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做了个奇怪的梦 他宽厚仁德增寿多年(图)


高人指点的梦往往都会变成事实。
高人指点的梦往往都会变成事实。(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父亲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曾做过一个,说走在荒野中,有一个“马架子”,“半地下,门窗开在一面墙上”,父亲进屋找水喝。看见一个老太太,在那里纺线,微笑着说∶“你也是来问寿的吧?”父亲随口问∶“怎么个问法?”老太太说∶“你敲一下地中央上面挂的钟吧。”父亲敲了一下,老人停了一下,慢悠悠的说∶“你能活到33岁。”梦醒了,只是觉得蹊跷,和家人讲完也没在意。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七八年过去了。那时东北都是散居的,父亲种有几百坰地,有自己的庄园、车、马,一二十个长短工,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好不悠闲。冬季打完场(脱谷),就忙着给长工家里送粮和过年的年货(那时长工的工资讲一年挣多少石粮)。年货是工资以外,东家赠送的,用现在的话讲,算年终的奖金、红包。这些都办好了,也到腊月二十三了,放假过年的日子了。父亲催促大家赶快回家过年吧,如果年货有什么不足,自己再补办一下。家里有事要办,有困难的,尽管张口,今年收成好,我都能帮你们。散了吧。

可是到了二十八九,长工们又陆陆续续回来了,说每家都丰衣足食,掌柜的想得特别周到,每家人人都添新衣,大米白面,酒肉粉条,鲜货杂货一应俱全,连鞭炮、灶王爷、香烛纸马、胭脂水粉都不缺,真是皆大欢喜。老人孩子欢天喜地的过大年。我们在掌柜的这里待惯了,大家在一起热闹,玩得痛快。父亲很受感动。感到了兄弟的义气。立即吩咐∶“大家自己动手再杀两头猪,再宰几只羊,咱们过个大团圆的年!”

三十晚上,大家在伙房里玩得热火朝天,一个小伙计出门小解,听见上房内吼声叫骂声不断,听明白是进来了土匪,赶紧进屋告诉父亲。父亲听了一阵,判断出只有十几个人,目的是要枪。有几个伙计要和他们打,父亲不同意,上房内有老人和孩子,打起来自己吃亏。父亲要自己进去,说他们要的是枪,不是命,咱不欠他命,没事。一个伙计不同意,他说我先进去,他人长得人高马大,人又精细。父亲很清醒镇定,“谁也不要争了,他是对我来的,我自己理应出头,大家在外面等着。”

于是父亲在院里高声喊道∶“我是掌柜的,我回来了,有事和我一个人说!”瓢把子(土匪头)说∶“找你是借枪,你有2根短枪、5根长枪,借我用一段时间再还给你。”父亲打算等事情缓下来,见机行事。说∶“枪现在不凑手,你限我个日期,我去给你弄。大过年的,大家来我这里,是瞧得起我,大家出门在外不容易,在我这里吃年夜饭,交个朋友吧!”我母亲领两个伙计下地做饭。这时事情又发生了突变。两个土匪押着年轻的小伙计,怀里抱着5根长枪、2根短枪进屋了,“哗啦”往地下一扔,“没有枪,这是什么!”一个土匪吼着。瓢把子火了∶“把他给我拖出去,毙了。”土匪们七手八脚的把父亲捆上,就往外推。

原来瓢把子的卫兵在外面把小伙计吊在马棚里打,挺不住说出来了。父亲挣扎着、叫骂着∶“你们也不是我的大小儿女,凭什么你要,我就给你!我的枪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重金买来的。你要的是枪,你可以拿走,我不欠你的命,你也不该结这个梁子。”这时二十几个长工也都集中屋外,和十几个土匪混杂在一起,虎视眈眈的静观事变。这时父亲已被推到大门外,土匪喝令∶“跪下!”父亲高声大骂∶“我上跪青天,下跪父母!我焉能跪这蠢贼!老爷站着走得快,再有三十年又是一条好汉!”这股英气还真得把土匪镇住了。一想,强将手下无弱兵,二十几个长工虎背熊腰怒气冲冲,混杂在一起,有几杆枪也起了什么作用,若真打起来,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不如罢了。便令手下∶“给这位英雄松绑,请屋里来,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父亲说∶“交朋友好,你拉竿子需要,居家过日子需要,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朋友多道挡风的墙。墙头虽然不高,今后兄弟有了高低尽管来,也能遮风挡雨。”瓢把子说∶“枪我高低不能拿走,告诉弟兄放下。”一场风险也就化解了,事后想起正应梦中那年的33岁。

过几年父亲又做了一个同样的梦。进了那间小屋子,首先问老太太∶“我33那年没死呀!”“虽没死,但也很危险,以你待他人亲如父母兄弟,宽厚仁德;所以,又给你增寿10年。”

43岁那年,是为亲朋解“被绑票之危”(绑架人质,敲诈财物)平息后,忘记枪在身上,没关保险而走火,险些丧命而应验了梦境。父亲又活了20年,是63岁过世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