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的 乞出师札 忠义精粹 感人至深 

2019-11-24 03:26 作者: 陆文农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作者介绍

岳飞(纪元1103—11142年),南宋抗金名将。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县人,祖辈世代务农。少年即力量过人,后从师习武,善射,精技击。北宋末年应募从军,后受知于张所、宗泽,历任统领、统制。曾从王彦渡过黄河,进攻金军,孤军转战太行山。建炎元年(纪元1129),金兵渡江,占领建康(今南京)、临安(今杭州)等地,岳飞移军宜兴等地,坚持抵抗。次年,金兵在江南军民打击下北撤,他攻击金兵后队,收复建康。绍兴元年(1131),从张俊讨灭流寇李成,降张用,升任都统制。以后又讨灭流寇曹成。四年,收复襄阳府六郡。六年,破镇汝军,收复商、虢二州。十年,收复蔡州、颍昌、淮宁、郑州、洛阳等地,大败金军于郾城、颍昌。终因孤军深入,被迫遵命班师。历任制置使、宣抚使、节度使、少保、太尉,封武昌郡开国公。次年,赵构解除其三帅兵权,任枢密副使。因极力主张抗金收复失地,反对议和投降,被赵构、秦桧诬陷杀害。绍兴三十二年复职,以礼改葬。后追封鄂王、谥武穆、忠武。

今人邓广铭,著有《岳飞传》、王曾瑜著有《岳飞新传》。岳飞为人质直、坚定,自奉菲薄。所率军队纪律严明,战斗力强。所写诗词散文皆慷慨激昂,但多因遭冤狱散失。其孙岳珂着《金陀粹编》等,收集了一些遗文;明徐阶据以编成《岳武穆遗文》,清、民国有翻刻本,或名《岳忠武王文集》,互有增改,真伪难辨。通行本为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岳忠武王集》。

原文

岳飞:《乞出师札》

臣自国家变故以来,起于白屋,从陛下于戎伍。实怀捐躯报国、雪复仇耻之心,幸凭社稷威灵,前后粗立薄效。陛下录臣微劳,擢自布衣,曾未十年,官至太尉,品秩比三公,恩数视二府。又增重使名,宣抚诸路。臣一介贱微,宠荣起躐,有逾涯分。今者又蒙益臣军马,使济恢图。臣实何能?误辱神圣之知如此,敢不昼度夜思,以图报称!

臣窃揣敌情,所以立刘豫于河南而付之齐、秦之地,盖欲荼毒中原生灵,以中国而攻中国。粘罕因得休兵养马,观衅乘隙,包藏不浅。臣谓不以此时禀陛下睿算妙略,以伐其谋,使刘豫父子隔绝,五路叛将还归,两河故地渐复,则金贼之诡计日生,浸益难图。

然臣愚欲望陛下假臣岁月,勿复拘臣淹速,使敌莫测臣之举措。万一得便可入,则提兵直趋京、洛钉,拓河阳、陕府、潼关,以号召五路叛将。则刘豫必舍汴都而走河北,京畿、陕右可以尽复。至于京东诸郡,陛下付之韩世忠、张俊,亦可便下。臣然后分兵浚、滑,经略两河,刘豫父子断可成擒。如此,则金贼有破灭之理,四夷可以平定,为陛下社稷长久无穷之计,实在此举。

假令汝、颍、陈、蔡坚壁清野,商于、虢略分屯要害,进或无粮可因,攻或难于馈运,臣须敛兵还保上流。贼必追袭而南,臣俟其来,当率诸将,或挫其锐,或待其疲。贼利速战,不得所欲,势必复还。臣当设伏邀其归路,小入则小胜。大入则大胜,然后徐图再举。

设若贼见上流进兵,并力来侵淮上,或分兵攻犯四川,臣即长驱捣其巢穴。贼困于奔命,势穷力殚,纵今年未尽平殄,来岁必得所欲。亦不过三、二年间,可以尽复故地。陛下还归旧京,或进都襄阳、关中,惟陛下所择也。

臣闻兴师十万,日费千金,邦内骚动七十万家,此岂细事?然古者命将出师,民不再役,粮不再籍,盖虑周而用足也。今臣部曲远在上流,去朝廷数千里,平时每有粮食不足之忧。是以去秋臣兵深入陕、洛,而在寨卒伍,有饥饿而死者,故臣急还,不遂前功。致使贼地陷伪忠义之人,旋被屠杀,皆臣之罪。今日惟赖陛下,戒敕有司广为储备,俾臣得一意静虑,不为兵食乱其方寸。则谋定计审,仰遵陛下成算,必能济此大事。

