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忧风险定三年敏感期 挂任神秘机构衔头非比寻常(图)

2019-04-20 00:37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在今年3月召开的中共两会上,神情似不太乐观。
习近平在今年3月召开的中共两会上,神情似不太乐观。(图片来源: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自习近平上台设立的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下称国安委)向来动静诡秘,成为应对所谓政治风险的神秘机构。日前中共国安委办副主任、国家安全部部长陈文清在党媒刊发有关习近平国家安全观的文章,引发关注。2019年被认为是中共政治风险年,但港媒指出,陈文清透露的信息显示,中共确定长达三年的政治敏感期以“严防死守”。

香港《明报》4月18日报导,近日出版的最近一期《求是》杂志刊登了国家安全部长陈文清的文章,解读习氏国安观,由于陈同时兼任中央国安委下属办公室的常务副主任,负责国安办日常运作,其解读应具权威性,文章信息量亦颇丰富。

自从中共十八大后成立以来,国安委便极具神秘性,外界对其职能架构和权力运作知之不多。

2014年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决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由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任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张德江任副主席,栗战书兼任国安委办公室主任,下设常务委员和委员若干名,但没有披露具体人员。

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共国安委首次会议,被认为这一机构正式运作。

现任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此前曾担任国安委办副主任。但在栗战书升任政治局常委并分管人大之后,正主任是何人迄今未披露,目前有丁薛祥、杨洁篪两种说法。

《明报》前述报导指出,在习的职衔中有3个主席,即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国安委主席,他上台后新设并兼掌的多个中央级委员会中,财经委、深改委、网安委、外事委、军民融合委等,首长名称都是“主任”,只有国安委首脑叫“主席”,可见这个委员会的地位非比寻常。

报导说,一般外界理解,2019年因有五四100周年、六四30周年、建政70周年等大事,被中共列为“政治敏感年”而“严防死守”,但陈文清文中却提出要为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创造安全稳定环境”,而中共建党百年是2021年,由此来看,中共的政治敏感期至少要持续3年。

不过,中共能否挺得过2019年,还是未知数。

中共历史上遇到尾数是9的年份,往往会出现一些大事件。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1959年大饥荒、1969年中苏边境爆发“珍宝岛事件”、1979年中越战争、1989年六四屠城、西藏拉萨戒严、1999年镇压法轮功、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2019年的到来也令坊间“逢九必乱”之说再起。

2019年中共也将面临诸多重大事件,包括中共窃政70周年,镇压西藏骚乱事件60周年,屠杀“六四”学生30周年,镇压新疆“七五事件”10周年,迫害法轮功20周年等。

今年以来,高层频频提及“政治安全”、“风险”,而且节奏加快。

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1月17日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提到绷紧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1月21日,省部级一把手研讨会,习近平做了防范重大风险讲话。他强调,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当中包括中共“七大领域安全”,归根结底,核心的问题是“政治安全”。

1月24日,连续四日的重大危机处理研讨班结束,掌管中共意识形态的王沪宁又在习近平“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基础上加码:他要求省部一把手组成的“学员”们深入学习习核心讲话,“坚持底线”、增强“两个维护”自觉性,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1月25日,政治局会议制定出台“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老调重弹,强调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要求党员干部要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月3日,中共官媒消息称,习近平在新年团拜中表示,2019年中共建政70周年,会有新的风险挑战。中共要坚持防风险,以保持社会大局稳定。

中共全军政法工作会2月15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在会上强调要确保军队绝对忠诚可靠,打击各种渗透破坏活动,防范重大安全问题,备战打仗。

今年两会期间,3月3日下午,中共政协主席汪洋做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时称,中共“面对各类风险挑战的严峻性、复杂性”,“政协必须服务大局、维护大局”等。3月5日,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风险”一词出现了24次。

这些会议均贯穿一条线,求稳,再求稳,强调政治安全,强化防患意识。

法广分析认为,所谓政治安全就是政权安全,就是要“保江山”。中共最高领导人对政权不安全感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重,说起来难以置信。

对于中共高层频发防风险信号,英媒BBC刊发评论文章说,中共高层应是直接感受到了危机或许就在眼前。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对《美国之音》说,一个有关中共70年大限的分析认为,集权国家很少有超70年的寿命。

程翔说,对中共来说,值得忌讳的事情特别多。先不要说中美贸易战的结果难以预测,今年恰好是2019年,中共史上有个“逢九必乱”的规律,这个不是迷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