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何能蹂躏中国大陆?传教士目击证词(图)

2019-04-10 00:42 作者: 雷震远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看见到共产党所到之处,一定是没收佛教财产,杀戮和尚,或将他们驱逐出庙沦为乞丐,使人民失掉千百年来的精神安慰。
我看见到共产党所到之处,一定是没收佛教财产,杀戮和尚,或将他们驱逐出庙沦为乞丐,使人民失掉千百年来的精神安慰。(视频截图)

共产党何以能蹂躏了中国大陆呢?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一般人都不相信有此可能性。根据历史记载,中国永远能同化外来的侵略者或征服者,一般人对共产党的看法,都受这一点历史事实的影响。许多中国商人,新闻记者,作家和学生(不是学者也不是历史学家),时常在中国的酒吧间俱乐部,欧洲的会客室和沙龙,美国的会议场和餐会中谈论到这一点,并在最后加上一句难以驳倒的结论:“连犹太人也被中国人同化了!你想一想看!”     

他们会告诉那些旅行者和有成见在怀的人,犹太民族如何在唐朝时代来到中国,而现在那当初他们定居的地区上已经没有犹太人,而只是一些略具希伯来人血统的中国人。  

犹太人的种族纯粹,个人主义,及尊重自己的宗教和文化精神,乃是犹太人在两千年间被遭迫害及流逐下而仍予坚决保守的,但到了中国却完全丢光,那足以证实这段历史记载,中国人具有战胜其他种族和民族的独特性格。

但是,这些人却忘记了一件事实,这次征服中国的人并不是外来的民族而是中国人,彻底受过一种野蛮的外国思想所训练的中国人。他们狂热地吸收了这种在根源和性质上都是外国形式的思想,这里面便产生一项使人难解的问题,中国人如何能拥护这种思想呢?我们就在这奇怪的现象下找到难题的答案。共产主义败坏了中国人的天性,但不曾把中国人的天性消灭,中国的共产主义日后必为中国人的天性所击灭。

反抗共产主义的因素,远较欢迎共产主义渗透中国的因素为强大。共产党比任何人都更明晰地了解此点。宗教,家庭,宗族,秘密结社,文明的道德及权利法典,个人的荣誉及礼仪,都一致受到共产党的攻击。他们更集中力量毁灭所有宗教影响,因为宗教是强烈反对共产主义的。

佛教本身是一种消极的宗教,他劝导一个人应该忍耐制欲,因为欲望乃是痛苦的根源。他是一种神秘性的宗教──主张明内心,以清静,默坐及祈祷来实现灵魂的永生。中国佛教徒大多数都信净土宗。净土宗是纪元四世纪间一位山西人所创立的。观世音和阿弥陀佛最受人们的膜拜。这个宗派的佛教和其他宗派一样,其主要特色为消极,出世和忍耐。

共产主义正与佛教相反。它是积极的,活跃的和好侵略的。两者的各趋极端是共产党所不能容忍的。

当他们攫取到一块乡村地区后,便开始打击佛教。他们的第一步行动是把和尚驱出庙寺,并攫取过他俩的财产供自己使用。我亲眼看到共产党军队在山西省五台山上扎营。聂荣臻把这里做成共产党的基地和训练中心,把若干爱国份子,游击队和盗匪都收集到部下。佛教圣地一般都设在山里或山顶。中国有四处佛教徒的朝拜圣地,其中以五台山为最享名。聂荣臻的总司令部便设在道里。聂荣臻是一个“老牌共产党”,是法国和比利时的留学生,第一次大战后曾在查理洛大学读书。现在是晋冀察军区司令。他在这里训练新共产党员并再训练老共产党员。

我看见到共产党所到之处,一定是没收佛教财产,杀戮和尚,或将他们驱逐出庙沦为乞丐,使人民失掉千百年来的精神安慰。他们所以敢对佛教肆行无忌,完全因为中国的佛教是个没有组织的宗教。每个教派或每个庙院是各自为政,因此共产党可以把他们逐一推毁,把和尚杀戮或驱出。

但是那些佛教徒在目睹佛教被迫害下,将不会忘却共产党的暴行。自从纪元前二百十七年以来,由于历代统治者的嗜爱或政治需要的不同而迭有兴衰,但从没有像这一次遭到这样残暴的压迫与仇恨。

一九四八年,当我在北平的时候,做地下工作的各佛教组织代表秘密来拜访我,商研是否有团结一致对抗共产主义的可能性。我们谈的时间很长,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决心对共产主义作战。在那次谈话中,一位虔诚而勇敢的佛教徒曾鼓励其他教徒坚定信心,团结努力。听说这位佛教徒目前正在大陆上从事反共运动。实在说来,历千百年而不变的佛教哲学,现在已因环境的不同而产生显著的改变;从古老的默念的神秘主义,一变而成为积极反共的动的哲学。我敢说,共产党决没有想到一个阐扬和平主义及出世的宗教竟在面临毁灭的威胁下而变成反共产主义的坚强份子。但这确是实在的情形。佛教徒的地下运动,乃是对抗所有共产主义教条及行为的强大作战力量。

