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玄宗深得任人之道 不自选近己之官(数文)

2019-11-07 06:35 作者: 曾敬贤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玄宗深得任人之道,不自选近己之官

唐玄宗登上皇帝宝座后,对于大臣和资望较高的官员,非常尊重,尤其是姚崇和宋璟,备受礼遇,在便殿会见时,站起来迎接;离开时,要在走廊的栏干边相送。对于二人的优宠,是其他大臣无法相比的。对于李林甫因宗室近属,恩意虽然很厚,而礼节上,却比较随便。

姚崇任宰相,曾经就郎吏一类官吏的升降问题,向玄宗请示,玄宗看着殿宇不予理睬。姚崇再三谈起此事,玄宗始终无所表示。姚崇非常惶恐,急急忙忙离开。高力士对玄宗说:“陛下刚刚继承大业,宰臣请示的事情,陛下看也不看一眼,臣担心宰臣,由此惶恐不安。”

玄宗回答说:“我既然让姚崇管理国家行政,大事可以报告我,我与他一起决定;像郎官的设置,品次较低,姚崇一人可单独决定,还要我过问吗?”

姚崇到中书省,恰好高力士传达事情,顺便说到皇帝的上述意思。姚崇一边推敲皇帝的意思,一边暗自高兴。朝廷的人听了,都认为玄宗有作皇帝的大度量,深得任人之道:任由他人选贤,不自选近己之官。

(据唐李德裕《次柳氏旧闻》)

二、姚崇不私子过。皇帝深厌背义之人 

魏知古是从小吏提拔上来的,他的提拔是因为姚崇的推荐,等到他俩同任中书门下三品官的时候,姚又看不起他。不久,魏知古兼吏部尚书负责东都洛阳选士,因为选士作官,要经过吏部尚书宋璟审查,魏知古心里记挂着,要使他选的士,能被宋璟核准。当时,姚崇的两个儿子,都在东都洛阳任官,恰巧魏知古到洛阳,他们凭着父亲的面子,对于请讬走后门的人,多有许诺。魏知古回朝后,将姚崇二子,替人求情的事,全部报告了玄宗。

过了几天,玄宗召来姚祟,从容地问他:“你的儿子有才能吗?都作什么官?现在在哪里?”

姚崇猜透了玄宗问话的用意,就回答说:“两人都在东都任官,他们的为人,贪欲而不够慎重,因此必定有事向魏知古求情,但我还没有来得及查问此事。”

因为是宰相的儿子这样胡来,玄宗原想重重地责备姚崇,听了姚崇的回答,非常高兴。又问:“你从哪里听到的?”姚崇答说:“魏知古官位很低的时候,由于我的推荐,官职逐渐提高,一至今日高官显位。我儿子愚蠢,以为魏知古一定对我感恩报德,能够容忍他那样胡闹,因此,必定有所请求。”

玄宗知道姚崇不为儿子护短,对于魏知古辜负姚崇的恩德,十分不满,因而鄙视魏知古的背义忘恩!玄宗打算斥逐他。

姚祟为其(魏知古)求情,说:“我儿子无赖,干犯陛下法令,陛下特地宽谅他,实在是臣的大幸。而因为我的原故,又斥逐魏知古。海内大臣,必定会认为:陛下袒护我。这有损于陛下的崇高威望。”

玄宗思量了好久,才答应了他的请求,未斥逐魏知古。但在第二天,玄宗任命魏知古为工部尚书,罢免了他“同中书门下”(官职名)三品的职务,降了他一级。

(据唐代李德裕《次柳氏旧闻》)

三、县令忍辱负重,清廉吉顺

临济县令李回的岳父姓张,曾任庐州长史,人称张长史,已告老还乡。因李回待他女儿不好,他要到临济县辱骂他,却误去了全节县,问门人说:“县令在吗?”守门的人回答说:“在。”

张长史就入至庭前,大骂全节县令!县令赵子余,不知原故,偷偷从门缝观看,见一老头,正在诟骂不止。因为县衙门里,当时,常有狐狸作怪,以为张长史是狐狸精.就秘察叫县吏捆住,用鞭子打。张长史也没有醒悟过来,骂得更厉害了。县吏打得疲乏了,才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辱骂?”张说明原委,全节县令才知是一场误会,把他安排在宾馆,并给他疗伤。张长史的仆人,晚上逃到临济县,把此事告知李回县令。李回大怒,派人吏数百,准备袭击全节县,来打县令。全节县令,闭门守之。

李回到郡里告状,太守召来全节县令,并责备他,罚款二十万,给张长史和解。李回把张长史(岳父)接到临济县里。张对李回为自己报了仇,心中很满意,到底没再说李回亏待他女儿的事,就回家了。

全节县令赵子余,既挨了张某人的辱骂。又被上司批评,还罚款失钱。回到家中,又遭老婆笑骂!但他忍辱负重,自责深思己过。据说:他后下辈子,清廉吉顺。

当地的人,把这当作笑话传言。

(据唐代牛肃《纪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