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人大政协兼职级别起伏窥见中共政情之变(图)

2019-03-23 05:28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刚刚过去的中共人大和政协“两会”。
刚刚过去的中共人大和政协“两会”。(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国法学会近日换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当选为法学会新一届会长。这是首次由现任政治局委员执掌这一个中央级社团,有人认为是法学会地位的抬升,但港媒评论认为是为加强管控,而人大政协高官的兼职在近年级别或起或伏,被认为对应中共政情之变。

3月20日,前中共新疆书记王乐泉卸任中国法学会会长一职,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接任。

中国法学会是中国大陆22个由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社团之一,在上世纪80年代成立之初,由退休部级官员担任会长,自1998年起由退休的中共国家领导人挂任,此前历任者包括原最高法院院长任建新、原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韩杼滨、原政治局委员王乐泉。

王乐泉任中国法学会会长时,是已退任的政治局委员,而王晨则是现任政治局委员,加上王晨还是排名第一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故此一般认为,此番换届,法学会会长级别上调,对应着这一机构地位提升。

不过,港媒《东方日报》3月21日刊发的白非评论认为,相比较自然科学界、文艺界以及严重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学界,中国法学界的发声往往最让当局为难,因为有大量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作依据,而这些条文又是官方自己颁布的,不好公开的撕破脸皮。现在要说抬升法学会地位,不如说是出于笼络,但更主要是加强管控。

港媒文章亦关注到,王晨属于全国政协负责人副职,而人大、政协各有数十名副职,其中不少是固定兼职,有的是民主党派主席,有的是工会、妇联、工商联等社会团体领导人,有些是少数民族代表。这些人大政协领导人的兼职级别,近年也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

文章举例,由于中共标榜所谓工人阶级专政,总工会是中国政治地位最高的第一社团,向来由国家领导人挂衔,中共十五大时甚至由政治局常委尉健行兼任总工会主席。十六大之后,总工会主席成为政治局委员兼人大第一副委员长的标配兼职,先后由王兆国、李建国兼任。但到中共十九大后,这一模式被打破,总工会由非局委的人大副委员长王东明兼掌。

对于总工会的最高领导人级别逐年下降,港媒评论称,起伏之间,也可窥见实际工作重心的变迁。虽然口头上喊“工人当家作主”,但实际上工人在国家事务中哪有声音可言呢?个别的劳模也只是政治花瓶和宣传工具而已。

另外,中国“三院”,即中国科学院、工程院、社会科学院,这三大官办学术机构,过往长期由国家领导人兼任院长。比如中科院由人大副委员长兼,工程院、社科院由政协副主席兼。

其中2003年换届时,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任人大副委员长,工程院院长徐匡迪、社科院院长陈奎元当选政协副主席。

但自十八大后,三院也集体降格,院长均只是普通部级干部,不再高配国家领导人。港媒文章认为,这或是某种程度上体现了高层对其工作成效的不满。

至于在文化界地位最高的两大团体中国文联、中国作协,过往也都曾高配国家领导人,如上一任文联主席孙家正、作协主席巴金都是政协副主席。但也因人而异,如孙家正之前的文联主席周巍峙、曹禺、周扬都非政协副主席。然而,现在罕见同时兼掌两机构的铁凝只是普通正部一名。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的人大和政协历来被称为“政治花瓶”、“举手机器”,而那些转入人大和政协担任高官的,往往被认为是仕途已尽,进入“养老”状态,故此人大政协职位被视为闲职。同时,那些转任人大政协闲职的高官,之前掌实权时的官场地盘一旦被发现腐败等问题,往往也会牵连到本人,在一众落马高官当中,就有不少是在人大或政协职位上落马的。

中共官场已经无官不贪,从这一角度看,人大政协兼职级别起伏变迁,似乎无改高官大员瞬间成为阶下囚的命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