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有民权吗?东西方谁才是民权的先驱?(组图)

民权主义第一讲 民国13年3月9日

2019-03-19 00:30 作者: 孙中山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孙中山先生阐述民权。
孙中山先生阐述民权。(图片来源:国父纪念馆)

诸君:今天开始来讲民权主义。什么叫做民权主义呢?现在要把民权来定一个解释,便要先知道什么是民。大凡有团体有组织的众人,就叫做民。什么是权呢?权就是力量,就是威势。有行使命令的力量,有制服群伦的力量,就叫做权。把民同权合拢起来说,民权就是人民的政治力量。什么是叫做政治的力量呢?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便要先明白什么是政治。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有管理众人之事的力量,便是政权。今以人民管理政事,便叫做民权。

现在民权的定义,既然是明白了,便要明白民权是什么作用。环观近世,追溯往古,权的作用,简单的说,就是要用来维持人类的生存。人类要能够生存,就须有两件最大的事:第一件是保;第二件是养。保和养两件大事,是人类天天要做的。保就是自卫,无论是个人或团体或国家,要有自卫的能力,才能够生存;养就是觅食,这自卫和觅食,便是人类维持生存的两件大事。但是人类要维持生存,他项动物也要维持生存,人类要自卫,他项动物也要自卫;人类要觅食,他项动物也要觅食;所以人类的保养和动物的保养相冲突,便发生竞争。人类要在竞争中求生存,便要奋斗,所以奋斗这一件事,是自有人类以来天天不息的。由此便知权是人类用来奋斗的。人类自初生以至于现在,天天都是在奋斗之中。古时候人同兽斗,只有用个人的体力,在那个时候,只有同类相助。因为当时民权没有发生,人类去打那些毒蛇猛兽,各人都是各用气力,不是用权力。所以在那个时代,人同兽争,是用气力的时代。

到了没有兽类的祸害,人类才逐渐蕃盛,好地方都被人住满了。当那个时代,什么是叫做好地方呢?可以避风雨的地方,便叫做好地方,就是风雨所不到的地方。到了人类过于蕃盛之后,那些好地方便不够住了,稍为不好的地方,也要搬到去住。不好的地方,就有风雨的天灾。说到人同兽争的时代,人类还可用气力去打,到了同天争的时代,专讲打是不可能的,故当时人类之感觉是非常困难的。后来就有聪明的人出来,替人民谋幸福,像大禹治水,替人民除去水患;有巢氏教民在树上做居室,替人民谋避风雨的灾害。

自此以后,文化便逐渐发达,人民也逐渐团结起来。又因为当时地广人稀,觅食很容易,他们单独的问题,只有天灾,所以要和天争。但是和天争不比是和兽争,可以专用气力的,于是发生神权。由有历史到现在,经过神权之后,便发生君权,有力的武人和大政治家把教皇的权力剥夺了,或者自立为教主,或者自称为皇帝,于是由人同天争的时代,变成人同人争。从前人同人争,一半是用神权,一半是用君权。后来神权渐少,罗马分裂之后,神权渐衰,君权渐盛。君主专制一天利害一天,弄到人民不能忍受,人民到了不能忍受的时候,便一天觉悟一天,知道君主专制是无道,人民应该要反抗,反抗就是革命。所以百余年来,革命的思想便非常发达,便发生民权革命。民权革命,是谁同谁争呢?就是人民同皇帝相争。

所以推求民权的来源,我们可以用时代来分析。再概括的说一说:第一个时期是人同兽争,不是用权,是用气力。第二个时期是人同天争,用神权。第三个时期是人同人争,国同国争,这个民族同那个民族争,用君权。到了现在的第四个时期,国内相争,人民同君主相争,在这个时代之中,可以说是善人同恶人争,公理同强权争。到这个时代,民权渐渐发达,所以叫做民权时代。

到底中国现在用民权是适不适宜呢?中国自有历史以来,没有实行过民权。就是民国十三年来,也没有实行过民权。但是根据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来讲,如果应用民权,比较上还是适宜得多。所以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孟子,便主张民权。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又“言必称尧舜”,就是因为尧舜不是家天下。尧舜的政治,名义上虽然是用君权,实际上是在行民权,所以孔子总是宗仰他们。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又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又说:“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他在那个时代,已经知道君主不是一定要的,已经知道君主一定是不能长久的,所以便判定那些为民造福的人就称为圣君,那些暴虐无道的人就称为独夫,大家应该去反抗他。由此可见中国人对于民权的见解,在两千多年以前,已经老早想到了。不过在那个时代,还以为不能够做到,好像外国说乌托邦,是理想上的事,不是即时可以做到的。

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
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依我看来,中国进化比较欧美还要在先,民权的议论,在几千年以前就老早有了,不过当时只是见之于言论,没有形于事实。现在欧美既是成立了民国,实现民权有了一百五十年,中国古人也有这思想,所以我们要希望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乐,顺乎世界的潮流,非用民权不可。

近代事实上的民权,头一次发生是在英国;英国在那个时候发生民权革命,正当中国的明末清初。当时革命党的首领,叫做格林威尔,把英国皇帝查理士第一杀了,此事发生以后,便惊动欧美,一般人以为这是自有历史以来所没有的,应该当作谋反叛逆看待。暗中弑君,各国是常有的,但是格林威尔杀查理士第一,不是暗杀,是把他拿到法庭内公开裁判,宣布他不忠于国家和人民的罪状,所以便把他杀了。当时欧洲以为英国人民应该赞成民权,从此民权便可以发达。谁知英国人民还是欢迎君权,不欢迎民权;查理士第一虽然是死了,人民还是思慕君上。不到十年,英国便发生复辟,把查理士第二迎回去做皇帝。那个时候,刚是满清入关,明朝还没有亡,距今不过两百多年。所以两百多年以前,英国发生过一次民权政治,不久便归消灭,君权还是极盛。