异时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以归故国,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陛下高枕无北顾之忧,臣之志愿毕矣。然后乞身还田里,此臣夙昔所自许者。

伏惟陛下恕臣狂易,臣无任战汗。取进止。

说明

此文又称《乞出师札子》。绍兴六年(纪元1136),伪齐刘豫大举进攻南宋,手握重兵的南宋大将刘光世,怯战退缩,几乎断送了南宋淮右(长江以北)地区,后又在追击时,遭受伏击,损兵折将,本人也险些做了俘虏,因而受到朝野指责,高宗也不再信任他了。刘光世自请解除兵权,高宗就把他罢免了。岳飞则因收复了商、虢二州,并在陈、蔡,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受到高宗赞赏,被提升为“太尉”(非泛称,而为当时最高武官官阶)。出于对金人和伪齐军事斗争的需要,高宗曾一度想把刘光世指挥的军队,交给岳飞指挥。这一设想,如果付诸实施,加上自己原有部队,岳飞就拥有了当时南宋大部分军队,完全可以实现他的报国大志了。这一决定通知到岳飞,岳飞喜不自胜。在绍兴七年(1137年)三月,他向高宗写了这份奏札。据《金陀粹编》记载,高宗阅后,亲笔批示:“有臣如此,顾复何忧?进止之机,朕不中制。惟敕诸将,广布宽恩,无或轻杀。”可惜后来高宗因自己的投降倾向和担心将领势力太大,威胁皇位,而变卦。岳飞的一腔热血,付诸东流。

今译

臣下我自从国家遭受靖康之难以后,以一个普通百姓的身份,参加皇帝您率领的军队,确实立下为国捐躯、报仇雪耻的决心和志向。有幸凭借国家的声威,前前后后大致立下了些许战功。皇帝您褒奖臣下我这微不足道的功劳,不到十年,把我从一个普通百姓,提拔到太尉官阶,级别和三公一样,恩遇和二府长官等同。又增封多重使臣的官职,任命我宣慰、安抚几路地区。臣下我是一个出身低贱卑微的人,受到的恩宠和荣耀,已经超过了能有的程度。现在又承蒙增加臣下我的军队,受命完成收复失地的宏图大业。臣下我实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像这样错误地辱没您神圣的智慧,胆敢不昼思夜想,希望能称职以报答您。

臣下我私下揣度敌人的意图,金国侵略者之所以在黄河南岸,建立一个傀儡伪齐刘豫,把黄河南北的地盘,划给他,大概是想残害中原人民,用中原人,打中原人。粘罕因此得以休整军队,窥测有利战机,隐藏有极险恶的用心。

臣下我认为如果不在这个时候,仰仗皇帝您的神机妙算,粉碎他们的阴谋,出兵切断刘豫父子的联系,招还秦川五路被迫降敌的将领,逐渐恢复黄河南北的旧有疆城,那么金国侵略者还会有新的阴谋,发展下去,就更难对付了。

臣下我希望皇帝您放宽时间要求,不再限制臣下我进军快、慢,使敌人无法发觉臣下我的行动意图。一旦得到有利时机,可以攻入敌占区,臣下我就统率军队,直接快速进军汴京、洛阳,占据河阳、陕州、潼关,发号令召五路被迫降敌的将领反正。这样,刘豫一定会舍弃汴京,逃到黄河北岸去,汴都一带、陕西关中,可以完全收复。至于汴京以东沦陷区,皇帝您可以托付韩世忠、张俊二位,也能立刻收复。臣下我然后抽出军队进攻浚州、滑州,收复黄河两岸,刘豫父子一定会成为阶下囚。这样全国侵略者将面临被击败、消灭的命运,四面边境可以平定。为皇帝您国家长治久安以至无穷考虑,确实应该这样进军。

如果敌人在汝州、颍州、陈州、蔡州一带,修起坚固的壁垒、收藏好野外的粮食,在商于、虢略一带,把守住战略要地,臣下我攻城没有粮食,可就地征集,转运粮食又很困难,就必须退兵襄阳、鄂州,防守长江中游地区。敌人一定会向南追击,臣下我等到追兵来了,将率领各位部将出击,或者迎头痛击,或者隐蔽奇袭。敌人利于速战,不能速战,一定会再次退兵。臣下我将布设伏兵,截断敌人的退路。敌人进犯的军队少,我们就会有小的胜利,敌人大举进犯,我们就将有大捷。此后,再从容布置下一步行动。