儒学自始便使共产党感觉头疼,因为它有一套积极的伦理信条,以王道及五伦──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为基础。这又和共产主义恰好相反。共产主义教条是反伦理反家庭的;它反对任何权势,只有共产党权势除外。

儒学虽然被称为具有宗教及哲学的两种性质,但若干外国批评家及中国学者都否认它是宗教。但孔孟学说中的若干点已经发展出西洋人所谓的宗教的意义。无论如何,儒学已经成为千百万人的宗教代替物。

但是孔子实际并没有一套哲学系统或宗教,他只着重于一项哲学课题──伦理──并把伦理主张实用在政府事务上面。毫无疑问地,共产党也要毁灭儒学。

共产党占领安国不久,我曾参加共产党一个全面攻击孔子的大会,当地县民也有许多参加。当共产党狂号怒吼的时候,听众们都心惊胆战地静坐不勤。主要讲演人是一个弩着眼睛的年轻人,显然他是个老资格的共产党员,已经受过重要阶段的共产党训练。后来我才晓得,他已经逐步完成村,区,县的训练中心阶段,并将被派到延安“大学”受训,然后再派到莫斯科“研究院”攻读,那里乃是若干特殊选拔的中国青年接受一连串文化奴役训练中的最后地点。

“中国要灭亡了!”他喊着税:“中国成为帝国主义者的俎上肉,中国已经被洋鬼子榨取枯竭了,现在日本小鬼子就在这里用枪炮飞机炸弹轰轰地杀害我们!中国何以这样衰弱呢?我可以告诉你们原因!那全因为中国人追随孔子,而孔子的思想是落伍的。他不像今日共产党那样眼光远大和前进。儒学已经使中国人成为奴隶,在近代世界里把他们束缚在旧的思想上面。共产主义是今天的进步思想。它可以把你们从奴隶状态下解放出来。它可以使你们在近代世界里更有权势更受尊重,因为近代世界只尊重权势和力量!

他毫无倦容地讲下去,反复连续地满天撒谎,一直在申述着一个主题:孔子是一个不合时代的反动者,中国如果打败日本,必须抛弃孔子的主张和理想。

会议结束时,他要求每个人高呼口号:“打倒孔子!打倒大汉奸孔子!”

听众们都怒不可遏,更感气愤的是他们无力可施。几千年来孔子一向被尊为智慧和道德的源泉。辱骂污蔑这位中国圣人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口号梗在喉间无法喊出。  

人们在畏惧惩罚之下勉强服从──但喊出的声音并不是共产党所希望的狂呼怒吼。那位青年共产党员抑制住怒容,但也无计可施。喊声虽仅是约略可辨,但人民总算是服从命令了。

孔子深信在适当教育下人性便可以保持善良;道教的始祖老子则深信人性须在放任下才能保持善良。老子的无为哲学始终被认为无法实行。道教的观院虽不如僧庙或孔庙那样多,但在中国的影响也很大。许多秘密会社都多少受道教的影响。

道教开始时是一种哲学,后来逐渐发展成宗教,今日中国所流行的道教主要是崇拜商朝以后的鬼神,驱邪除魔,呼风祈雨,画符念咒等。

上乘的道教,像它始祖老子一样地未曾消灭。不仅词文并茂的庄子一书还被人普遍诵读,一小部分道士,现在还保持着旧日道教的传统精神,例如在山东的劳山观院,便是自古传下来的道教圣地。

这两派道教构成反共的核心。道士们说,我们不应强迫任何事物;但共产党却是用武力强迫来存在和生长的。道士希望生于和平,希望生命的调协和自然界的调协;希望一切事物和总体间的调协关系;但共产党却希望打仗,分裂和散布混乱。

那些在乡村观院里渡着遁世生活的道士们,老早就被共产党驱逐了。他们无法谋生,因为他们比和尚的组织还更为散漫。那些以默坐苦修工夫希望长生不老的道长们,都被共产党处决了。小道士们都被逐出观院,仍渡俗人生活。他们仍然秘密地操着驱邪除魔的生涯,老百姓们也替他们保守机密。也许他们的驱邪除魔便是对付那些新“魔鬼”──共产党吧?