一百年之后,便有美国的革命,脱离英国独立,成立美国联邦政府,到现在有一百五十年,这是现在世界中头一个实行民权的国家。美国建立共和以后,便引出法国革命。法国皇帝被杀之后,欧洲各国为他复仇,大战十多年,所以那次的法国革命,还是失败,帝制又恢复起来了。但是法国人民民权的思想,从此更极发达。

讲到民权史,大家都知道法国有一位学者叫做卢梭。卢梭是欧洲主张极端民权的人,因有他的民权思想,便发生法国革命。卢梭一生民权思想最要紧的著作是民约论,民约论中立论的根据,是说人民的权利是生而自由平等的,各人都有天赋的权利,不过人民后来把天赋的权利放弃罢了。所以这种言论,可以说民权是天生出来的。但就历史上进化的道理说,民权不是天生出来的,是时势和潮流所造就出来的。故推到进化的历史上,并没有卢梭所说的那种民权事实,这就是卢梭的言论没有根据。卢梭民约论中所说民权是由天赋的言论,本是和历史上进化的道理相冲突。所以反对民权的人,便拿他那种没有根据的言论来做口实。卢梭说民权是天赋的,本来是不合理。卢梭的言论既是没有根据,为什么当时各国还要欢迎呢?又为什么卢梭能够发生那种言论呢?因为他当时看见民权的潮流已涌到了,所以他便主张民权。他的民权主张,刚合当时人民的心理,所以当时的人民便欢迎他。他的言论虽然是和历史进化的道理相冲突,但是当时的政治情形,已经有了那种事实,因有了那种事实,所以他引证错误了的言论,还是被人欢迎。至于说到卢梭提倡民权的始意,更是政治上千古的大功劳。

卢梭
卢梭(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世界上自有历史以来,政治上所用的权,因为各代时势的潮流不同,便各有不得不然的区别。比方在神权时代,非用神权不可;在君权时代,非用君权不可。就种种方面来观察,世界一天进步一天,我们便知道现在的潮流,已经到了民权时代。将来无论是怎么样挫折,怎么样失败,民权在世界上,总是可维持长久的。

中国人从前反对民权,常常问我们革命党有什么力量可以推翻满清皇帝呢?但是满清皇帝在辛亥年一推就倒了,这就是世界潮流的效果。世界潮流的趋流,好比长江、黄河的流水一样,水流的方向或者有许多曲折,向北流或向南流的,但是流到最后,一定向东的,无论是怎么样都阻止不住的。现在北方武人专制,就是反抗世界的潮流。我们南方主张民权,就是顺应世界的潮流。所以我们在中国革命,决定采用民权制度,一则为顺应世界之潮流,二则为缩短国内之战争。我们革命党于宣传之始,便揭出民权主义来建设共和国家,就是想免了争皇帝之战争。从前太平天国便是前车之鉴。

洪秀全当初在广西起事,打过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建都南京,满清的天下大半归他所有,但是太平天国何以终归失败呢?讲起来的原因有好几种。有人说他的失败,是由于不懂外交。因为当时英国派了大使波丁渣到南京,想和洪秀全立约,承认太平天国,不承认大清皇帝;但是波丁渣到了南京之后,只能见东王杨秀清,不能见天王洪秀全,因为要见洪秀全,便要叩头。所以波丁渣不肯去见,便再到北京和满清政府立约,后来派戈登带兵去打苏州,洪秀全便因此失败。

洪秀全
洪秀全(网络图片)

所以有人说他的失败,是由于不懂外交。这或者是他失败的原因之一,也未可知。又有说洪秀全之所以失败,是由于他得了南京之后,不乘势长驱去打北京。所以洪秀全不北伐,也是他失败的原因。但是依我的观察,洪秀全之所以失败,这两个原因都是很小的;最大的原因,是他们那一班人到了南京之后,就互争皇帝,闭起城来自相残杀。推究太平天国势力之所以衰弱的原因,根本上是由于杨秀清想做皇帝的一念之错。

洪秀全当时革命,尚不知有民权主义,所以他一起义时,便封了五个王。后来到了南京,经过杨秀清、韦昌辉内乱之后,便想不再封王了。后因李秀成、陈玉成屡立大功,有不得不封之势,而洪秀全又恐封了王,他们或靠不住,于是同时又封了三四十个王,使他们彼此位号相等,可以互相牵掣;但是从此以后,李秀成、陈玉成对于各王便不能调动,故洪秀全便因此失败。所以那种失败,完全是由于大家想做皇帝。

汉唐以来,没有一朝不是争皇帝的,中国历史常是一治一乱,当乱的时候,总是争皇帝。各国尝有因宗教而战、自由而战的,但中国几千年以来,所战的都是皇帝一个问题。我们革命党为免将来战争起见,所以当初发起革命的时候,便主张共和,不要皇帝。

我现在讲民权主义,便要大家明白民权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明白这个意思,想要做皇帝的心理便永远不能消灭。大家若是有了想做皇帝的心理,一来同志就要打同志,二来本国人更要打本国人。全国长年相争相打,人民的祸害,便没有止境。我从前因为要免去这种祸害,所以发起革命的时候,便主张民权,决心建立一个共和国。共和国家成立以后,是用谁来做皇帝呢?是用人民来做皇帝,用四万万人来做皇帝。照这样办法,便免得大家相争,便可以减少中国的战祸。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