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党压根儿就不是好东西(图)

2019-12-02 08:54 作者: 雷珽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37年9月,川军出川抗日(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12月2日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微信群的应用已有9载之多。知识群的帖子往往以议政为多。由于国人的观点两极分化,双方很难相互说服,辩论常以恼怒甚至出言不逊而结束。于是那些关心政治的群体干脆择人而聚,以见解划线。

即使观点大致一致,细节有时还不尽雷同。比如在论及49年前的中共时,不少人尚持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观念。作者不得不在此略加笔墨。

一对某些错误论断的批驳

其曰一:建党初期那些年轻人还是有信仰的,值得肯定。

须知,信仰就词义而言并无褒贬之含义。信仰好的,对人类社会有教人向善的推进作用,比如基督教。欧洲的文明史就离不开基督教的进步。然而但即使该教推动了人类的文明进步,受益的国家还是主张政教分离。在美国,出于尊重公民信仰的自由,学校里一般不会传播教义。

信仰不都是值得尊重的。那些怀揣炸药的野蛮地冲向平民,其恐怖主义行为也是在信仰的驱使下产生的。西方的大卫教派、人民圣殿教、天堂之门教,以及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都是摧残精神和肉体的邪教。持有这些信仰的人会丧失理智,走火入魔。

共产教冠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桂冠,实际上也是一种变相的邪教。其教义的主旨就是阶级斗争和专政。他们把人分作几类,鼓动一部分人去打击迫害另一部分人,还美其名曰“无产阶级专政”。他们鼓动贫穷的农民去斗争地主,瓜分他们的财产。在城里则鼓动工人去斗争资本家,让他们扫地出门,还要在富人和他们的后代身上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把彻头彻尾的强盗行径当作革命的纲领。这样的信仰值得有良知的人士去肯定吗?

共产教的另一个教义就是以意识形态治国,一党专制。“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一个国家从政治到经济本该多姿多彩,顺应形势不断进化。共产治国的基本路线就是政教合一,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此,他们要紧紧掌握宣传教育机构,把意识形态的私货灌输到百姓心中,把他们的大脑格式化。使他们失去思考的能力,甘愿做独裁者的奴隶。

所谓马列主义与中国的实践结合不过是用马列邪教加强帝制独裁的统治。苏共的垮台已经证明了马列之路不通。如果还有人肯定马列主义的信仰,不是愚昧,就是偏见。

其二曰共产党独裁,蒋介石也独裁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中华民国建国后提出过实现民主共和的三步步骤。即军政、训政和宪政。军政旨在国家统一,在北伐成功后结束。训政则是暂时的一党专政,实行党国体制。然后逐步过渡到宪政。由于日本的侵略和内战,宪政的实施一直推迟到1991年5月。因此,说蒋独裁的忽视了当时国家的现状,国家制度的改变相当与一个三相电系统,启动后必须经历一个过度过程。

在民国年间,不分阶级,不搞政治运动。各民主党派和平共处。作家和戏剧家们可以宣扬自己的主张,创造自己作品。连鲁迅这样指桑骂槐的杂文大师都可以老死病终。49年后,中国的科学教育大师和戏曲界的名伶几乎都是民国时期产生的,这些事实证明了蒋统时期的文化繁荣。须知,这些大师、四大须生以及电影明星后来都没有逃过文革动乱的折磨,连为共党歌功颂德的作家老舍先生都难幸免。被封做旗手的鲁迅幸好先走一步,躲此一劫。

那些说蒋独裁的人大概抓住了他对共产党的的强硬路线。我们必须明白,共产党不能等同于一般的民主党派。因为他们拥有武装,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建国纲领,因为他们搞秘密组织。他们的目的是推翻政府,夺取政权。正如党首毛泽东所鼓吹,“枪杆子里边出政权。”在他们未得手的时候,是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打家劫舍,胡作非为。这样的政党即使在民主国家也是非法的。红军的存在对辛亥革命的果实,年轻的民主政权,无疑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对国家安全的隐形炸弹。蒋先生立场鲜明,不给匪党自由平等,那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无可厚非。

相反,到了共党野心得逞坐了江山之后,他们立即剥夺了所有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思想政治犯越积越多。因为一篇文章、一出戏、一本书被打成反革命的不计其数。

其三曰,共党抗日有功。

对众多40后来说,他们所受的一直是单色教育,共产宣传和伪造的历史。如果他们从来没出过村,也没翻越过防火墙,很可能会认可这一观点。他们只知道平型关大捷,甚至没听说过百团大战;他们只记得样板戏的台词:“日蒋汪暗勾结早有来往。”事实上,他们几乎不知道八年浴血奋战的正是被妄称“蒋匪”的国军。这种观点的盲点在于片面理解历史,夸大共党的作用。

抗日战争中有十大战役,包括:淞沪会战、上高会战、南京保卫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桂南会战、长沙会战、缅北滇西战役、湘西会战。在这些战役中,冲锋陷阵英勇不屈的都是国军将士。他们以鲜血和生命谱写了悲壮的爱国诗篇。除了太原会战,几乎没有共军的踪影。在长沙保卫战的电视剧里,为了获得广电部门的批准,愣加进一个八路军官的角色。即使无足轻重,也要给恶党找回一点面子。当然我们不该完全忽略敌后武工队所领导的地雷战和地道战,然而这些小规模的骚扰于大局无补。

与此相反,共军在这八年里,纵横捭合,制造了西安事变,给自己的武装争来了合法的身份。他们利用了第18集团军番号,休养生息,扩充武装。从到达陕北的三万有生力量在几年的时间里,扩大到百团之众。到了45年,八路军和新四军合起来人数在百万以上。