佛教,儒学和老子的信徒,在中国有几千百万;除此,在云南,河南,山东,及西北各省,还散布有一千万至四千万的回教徒。根据回教史记载,回教徒系于六五一年来到中国。此后,回教徒又从陆路取道波斯阿富汗进入新疆和中国其他各地。七五五年,回教首领阿不葛拉佛曾应中国政府之请派遣四千阿刺伯兵士协助中国平定内乱,后来这些兵士便散居各地,和汉人结婚,而成为今日若干中国回教徒的祖先。  

中国回教徒一直在坚守着他们自己的宗教。回教徒在中国的一千三百年历史里,人口一直在滋生,历代子孙都继续信仰回教而很少改宗。他们对共产主义是不会屈服的。回教徒的宗教战争,证实他们的宗教热狂;大战后印度人与回教徒的战争造成印度巴基斯坦的分立。

谈到在中国的西方宗教,基督教是一个根据若干教义的信仰,并分成若干宗派。而共产主义却是一们教义,一个组织。就表面来说,这一点好像是对共产主义有利的因素。但是在一百多年来,基督教已经稳定地扩展起他在中国的工作,替人民造许多福利,并获到若干信徒。他在各大都市开设的学校和大学,已经造就出成千成万的中国学生。他的医院和医师已经把卫生的福音和上帝的福音一齐传播出去。

许多基督教教士,医师已经被共产党屠杀了。这些殉难教士都足以鼓励人们的反共情绪。有一位教士的情形我知道得最清楚。华莱斯博士是浸信会教士,梧州斯徒特纪念医院院长,今年四十二岁,一九五一年二月十日死在共产党牢狱里。华莱斯博士是田纳西州诺克斯维里人,仪表动人,身材瘦高,沉默寡言,一向尽力于济世工作。他是梧州教区天主教玛丽诺尔会神父的至友,十五年来时常照顾那些卧病的美国教士和修女。战争期间,华莱斯仍留在中国,共产党进入梧州后,他依然在艰苦与障碍下从事他的本位工作。

梧州地方的人民,对他非常尊敬,他的声望成了他的致命伤;共产党的宣传──“邪恶的美国人”,“帝国主义央歧人的走狗”──无法伤及这位心地忠良尽心于中国人民的美国医师。

圣诞节的前一周,十二月十九日午夜三时,共产党兵士来到斯徒特医院敲门,声称有一位病人需要他医治。大门拉开后,兵士们冲进医院里,包围住华莱斯的住宅,把他从床上拖起,开始到处搜查。

他们从他的席子下面“搜到”一枝手枪。华莱斯说他从来没有过一枝枪,他的仆人也发誓说,在共产党未进来之前,这房间从来没有过手枪。但兵士们不容分说,竟在凛洌的十二月天气里把他拖到狱里,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随后共产党便设法诱迫他在供状上签字。他们并且召开“控诉大会”,但竟没有一个中国人出头控告他。共产党随后又逮捕了医院里的六名职员,指称他们是“亲美反动份子”。这六个人从被捕后便一直没有下落。华莱斯又被押解着游行梧州全城和附近乡村,带着一面有侮辱性的牌子,直到筋疲力竭奄奄一息的光景,才再被关进梧州牢狱里。

上年三月间,美国国务院宣布华莱斯已于二月十日死在狱中。同时国务院更称,“若干美国教士”正被拘禁在中共“各地”的牢狱里,但是国务院拒绝申述详细的情形,惟恐消息的来源方面遭到危险。

华莱斯博士并不是第一位在中共地区死难的教士,以前已经有许多人遇害,以后也有千百人遭遇牺牲──中国和外国的新教教士和天主教教士,及若干其他宗教的教友。  

中国人早期所信仰的东方宗教,和近期传入中国的基督新旧教,具有一种潜在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日后抵抗中国共产主义的作用上,是无法衡量的。共产党之无情地打击所有宗派或信仰(不仅是天主教及基督新教),足以证明出他们本身具有强大力量。有一天,当我和一位高级中国共产党员谈话时,我更证实了这一点。他告诉我说:“我们共产党有三个最大的敌人:第一是美国,第二是天主教会;第三是蒋介石领导下的中国。”

共产党承认天主教是它在所有宗教中的大敌人,因为它晓得天主教教义中基本精神。天主教真基督教中历史最悠久最纯粹的形式;千余年来,他的教义虽然在适应变动的环境下而修正,但他信仰的整体中心则始终未变。每个天主教徒在他的心灵里都有一个信仰整体,任何外力无法动摇。共产主义自己晓得它本身的力量,并且在细密地衡量别人的力量。

即使在结构上和组织上共产主义和天主教有相同形态时,这里面还有一个绝大的差异点:共产主义否认个人责任,毁灭所有自由,制压并消灭自由意志。反之,天主教则承认个人责任,拥护选择的自由,并主张自由意志的培养与表达。

天主教相信他宗教的绝对性来自上帝;但共产主义的绝对性则来自政洽局,政治局里面的那十二名魔鬼,正在努力毁灭人类最宝贵的个性──自由意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