假如敌人看见臣下我在长江中游地区进攻,集中军队进犯淮河流域,或者进攻四川,臣下我就长途挺进捣毁敌人的巢穴。敌人疲于奔救都城,局势就无法逆转,部队战斗力就会下降。即使今年不能全部消灭伪齐,明年一定能够实现。也不过二三年时间,就能够收复全部失地。皇帝您是回到故都,还是进一步迁都襄阳、长安,请任意选择。

臣下我听说派遣十万大军,每天就需花费千两银子的军费,国内七十万家不得安宁,这难道是一件容易做好的小事吗?但是古代圣贤能做到任命将领,率军队出征,不会为军事行动向老百姓征派第二次劳役,也不会征发第二次军粮,这是因为考虑周到而费用充足。现在臣下的部队远在长江中游,离临安几千里,无军事行动时,就总有粮食不够的担心。因此去年秋天,臣下我的部队远远地攻进陕州、洛阳一带,而留守襄阳的部队,有挨饿致死的,所以臣下我急忙收兵,以前收复的地方,有的又丢失了。使得伪齐统治地区效忠皇帝协助我军行动的人,又遭伪齐屠杀。这都是臣下我的过失。现在只指望皇帝您给有关官吏下命令,更多地储藏、准备军粮,使臣下我能一心一意,考虑对敌作战,不因缺军粮而干扰谋略,那么,我们的军事计划、措施,一定能及时确定,更加周密,能更好地贯彻皇帝您的既定战略,这样就一定能完成恢复故国的大业。

到胜利的那天,我们可以迎接太上皇帝、宁德皇后的灵柩归来,并请皇帝您的其他亲人,回到故国,使国家再次得到安定,人民安居乐业,皇帝您高枕无忧,不再担心北方的侵略。臣下我所有的愿望就都实现了。臣下我在这之后,将请求您允许我回到家乡,做一个普通百姓,这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

敬请皇帝您,原谅我斗胆进言的狂妄和轻率,臣下因此战栗不已、汗流不止。请指示当否。

集评

岳珂《经进家集•序》:“其中心所蕴,谋略所施,往往见于表奏、题跋,吟咏之间,随笔敷露,如《出师》一奏,天下士人,至今传颂。”

邓广铭《岳飞传》:“伪齐确已陷入窘急无援的情况下,完全可以用武力去征服。拿‘跃跃欲试’这句话,来形容岳飞当下要出师北上的心情,大概是最为确切恰当了。”

王曾瑜《岳飞新传》:“他在奏札中,提出全盘的军事计划,准备用二、三年时间,“尽复故地”。岳飞满怀着决胜的豪情壮志,他唯一忧虑的就是军粮,故在此奏中特别强调,希望引起皇帝的关注。

赏析

这是传世岳飞文章中最长的一篇!比较集中地反映了他的思想风貌、军事眼光和文章特色。首先是全文充满爱国复仇的激情和克敌致胜的信念。其次是军事眼光。岳飞有极高的军事指挥才能,这不仅反映在他的赫赫战功上,史称他的论兵名言有:“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测识,始能取胜。”颇为后人称道。

不同于一般良将,岳飞还具有一种胸中有全局的军事眼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这篇文章中,他分析敌我,了如指掌。并且对于战争变化莫测的形势,有充分的估计,因此有精到的应对计划。对于军事全局的分析,作者首先提出应采取主动进攻的战略。具体措施则是勿拘淹速,使敌莫测臣之举措,得便即入,直趋京洛,然后收复京畿、陕右、京东和两河。如果敌人防守严密,则采取诱敌深入截击的办法,先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再实现自己的战略意图。如果敌人在其他战线发起主动进攻,就长驱直入,攻其必救,然后消灭疲于奔命的敌人。不论出现上述哪一种情况。只要出师采取主动进攻的战略,二、三年间,一定能消灭伪齐,尽复故地。其战略眼光,令人惊叹!

再次,是文章分析的严谨精到,语言凝炼流畅。岳珂《家传》称其“为文初不经意,然辨是非、析义理若精思而得之者。”清朱歧

《岳忠武王集序》则指出:“其论兵,指度山川、险隘、形胜,历历聚米可数。”确系的评。同时,本文是作者在其事业的高峰期所写的作品。当时他受到朝廷信任和人民拥戴,在众口交誉的情况下,文章仍不失谦虚、谨慎的一贯作风,写得精到、审慎、稳健,气韵生动,琅琅上口。

(源自《唐宋散文精华分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