药。她告诉他说:“我用不着那些药了,”她说着就哭了起来,心中为了所发生的一切而感动着,“我很好,已经没有问题了。”

*********

魏斯博士以严谨求实的科研态度和非凡的探索勇气赢得了无数人的尊崇,他现在正像他当年的朋友雅许华一样,行走于世界各地,告诉着人们生命轮回不息、善恶因果循环、人类当前正处在“极其关键的非凡时期”等重要讯息。大纪元时报记者卫君宇曾在2007年8月对魏斯博士进行了专访。

相信每一位元朋友读过这个故事后都会有很多感慨,这个有据可查的真实案例不仅从多个角度证实了前世存在的事实,而且也能带给我们许多启迪:或许我们身边哪一个很不起眼的人,也可能是像凯萨琳一样,曾经在久远年代就开始了在地球上的轮回转生经历;而生命本质的升华才是人生最重要的意义,“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甚至连今生看似偶然的医生与患者的关系竟然也能够找到前生的因缘联系,这让我们感受到了缘份的珍贵,可能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与我们相逢,都是因为在久远年代以前大家种下的缘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