在共党主编的抗战历史中,他们把自己说成中流砥柱,贪天功为己有。事实上,国军在多次大会战中伤亡惨重。到了45年,已经筋疲力尽。这时候的共军草黄马肥,磨刀霍霍。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就推翻了疲惫不堪的民国政府。实现了夺取政权的狼子初心。

如果没有共匪作祟,中土早就跟台湾一样民主共和了,百姓会免除多少政治运动和苦难。

二对历史事件的重新认识

由于共党严格控制文宣舆论机构,包括学校里统一的教科书,整个国家成了一言堂。国人心中对所有列历史事件都刻上了红色的条码。因此中国必须对已经歪曲的历史从新评价,去伪存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作者只能选择一二试清之。

上海412政变

打开百度,有如下记载。“1927年4月12日,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新右派在上海发动反对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的武装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及革命群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使中国大革命受到严重的摧残,标志着大革命的部分失败,是大革命从胜利走向失败的转折点。”

首先他们忽略了工人纠察队的武装问题。

其次,如果非要说“政变”,那也是共产党要通过武装推翻民国政府的政变。而当时的政府就是民国政府,他们要镇压的是武装暴动,弭平叛乱。在野党本无政权,这怎能说成是政府军对在野的共产党的实行政变呢?起码,这条注解在逻辑上欠通。因为通常所说的政变都是内部反对势力图谋推翻掌权的内阁的事件。

412事件的要害在于国家军队之外的独立武装。武装的目的自然是与政府对垒,伺机取而代之。因此412事件的本质是政府出面,镇压共产党图谋不轨的武装暴乱。

马日事变

按百度的描述,马日事变:“1927年5月21日晚,驻守长沙的武汉国民政府辖军,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率叛军捣毁了“湖南总工会”、“农民协会”、“农民讲习所”等中共控制的组织革命机关、团体,解除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武装,释放所有在押的土豪劣绅。共产党员、中国国民党左派及工农群众百余人被杀害。事变后,许克祥与中国国民党右派组织了“中国国民党湖南省救党委员会”,继续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因21日的电报代日韵目是“马”字,故称这次事变为“马日事变”。”

和412事件一样,要害在于共党公开或秘密组织的武装。武装的目的是挑起内战,夺取政权。

现在,中宣部门制作了不少反映北伐时期国共斗争的剧目。透过编导对共党的同情和对国民党罪过的所谓揭露,我们不难看出共党的狡诈和欺瞒。他们由于自身力量的薄弱,假借国共合作,大挖国民党和北伐军的墙角,希冀发展壮大。他们派中共党员渗透到黄埔军校和武汉分校,秘密发展党员,伺机而起。这实际上是一种偷窃行为,也是颠覆国家的阴谋。

当国民政府意识到共党图阴险意图后,对混进自己军队里的虫豸予以清剿。从国家安全考虑,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可惜最后,天不作美,让共党得逞,国家倒退。这乃是中国人民的最大不幸。幸好留下一面宪政的镜子,台湾。

江姐是好人吗?

按百度介绍:“江竹筠(1920年8月20日——1949年11月14日),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镇江家湾人,中国共产党地下时期重庆地区组织的重要人物,为中国共产党追认的女烈士。

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任重庆新市区区委委员。1945年与彭咏梧结婚,婚后负责中共重庆市委地下刊物《挺进报》的组织发行工作。1948年,彭咏梧在中共川东临时委员会委员兼下川东地委副书记任上战死,江竹筠接任其工作。

1948年6月14日,江竹筠在万县被捕,被关押于位于重庆的国民政府军统渣滓洞集中营,遭酷刑仍拒屈、拒不交出军统所要的中共地下党情报;1949年11月14日,重庆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重重包围之际,被国民政府军统于渣滓洞监狱所杀并毁尸。”

对共产党来说,江姐可算烈士。可是对中华民国来说,她是推翻政府制造内战的叛逆。为了颠覆国家政权,江姐们害怕阳光,在地下搞阴谋活动。这些引发社会不安和动荡的江姐们是地地道道国家安全的敌人。她们要推翻的是一个实行三民主义走向共和的合法政府。她们要建立的是一个违反人性的共产专制,让中国的帝制独裁复辟。因此江姐们是助纣为虐的罪人。

至于竹签子的刑罚大多来自一面之词,其历史真实性有待考证。至少,民国政府还允许颠覆国家的罪犯们在监狱里绣红旗,唱红歌。江姐如果生在今世,恐怕至少会处以斩立决,说不定死前还得剜心割肾,用来延长那些皇亲国戚的生命。这个政府即使对说了几句真话的共产党员都不放过,还得先被刺破咽喉,再被枪决。如今他们对说过几句牢骚话的都要处以颠覆政权的大罪。比起张志新、刘晓波的不幸,江姐被处以死刑,的确罪有应得。

三结语

如果说共产党的新闻机构一向报喜不报忧,那么他们撰写的历史则是以假乱真,为独裁者脸上抹粉。他们做了一系列的坏事,还想贴上美好的外套,蒙蔽大众的耳目,希图流芳百世。到了近平新朝,倒行逆施,愈演愈烈,居然把十年浩劫淡化为艰难探索,对前朝制定的50年不变恣意践踏。这是对中国人民的严重威胁。

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面临着一个重大任务,那就是把黑白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撕去伟光正的面纱,还原魑魅魍魉的真实面目。

这个历史重担放到了40后和50后的肩上。因为他们经历了土改、镇反、共产风、文革及其后崛起的全过程。如今不少人人已经步入古稀。时不待我,任重道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