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如期举行泛民获胜 香港人创造历史奇迹(图)

专访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单仲偕(下)

2019-11-30 16:48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经历了硝烟弥漫的反送中战火,又度过了区议会选举的硬仗。当民主派元老级政治人物单仲偕眼见年轻人付出的惨烈代价时,决定出战区议会,最终不负众望而当选。
单仲偕眼见年轻人付出的惨烈代价时,决定出战区议会,最终不负众望而当选。(图片来源 : 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1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道)香港经历了硝烟弥漫的反送中战火,11月24日又度过了另一场硬仗,区议会选举让香港人完成“踢走建制”、对抗港共强权政府的心愿。这一天亦成为历史性及备受各界关注的日子。对于民主派元老级政治人马,拥有40余年从政经验的单仲偕,真可谓感慨万千。

面对建制抹黑宣传 泛民区选仍获大胜

延烧至今的“反送中”运动,令香港社会出现巨大的撕裂和变化。民众有“黄蓝”之分,抗争者又有“勇武派”及“和理非”之别。自称“和理非”的民主派元老级人马单仲偕,面对“鸡蛋”与“高墙”的抗争,不该初衷,选择站在“鸡蛋”一边,与强权政府对抗,希望能继续在议会里发声,赶走建制派人马。

选举前单仲偕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与多数人的预测不同,区选之前,单仲偕一直笃信选举会如期进行。结果,亦相差无几,不仅泛民大胜,452个议席中取得388个议席,他亦稳妥当选葵青华丽区议会议员。(详报导:重出江湖再赢区选 “和理非”老将议会抗争)

另外,他也表示,见到建制派在区选初期相对较静,后期则在报章卖广告,并大肆宣传抹黑泛民,“他用一个所谓泛民纵容‘暴徒’等等来做反宣传,妄图影响一些‘浅蓝’或者‘浅黄’的市民,或者刺激到所谓的“蓝丝”出来投票,也都可以打消到部分‘浅黄’的人可能两边都不投票。”

以过往数十年立法会及区议会的实战经验,单仲偕认为,“传统智慧看,政府民望高,政府的胜算就会高。”

例举过往历届区选,他说,2003董建华强推23条时,引发50万市民上街,结果2003年区议会选举时,建制派败得一败涂地。2007年曾荫权做特首,当时他民望甚高,结果,建制派在2007年大幅收复失地,赢得不少议席。而2011年曾荫权第二任做特首时,建制派在区议员议席中仍占多数。直到2015年梁振英当选特首,因其民望低,市民对其反响大,结果,建制派在区选中就较2011年丧失部分议席,由高位回落。

面对今届特首强推“送中”恶法所引发的强烈风暴,单仲偕选举前已经预测“今次区选建制派一定会有大的伤亡。泛民能够过半数,是一个关键。”他当时保守估计泛民会拿200-220议席,乐观预算会达220-240。

“但创作奇迹都要靠香港市民,大家出来投票,有机会过半。如果能超过240议席,泛民就能有1个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席,并有机会取得117个特首选举委员会议席。”结果,香港市民创造了这个奇迹。

反送中示威运动持续6个月 共分三个阶段

持续6个月的香港民众抗争运动,单仲偕认为,事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由年初林郑月娥推‘送中’恶法,直到6.15林郑宣布‘暂缓’或者‘搁置’这个法例,未撤回,这是第一个阶段,我相信这个阶段特区政府要负最大责任。可以说是一个人的错,是林郑月娥的错。而中共的错是错在盲目支持林郑,或者中共觉得这个‘送中’恶法对它也都有利,所以,未有去阻止这个恶法。”他表示,相信如中共政府所言,“送中”恶法并不是中共政府的“死命令”、“硬命令”,所以第一阶段,错在林郑。

“第二阶段,可以讲由6.15日至8.07。8月7日张晓明落深圳,召集建制人士到深圳开会,提出“止暴制乱”,这段时间我相信是香港和特区政府共同承担处理香港事务的责任。”他说,那时开始发现警察过度使用武力,但不至于太离谱。

“那个时候,如果特区政府做的好,或者特区政府有话事权做得好的时候,事件的处理仍有回旋空间。”惜8.07日之后,“止暴制乱”政策及其后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出来支持警队,并开记者会等,其后警暴滥暴已经完全离谱失控。

“这段时间,我相信最大的责任是中共中央,应该说最大的责任是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中联办当然亦有份。但港澳办在北京开记者会,对警队所表现的支持和纵容,我相信警队觉得自己实质的老板已经不是林郑月娥,而是港澳办和中共中央。”他认为,第二阶段的警暴黑手来自张晓明及港澳办。而整场运动由8月7日至今,警队在执法时的滥暴、私刑、控诉,包括性侵、殴打示威者,甚至对某些根本无参与过运动的人士的滥捕滥暴行为等。

至于第三阶段,则由8月7日至今。“我记得张晓明在深圳的时候有一个讲话‘止暴制乱’,之后见到传媒报导说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估计所谓的‘勇武’人士当时只有1千。”

8月7日之后,警察越拉越多,而在被捕的人士中,大概由最初的1/4到1/5左右的所谓‘学生’至今已经抓捕超过5千人。由相信是大学生到最近越拉越细,当中不少中学生。

他认为,整场运动当中有转变,最初的‘勇武’,在609、612出现及7.1围堵立法会的,估计很多都是参加过2014年雨伞运动的学生,他们由当年的刚刚毕业,到目前应该都是25、6岁。

运动进入11月份,“在理大被搜补及自愿行出来的不少都是中学生,这意味着什么呢?运动由最初的廿几岁大学生,到现在的中学生,你可以说多了很多所谓‘勇武生力军’,你说传染也好,感染也行,令一些中学生受到师兄师姐的感染而走出来参与这场运动,都不出奇。”

港警民望十年内难挽回 中共策略失误

“你说勇武是是5千、3千,还是1万呢,其实运动是有变化的,很难估计实际上有多少勇武。但是很清楚,所谓‘以暴制暴’的方式,用滥捕、私刑等方式,已经半年了,是不成功的。”单仲偕说,这场运动令市民对警方完成失去信心。

“你见到警方的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和民望,在过去的半年中由抗争前的相当之高,到现在已经是历史最低,我相信警方不能在十年之内挽回市民对他的信心。”

他认为,香港环境恶劣对中国整体的影响是负面的。“中共政权在过去六个月处理香港事务上由一个相对中性的形象变成一个相当负面的形象,在欧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民心目中,中国对香港就似乎是中国对世界各地的将来。”中共形象破产,各国人民透过媒体所看到的香港的情况,令他们不仅对香港的情况担忧,亦担心未来中共对世界各国的暴力威胁。

例举过去六个月中共行径,从国泰无理解雇员工,到NBA事件及《南方乐园》节目下架等粗暴做法,都令西方国家的人民对中共政权感到愤怒。亦令中共过去数十年所经营的“面子工程”付诸流水。

单仲偕认为,“相反客观地看,亦令世界各地政府对中共强硬起来,如川普政府在中美贸易谈论里面多了政治筹码并对中共强硬起来,也会促使各国政府对中共警惕起来,这会令中共在世界各地的活动都会受到挑战。”

他相信,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对中国的巨大贡献,至今在人民币未自由兑换之前,其地位对中国经济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但近半年中共对香港的暴政施压却令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未来也都失去了很大的信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