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揭地沟油遭迫害 中国男求澳收留被拒(组图)


一位自称揭发雇主生产地沟油的中国籍男子,之前借旅游之机来到澳洲,过没多久就申请难民保护签证。可是最后还是被澳洲拒签了!
一位自称揭发雇主生产地沟油的中国籍男子,之前借旅游之机来到澳洲,过没多久就申请难民保护签证。可是最后还是被澳洲拒签了!(图片来源:Aero Icarus/CC BY-SA/Wikipedia)

【看中国2019年3月20日讯】最近,澳洲联邦法院公布了一个特别的判决。而这则判决的起因始于2014年,当时一位代号为“BRQ18”的中国籍男子借旅游之机来到澳洲,过后没多久,他就以“揭发雇主生产地沟油遭迫害”为由申请了难民保护签证。可是四年之后,他还是被澳洲拒签了!因为法庭认为他撒谎了。

1.剧情丰富的过往

据《今日墨尔本》报导,从澳洲联邦法院获得的卷宗显示,这位男子申请难民签的理由,可谓是剧情丰富。卷宗里记录了这名男子这样的说法:

“我之前在中国的速食行业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我的雇主竟然在生产地沟油!地沟油对人的健康非常有害,所以我让别的同事也不要做这个事情,结果我被立刻开除了。”

“公司的保安部门威胁我,让我不要惹麻烦,但我还是收集了他们违法犯罪的证据,并且提交给了当地政府。”

“结果,反而是我被当地公安关了起来……在此期间,我被拷打,威胁,并且要求我签署承诺书,让我不再举报那家地沟油工厂。等我被放出来没多久,我又被关进了当地的拘留所,在我老婆交罚款之前,他们一直在殴打我,监视我,还威胁我的儿子。”

“我只好找朋友帮我申请签证,逃出国。我先去了几个东南亚国家,但旅行团的领队管的非常严,直到2014年,我才有机会来到澳洲。”

“在澳洲,我可以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然而,澳洲政府并不相信他的说辞,并且直接拒绝了他的申请……

2.第二次,他怒告政府!

于是这名中国男子把澳洲政府告上了行政仲裁法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但是,仲裁法庭同样认为该男子的话不可信,并且再次拒绝了他的诉讼,给出的理由如下:

该男子给出的理由彼此间并不连贯,缺乏说服力。在先前递交的声明中,该男子说自己先是被公司保安主管威胁并开除,然后才向政府举报了地沟油工厂。

但在面对仲裁法庭口头陈述时,他又改口称,是自己主动要离职的,因为他觉得这样对自己更好。且他还在口头陈述中说,自己在举报工厂后才收到了威胁。

当仲裁法庭质疑该男子的口述为何与书面不一致时,他给出的解释是事件发生在太久之前了。而仲裁法庭却认为,这些事很可能是该男子所编造(constructed)的,因此他才会弄混淆。

法庭示意图
法庭示意图(图片来源:Wikimedia/公有领域CC0)

而该男子关于自己被拘留的部分也是漏洞百出。在书面中,他说自己被公安局关了一个月;而在陈述中,又变成了在一个偏僻的小屋中被非警方的人关了两个星期……

该男子还说,自己受了很多殴打,所以记忆出现错乱了……

但仲裁法庭并不认为他说的是实情,在仔细研究近几年来中国关于地沟油的消息之后,他们认为,中国反对地沟油,该男子完全可以在回国后申请相关部门的保护,没有必要留在澳大利亚。

但该男子反驳称,中国政府只会关注大规模的违法行动,对于小规模的事件听之任之,具体到了他的案子,执法部门更是跟违法分子沆瀣一气。

然而,仲裁法庭并不相信,因为在审核这名男子的澳洲旅游签证之后,法庭发现他已在工作经历上造了假。换句话说,材料漏洞百出,没什么可信度。此外他之前在东南亚旅游时已经有机会申请保护签证了,但他没那么做。

据此,继内务部拒绝之后,仲裁法庭也拒绝了……

3.第三次,他连法庭都敢告!

很显然,该男子并不打算放弃。于是,他又开打官司,将澳洲政府跟行政仲裁法庭同时告上了澳洲联邦法院。卷宗显示其理由如下:

“仲裁法庭没有认真了解我的情况,这对我不公平。我在东南亚的时候,护照被导游收着,我也不知道没有护照也可以申请保护签证。"

“仲裁法庭低估了我回国后可能受到的威胁,我回国后,政府不会管我,而那些和地方官员沆瀣一气的黑帮就有了伤害我的机会。仲裁法庭应该自己调查我的案子。”

“仲裁法庭的工作人员态度蛮横,让我非常害怕,没法更好地回答问题”

“仲裁法庭的翻译水准低劣,我又听不清他说话……”

不过,联邦法院在仔细审核了该男子的诉求之后,还是做出了同样的判决。因为,他的陈词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就这样,该男子在澳洲逗留了四年多之后,最终还是要踏上回国的旅途了。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