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再赢区选 “和理非”老将议会抗争(图)

专访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单仲偕(上)

2019-11-26 14:42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经历了硝烟弥漫的反送中战火,又度过了区议会选举的硬仗。当民主派元老级政治人物单仲偕眼见年轻人付出的惨烈代价时,决定出战区议会,最终不负众望而当选。
香港经历了硝烟弥漫的反送中战火,又度过了区议会选举的硬仗。当民主派元老级政治人物单仲偕眼见年轻人付出的惨烈代价时,决定出战区议会,最终不负众望而当选。(图片来源 : 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1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报道)香港经历了硝烟弥漫的反送中战火,又度过了另一场硬仗。11月24日,泛民对决建制派的区议会选举,将战线拉至各区议会,香港人完成“踢走建制”、对抗港共强权政府的心愿。这一天亦成为历史性及备受各界关注的日子。

四年一度的区议会选举,今年有三个特色:首先,新登记的选民人数创新高。410余万的登记选民中,约39万人为新登记选民,其中近6万人年龄介乎18至20岁。其次,报名参选人数最多,1090名候选人当中将选出18区的452名区议员,无一区空白竞争可自动当选者。此外,多年轻人及政治素人参选。

为年轻人感心痛 老将出马战区选当选

前立法会科技功能界议员及葵青区前任议员,单仲偕可谓民主派元老级政治人马,拥有40余年从政经验。而当面对香港社会的严重撕裂和抗争局势升温,眼见年轻人在争取未来时所付出的惨烈代价时,他由心痛到决心再做点什么,决定出战区议会,挑战前党友、经民联黄耀聪,最终不负众望而当选。

单仲偕说:“自六月份开始,不少年青人走上街头,为自己的未来争取。我也参加了6.09、6.16 等的游行。但见到年轻一代在为自己未来打拼时所遭受的被捕、被殴打时,我觉得好心痛。我自问我还能做什么呢?见到有的区份仍未有人参选,我决定重出江湖,增加泛民胜算的机会,将抗争战线拉长,对抗建制派。”

再战葵青区可谓杀“回马枪”驾轻就熟?他说,今次的困难和挑战同以往不同。选情从报名后到选举前,各区份都持续有社会运动,几次大的事件发生,如周同学逝世、西湾河开枪事件、特别到了后期的中大、理工大学事件,都令正常的选举活动受到影响。“而当众多学生被围困时,大家也都未必有心情参与竞选活动。客观上影响参选人上街拉票”。

“但从另一角度看,这场运动令香港市民经历了漫长的夏天和初秋后,对中共透过香港政府对市民诉求的镇压,或者令大家感觉到2047提早廿几年来临,从而刺激市民出来投票的意欲增强。”他认为,市民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会促使他们出来投票。
事件亦令过去有政治冷感的人觉醒。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主体是年轻人,单仲偕认为,“今天的年轻人由12、3岁直到22、3岁,他们未来廿几年之后所面临的2047,他们只不过将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心提早了28年的来临,令他们觉得要早些参与自己的将来。”

他说这场运动对年青一代的影响是最大的,用另外一个角度看,政府或北京用警捕、滥捕的方式去暴力䝱迫年青人的方式只会令年青人更加反抗。他说,“香港人的抗争运动,由六月初的时候,年青人叫‘香港人加油’,后来叫‘香港人反抗’,最近有些街头活动的时候 ,年青人已经叫‘香港人报仇’。这种由北京主导的处理办法,令到整整两代的年青人都失去信心,而要站出来反抗、报复。”

中共处理香港手法 会令其“一铺清袋”?

“在欧美等西方社会国家的人民的心目中,中国对香港就似乎是中国对世界各地的将来。中共多年精心经营的国际面子,如“一带一路”到小规模的大湾区,可谓在半年的香港暴政处理上,就摧毁了过去二、三十年在国际上建立的由非常负面形象变成比较中性的形象。”单仲偕认为,中共处理香港的手法,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形象,起码吓破最少整个台湾人民。

而香港民众的抗暴运动模式及抗暴精神,亦输出到不少国家,如西班牙和智利。中共为镇压所付出的代价可谓令其“元气大伤”。

为此,单仲偕直言,“我想不通,唯一的解释就是港澳办将香港问题摆在国家利益之上,又透过‘以暴制暴’想逆转民意赢取11月24日的区选,或者令11月24日区选民意逆转,由和平抗争逆转为所谓‘泛民纵容暴力’,从而令市民民意逆转,令建制派在区选中不至于输的那么惨淡。”

他认为,如果港府只为今次区选,而将暴政手段在香港这个国际都市上演给国际看,“中共为此在国际上所付出的代价可谓是巨大的。我也不明白,习近平怎么能够允许或者接受港澳办张晓明处理香港事务上能够凌驾国家利益之上。”

多人投票及参选 民主派取得超过380个议席

“反送中”运动令更多人积极投身选举,登记做选举的人数亦明显上升。单仲偕说,民主派2015年以前出战区选,在435个议席当中,大约有250至270个民主派人士参选,赢取大约120个议席左右。参与率不足六成。今次区议会选举增加27席,由原来的435增加至452议席,可谓区区有竞争。

他说,虽然有些区域多了一些政治素人参选,相对会减低民主派人当选,但整体由六月中旬开始,由以往的不足300人参选,到今次民主派增加超过150个人参选,而大部分是年轻人,整体参与率高,可见决心。而虽然参选人只有一个人,但可能其背后有一个团队,相对来讲,今年增加的而不是150个或者200个政治素人参选,很可能是一百多个团队在参与。

此次泛民主派拿下超过380席,单仲偕认为有机会拿到立法会议席,甚至取得另外87席区议会特首选举委员会的议席。

中美贸易谈判角力下 已判定区选会进行

“我由头到尾都觉得选举会继续的,原因主导不是特区政府,而是由中央高层做,这个决定不是由中联办而是直接由习近平所考虑的。”他认为,时下中美角力,如果取消区议会选举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有负面影响。

他认为,建制派发现选情对其不利时,可能会想尽办法阻止选举进行。但近日参院通过香港香港民主法,将会对中美贸易有影响。“副总理刘鹤邀请美方贸易谈判代表下星期到中国访问,中美贸易谈判中中方有多大的退让空间,将主要通过今次的贸易谈判来协议。相对来讲,香港问题则属次要。如果区议会取消,只会成为中美谈判的一个障碍,这不是中共高层希望见到的。”

单仲偕认为,“今次选举是对过去半年整个运动的一次公投,是‘五大诉求’的一次公投,是对特区政府的一个公投,是对暴政的一个公投,也是市民为未来的一次公投。无论你是‘和理非’、勇武、前线、医护人员、物资组,不割席,不笃灰,不分化。目标只有一个:踢走建制,踢走暴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